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四十七章 失意的白马王子

第四十七章 失意的白马王子


  等到了个偏僻的地方,李悠问道:“你刚才那些手势什么意思?”
  “就是个简单的交易手势,主要是表示我不是菜鸟防止被坑。”理查兹比划了一下,“画圆的就是要情报信息,点两下就是结束的意思。”
  “那你点三杯中品酒呢?”
  “代表我需要的信息的级别。”
  “那如果要上品酒呢?”
  “上品酒那可不是咱可以点的,需要很高级的背景,或者需要非常多的金币,不过要上品酒基本都去最好的酒馆了,而不是在那种地方。”
  “利刃与玫瑰里没有类似的信息吗?”阿德拉问道。
  “就是因为利刃与玫瑰酒馆比较好一些,所以我才没有在那里去找这方面的情报,那里多半有魔法设备,可以清楚的知道,我注意到了哪条信息,不像这里只靠酒保的眼力了。”
  “什么意思?他们还记录咱们看的信息?”李悠惊讶。
  “当然,这也是酒馆的服务之一。”理查兹耸肩,“即便付了更多费用也没法保证他不去将信息转达他人,至少咱们都伪装起来,酒保也没办法探知咱们具体看的是什么,那三杯酒多半已经被喝下了。”
  “这什么意思?”李悠问道。
  “就是代表需要接下上一个人的信息,并且承担所有后果,和酒馆再无关系。”
  “我们要是喝了就是不允许别人知道了?”李悠问道。
  “当然,那时候就要多付钱了。”理查兹摊手,“但就如我所说,没法保证信息真的不会泄露。”
  “我们被别人盯上了?”李悠问道。
  “不被人盯上才是怪事,所有人的信息都会被老鼠们收集,转卖情报或者自己动手。”
  “也就是不一定有袭击我们的?”李悠说道。
  “说不准。”
  “那我们现在还要去哪里?”阿德拉问道。
  “本来应该去拜访集结商队的发起人,但是这件事情我们还是回去和船长说完后再决定吧。”理查兹说道。
  正当三人准备回到船上的时候,听到旁边人的对话:“tmd,刚才那个精灵的胸真大。”
  “就是,还长得那么漂亮,老子要是能上了她,我死也甘心。”
  “省省吧,那都是大人物的玩物,哪里轮得到你。看到旁边那个穿黑袍的巨人吗?那就是她的护卫。”
  两人笑骂着走远了。
  李悠三人立刻明白他们说的是谁了。
  “我去!安德蕾雅这技术又见长啊?被我丝线绑着还加上提修看守,还是让她跑了。”
  “赶紧去找他们。”阿德拉往外走,“再晚一会儿,还不知道出什么状况。”
  三人向外疾走,不一会儿就看到了被人群围观的安德蕾雅和一个掩映在黑袍中的高个子,多半就是诺斯。
  对于东大陆人来说,无论是龙族、矮人、地精还是兽人,这些种族的女性都不符合他们的审美。甚至连暗精灵,都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抱有兴趣。
  但精灵族,可谓是东大陆所有人心目中的理想目标。
  相传西大陆精灵族,全是俊男美女,而且弱不禁风,哪怕是最普通的农民都可以击败他们,随意欺凌。
  金麦岛这个地方治安也好不到哪里去,就那么一会儿工夫,相信这个传言并且觊觎精灵族美貌的家伙就已经出现不少了。
  但没有一个能突破诺斯的阻拦,然后被安德蕾雅一脚踹在腿间痛呼倒地。
  阿德拉正准备迎过去,突然看到一队装备精良的战士跑了过来,将两人团团围住。
  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坐在几人拉着的,有点像人力车的东西里,看着安德蕾雅,一脸垂涎,他迫不及待地喊道:“这名精灵是我的奴隶,跑了出来,现在我要把她抓回去!”
  看来这个男人在这个岛上颇具威势,不少人在听到他的喊叫后,都老实地向后退去。
  “奴隶?”阿德拉怒极反笑。
  “哪儿都不缺不知死活的家伙。”李悠觉得这种肠肥脑满的家伙很适合扮演这种角色。
  “他是金币之手的副会长。”理查兹看着那些装备精良的士兵,有些着急,“那是他的卫队,这些家伙几乎都有一星战士的实力。”
  “一星战士?如果都是战王兴许还能保护住那个胖子。”李悠看了下,就是自己都能轻松解决这队士兵。
  安德蕾雅听到他说的话后,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伸出食指在嘴唇上轻点,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看到她的样子,所有围观男性几乎都有些热血下涌,但是看着那一队精良的战士,他们忍住了自己心底的欲望,只能暗暗怒骂几声,可怜这个尤物既要成为那个胖子的玩物了。
  看到安德蕾雅的作态,那胖子恨不得当场就扑上去。
  “你说要是杀了他会怎么样?”李悠看着“镶”在人力车里的胖子蠢蠢欲动。
  自从变成史莱姆后,他对于杀人的感觉就和捕杀虫子没什么两样。
  “他毕竟是大商会的副会长,总会有麻烦的。”理查兹面色焦急。
  “但我们现在可都是伪装着呢。”阿德拉动了杀意。
  “咱们没暴露就行,杀完就走。”李悠明白阿德拉的潜台词。
  正当他们准备动手的时候,一名金发男子从远处骑着白马冲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滚开!”
  金发男子手中皮鞭挥动,正抽在一名护卫身上,那护卫看到男子后,敢怒不敢言,向旁边退去。
  其他护卫看到他之后,也不敢再围攻,向着胖男人处退了回去。
  看到那个金发男子来了,肥胖的男人脸色焦急:“凯里!你干什么?那是我的奴隶,我把她抓回来是我的自由!你不应该干涉!”
  “奴隶?哼!你就是这么称呼西大陆的来客吗?!”金发男子怒哼一声,从马背上翻下来,走到安德蕾雅面前,露出了一个亲切的笑容:“这位小姐,请不用担心,有我在,他们不敢对你做什么。”
  安德蕾雅适时做出一副感激的样子,目光中混杂了惊讶和崇拜。
  金发男子感到了极大的满足,再看向那肥胖男子后,语气更加强硬:“这位小姐是自由的西大陆来客,不是你的什么奴隶!如果再让我看见你这蠢笨的家伙对这位小姐有任何的不良举动,我会让你和监狱里那帮家伙好好聊聊!”
  “你!你!”肥胖男子气得面色通红,而后狠狠捶了一下车子,“我们走!”
  他恨恨看了金发男子一眼,又垂涎的看了看安德蕾雅的身躯,和小队一同离去了。
  金发男子露出一副傲然的笑容,看着他们远去。
  回身正准备和精灵小姐再说几句,并邀请她回家做客时,却发现精灵小姐和那名黑袍高个子早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