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五十章 追回戒指

第五十章 追回戒指


  赌场的混乱过了很久才逐渐平息。
  赌场中出事可是大忌,这会给客人们带来这里很不安全的感觉。
  负责人急忙出面解释,甚至许诺了一百白色筹码的赌金给每个人。然后半是请求,半是胁迫的将那名正在大喊大叫的男子带到了其他房间中细谈。
  混乱过后是清点损失,在混乱中也有浑水摸鱼的人,赌桌上的筹码少了不少,当然,赌场在最后都会有办法找到是谁拿的,并让他们吐出来。
  阿德拉很不高兴,那该死的胖子趁乱跑了,而在轮盘中的钢珠则表示这局是他压中了,理应获得七千万金币。
  服务生将胖子遗留在赌桌上的剩余筹码给了阿德拉,但这也只有不到一百万。
  阿德拉说了几句后就安静下来,他准备找机会,自己去要回自己应得的筹码。
  回头一看,却发现李悠不见了。
  “绿球呢?”
  安德蕾雅和诺斯摇头。
  理查兹说道:“似乎是去追刚才那个侍女了。”
  “追侍女?”阿德拉有些疑惑,但也没太担心,毕竟东大陆不比西大陆,厉害的人物不是很多,而金麦岛上更是寥寥无几。
  就准备继续玩几把等李悠回来。
  这时,一名服务生走过来,在他身边低语几句。
  阿德拉想了想,点点头,几人跟着服务生离开了。
  ……
  赌场的面积极大,内部更是复杂。
  李悠觉得赌场的安全保障堪忧。
  就这么七拐八拐,追了老半天,居然都没有人能拦住那个红发女子。
  红发女子显然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那么半天没有一次进入过死路,身手同样不错,那么多护卫围追堵截,没有一个能在她手下撑过一招的。
  追了一会儿,最后居然就剩下了李悠一个人。
  红发女子这时候停下了脚步,回身看向李悠。
  李悠也停下脚步,问道:“怎么不跑了?”
  “就你一个了,我还跑什么?”红发女子轻笑道。
  “这么嚣张的?”李悠惊讶,“你都这样了,还不赶紧离开?”
  红发女子此刻的样子,不比那白面中年人好到哪里去。
  身上有不少烧伤的痕迹,其中最严重的在腰侧,皮肤都焦糊的一块,在剧烈跑动中撕裂开来,鲜血顺着腰间流下。
  红发女子没说话,两步就来到李悠面前,伸出手掌直插李悠的脖子。
  李悠看到不少护卫都是被这一下打倒在地的,迅速侧身,同时伸手向她的手臂抓去。
  那红发女子迅速的转身,修长的大腿重重踢在李悠的腰上
  李悠开了外壳变硬硬抗这一脚后,后退一步,蹲下就是一个扫堂腿,还用上了加速技能。
  红发女子没防备李悠突然加快的攻击,踢出的腿还没收回。另一条腿就被踢中,整个人向旁边倒去。
  李悠此时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意思,扫堂腿结束后,起身就是一脚踹出,正踹在红发女子的肚子上。
  红发女子重重摔倒在地,在地上还滑出了一小段距离,烧焦的伤口撕裂更大,不少血液洒在地上,疼得她面容都有些扭曲。
  李悠迅速靠近,伸手就准备将红发女子抓住收进物品栏,却被红发女子迅猛的一脚踹在小腿上。
  没有外壳变硬,构成小腿骨的部位直接弯曲,李悠失去了中心向旁边摔倒。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红发女子已经忍痛爬起,向着远处跑去。
  她有些恐惧,之前踢在李悠腰上的那一脚,感觉分明是踢在了一根脊椎上。
  在逃跑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李悠的面具掉落,以及兜帽下一闪而逝的骷髅脸。
  他不是人类,他是亡魂骷髅!不!它们怎么会追来的?!
