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四十九章 微弱的神格气息

第四十九章 微弱的神格气息


  李悠跟着理查兹四处押注,等到安德蕾雅、阿德拉和诺斯都输干净后,来找李悠,就发现他正提着一个赌场提供的筹码箱。
  “哇!你的运气也太好了吧?!”安德蕾雅打开箱子后惊呼。
  “跟着欧皇走,有肉吃。”
  “太好了!又可以去玩了!”安德蕾雅从箱子中取出几百个筹码,将箱子扔回给李悠,就又带着阿德拉和诺斯找轮盘去了。
  “这仨人。”李悠无奈。
  不一会儿,理查兹从另一桌挤了回来,手中的筹码已经消失不见了。
  “怎么样了?打听到什么了?”
  “安德蕾雅小姐所说的消息我已经听到了,不过入场门票是个麻烦的事情,我们可能没法参加这场拍卖会。”
  “看谁有买过来不行吗?”
  理查兹摇头:“这个拍卖会的所有门票都是和每一个人相挂钩的,不允许私自贩卖,除非举办方邀请才可以。”
  “那我们去找举办方。”
  “这个怕是不行。”理查德无奈,“主办方是金币之手。”
  “啧,冤家路窄。”李悠说道,“我觉得这个银币能拿到手最好拿到手。实在不行,到最后我们打听谁买了银币直接去偷。”
  李悠可不希望有类似于癫狂的命运硬币这种可以造成大范围影响的东西落入谁的手中,那很可能会对他们造成巨大的麻烦。
  “拍卖会对于拍卖者的身份都是完全保密的,即便你知道谁参加了,你也不可能知道谁拍到的货物。”
  “那就去找那个胖子,把他所知道信息全掏出来。”李悠觉得阿德拉应该不会拒绝。
  安德蕾雅又跑到李悠身边,这一次她直接把整个箱子都抱走了。
  “呦?要玩大的了?”李悠问道。
  “我们遇见那个死胖子了!阿德拉准备把他所有的筹码全赢过来!”安德蕾雅说着,人已经跑远了。
  “死胖子?哟!这么巧?”李悠来了兴趣,叫上理查兹,“咱们也过去。”
  没过一会儿,李悠就看到了那个之前那个胖子。
  此时他正坐在轮盘桌旁,一手楼一名侍女,身后还有一名侍女给他按摩肩膀捶背。胖子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亲亲这个,摸摸那个,快活至极。
  阿德拉坐在他对面,运气应该不是很好,身前已经没有了筹码。
  胖子得意洋洋的看了眼阿德拉:“新一轮就要开始了,你的筹码没有了吧。”
  “谁说没有的!”安德蕾雅将箱子打开放在桌子上。
  周围人惊呼,呼吸都急促起来。
  箱子里不少筹码有一金币一枚的白色筹码,也有十枚金币的黄色筹码,百枚金币的蓝色筹码,千枚金币的红色筹码,万枚金币的紫色筹码,十万金币的黑色筹码,以及一枚透明的百万金币筹码。
  胖子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一箱子大概有三百四十多万的筹码,在高级场里也是一笔大数目了,很多小商队几年都未必能赚到这些。
  阿德拉伸手取出两枚紫色筹码扔到胖子面前,旁边的侍女将筹码摆好。
  “欠你的还给你了,咱们继续。”
  “好,既然你筹码到了,那咱就继续。”胖子身体前倾,拄在桌子上,笑道,“咱们一倍一倍的赔太无聊了,玩大点的,怎么样?”
  “好啊,你说怎么玩!”
  胖子咧嘴笑着,眼睛都快找不到了:“还是刚才的玩法,咱们赔这转盘赔率的两倍怎么样?”
  阿德拉连想都没想:“可以!”
  “那太好了!”
  胖子将身前的一枚黑色筹码压在一个数字上,阿德拉也拿了一枚黑色筹码压在一个数字上。
  按照这里的玩法,单独压一个数字,赔率是一比三十五,两人对赌是压中的再从对方那里获得自己押注的筹码七十倍的筹码。
  周围人纷纷下注。
  胖子缩回椅子中,享受着旁边侍女的按摩,示意旁边的服务生开始。
  轮盘开始转动,服务生按动按钮,钢珠逆时针投入盘中,在旋转的轮盘上跳动。
  周围人望着钢珠面色激动,一个个情不自禁地叫着自己押注的数字。
  不一会儿,转盘和钢珠停下,看到钢珠的位置,有人高兴有人哀愁。
  阿德拉和胖子都有些失望,他们都没有压对。
  两人再次抛出筹码押注,轮盘再次开始。
  安德蕾雅和诺斯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轮盘上,理查兹在观察周围的赌桌看哪里有可以获得信息的人选,李悠则感知到了一个微弱但非常熟悉的感觉。
  他挤出人群,顺着感觉找过去,源头是一个面色白净的中年人,此时他正搂着一名娇笑的侍女离开赌桌。
  李悠跟着在他的侧面走了一会儿,看着他被引路人带到其中一个房间后走了进去。
  如果他没有感应错误的话,那是属于神格的波动,而那波动是从那中年人的无名指上的金戒指上散发出来的。
  虽然知道佩吉神格五分,但在他的感知中,也只能感知到两个神格的存在,让他一度认为其余两个神格已经被摧毁,可现在这个只在靠近后才能感知的微弱波动让他有些疑惑,难道有什么东西可以屏蔽神格的感知?
  可神格也无法放进储物造物中,刚才那个戒指也不像是空间戒指。
  李悠只能暂时盯住那个人,再找机会将他手中的戒指弄到手。
  这时候阿德拉和胖子已经对赌五轮了,加起来一共百万金币,没有一个压中的。
  两人都有些生气,这一次不约而同的将一枚透明筹码压了上去。
  周围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这可是一百万金币的筹码,七十倍就是七千万金币,那可是足以让一个大商会都要重视的财产。
  其他桌子的人也闻讯围拢过来,观看着让人激动的赌局。
  就在钢珠刚落入转盘的时候,只听一声巨响,而后就是一名男子惨叫呼救的声音。
  李悠一惊,只见刚才那个男人进入的房间门已经倒地,那个男人仓惶跑出。
  他的样子很惨,不仅光着身子,身上还有一些血迹和伤口。
  赌场的护卫刚忙跑了过去。
  那个男人面色一喜,却被狠狠按倒在了地上。
  李悠看得真切,一名红发女子从房间中冲出,将那男人按倒在地后,将他小拇指上的戒指拔了下来后转身就跑。
  男子惨叫起来,被强行拔出戒指的手指上满是鲜血。
  几名护卫过去搀扶男子,剩下的全都追向那名红发女子。
  红发女子回手一个圆球扔了出来,在空中爆开,烟雾和呛人的气味扩散开来。
  顿时,赌场大乱。
  不仅护卫急了,李悠也急了,扔下一句:“我去追她。”
  就和那些护卫一起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