  红发女子通体寒冷,速度更快了几分,拐进一个通道消失不见。
  “该死!”李悠抓起面具戴在脸上,起身追到红发女子消失的通道。
  通道向前延伸,在前方分成了三个岔口,他也不知道红发女子跑去哪里了。
  而且两边都有房门,她还可能躲进了其中一个房间。
  “幸亏有气味锁定。”李悠沿着气味追寻,然后重重撞开了一扇房门。
  里面的装饰奢华,华贵柔软的地毯,帷幔大床,金饰点缀的壁橱,各种发光的宝石负责照明。
  李悠搜遍了这个房间以及里面的小房间,可愣是没找到那红发女子去了哪里。
  可气味分明就是到了这里。
  “刺客没有鹰眼真是个难事。”李悠无奈,只得反锁上房门后,开始搜寻每一处地方。
  可是等他几乎搜遍了每一个角落和可疑的地方,就是没找到机关所在。
  李悠气急,一脚踹在床腿上。
  只听“咔吧”一声,华贵的大床被他踢折了一根床腿。
  “不是吧?这么烂?”李悠伸手拍了拍床,正准备感叹赌场坑人时,突然发现床的顶部有些不一样。
  之前被床幔挡住看不见,现在床腿踹断了后,床有了倾斜,一处有些不自然凸起的位置漏了出来。
  “这机关这位置。”
  李悠小心翼翼地踩上床,伸手将凸起按了下去。
  上方打开了一个出口,一个小梯子伸了下来。
  李悠踩了上去,梯子带着他一起收了回去,出口也合上了。
  里面是一个非常狭小的通道,李悠的身形只能在里面爬,之前那个红发女子的气味也接上了。
  沿着通道爬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出口,此时,说话声从出口传了进来。
  “你做得很好,去疗伤吧。”
  李悠听着这声音有点熟悉,快速爬了几下,小心的凑到出口处一看,这不是救了安德蕾雅的“白马王子”吗?
  “白马王子”正在看着手中那枚散发着神格波动的戒指,那名红发女子此时单膝跪在他的面前。
  听到“白马王子”的话,女子并没有离开,而是低头说道:“我妹妹的药……”
  “放心吧,既然你帮我拿到戒指,我会遵守诺言的。”金发男子将戒指收起,“你妹妹的药会按时给你的。”
  “感谢您的仁慈。”女子低头说道。
  “嗯,去吧,去治疗你的伤吧。”
  红发女子犹豫了一下,想说出被李悠追击的事情,最后还是躬身离开了。
  “神奇的戒指。”金发男子又忍不住拿出戒指把玩起来,“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让你拥有了神秘的力量,等拿回去让约什老师看一看就知道了,不……这个戒指不能透露给任何人,我只能……”
  “你只能交给我。”
  “谁?!”金发男子收起戒指,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李悠从通道中爬出,拍拍身上的尘土,然后摆了摆手:“没必要激动,我没有恶意。”
  金发男子没有放松警惕,看到李悠的服装和出来的位置,就明白李悠从哪里过来的了,心中责骂红发女子办事不利,居然被追踪了。
  他说道:“你要干什么?”
  “我只要戒指,戒指拿到我就离开。”
  金发男子呼了一口气,剑尖指地,伸手将戒指抛向李悠:“那好吧,给你。”
  “这么爽快?好的,我拿到戒指就离开。”
  李悠伸手刚抓住戒指,原本静立原地的金发男子几乎眨眼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剑尖已经快要插进他的胸口。
  “速度挺快。”李悠在加速的作用下,轻易闪身躲过了这一剑。
  他敢正大光明的下来,就是因为侦查结果显示,这位的战斗力是成人级,技能也就两三个,其中一个瞬影刺击应该就是刚才那一剑了。
  没等金发男子变招,李悠挥手打在了他的手腕上。
  金发男子吃痛,长剑落在地上。
  李悠伸手,将他脸朝下按在了地上,金发男子高挺的鼻子和地面来了次近距离接触。
  “你看看,这样对你我都不好吧。”
  李悠将戒指收到物品栏中,得到“获得神格碎片”的提示。
  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李悠知道这里不是适合查看的地方。
  “问你几个问题吧,你知道这戒指是从哪里来的吗?”
  金发男子挣扎着抬起头来,经过重击的鼻子发红,倒是没有鼻血流出,他怒吼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你说了我也不认识,你的身份对我来说没有用处,咱们以后也不会再有交集的,明白?”
  看金发男子一脸愤怒,李悠知道短时间也问不出什么了,他也不想把这家伙带走,处理起来也麻烦,怎么着这家伙也算帮过安德蕾雅,就饶他一命吧。
  “你看看,你不守规矩,我还是很守规矩的一个人。”李悠将他的脸按在地板上,“别乱动啊,我第一次弄,不太熟。”
  “你要干什么?!”金发男子挣扎着。
  李悠学着电视里看到的动作,伸手狠狠切在男子的后脖颈处。
  男子痛呼了一声,挣扎的更厉害了。
  “说了别乱动了。”李悠再次下手,这一次,他使足了力气。
  这次成功了,金发男子被打晕过去,不过刚才打完后似乎有些细微的响声。
  李悠确认了下金发男子死不了后,将他的空间戒指也收了起来,看了看周围没有其他问题,沿着通道,又爬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