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五十五章 拍卖

第五十五章 拍卖


  随着最后一名参加拍卖的人进入属于他的包厢后,拍卖会正式开始。
  一名穿着考究的中年人登场行礼后,第一件拍品推了上来。
  作为最开始的拍品,也为了暖场,选了一种极其稀有的药物,可以延缓衰老,延长寿命。
  无论是谁,都对这种东西有极大的兴趣。
  当拍卖师介绍完拍品后,响应者众多。
  最后这只有一颗的神奇药物,以三百万金币的价格被李悠他们正下方的包厢拍下。
  这里的三百万金币是以诺德金币衡量的。
  东大陆没有统一的钱币,几乎每个拥有金矿的国家都会发行属于自己的钱币。
  其中尤以五大国的金币最为流通,但这五大国的金币,含金量却不相同。
  最差的当属德诺王国的金币,含金量之低,甚至连某些小国出产的金币都比他们要好很多,然后是帕特帝国,维斯蒂亚帝国,吉赛特联合国。
  最受欢迎的是洛伦教国的金亚当,金币的金含量几近九成,价值也最高。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世界中,洛伦教国的教典中同样声称神父创造了亚当和夏娃,也就是人类的起源。
  他们在金币上刻下了男子的形象,代表亚当,银币上刻下了女子的形象,代表夏娃,铜币上则刻上了苹果的样子。
  苹果不再是神父禁止他们吃掉的禁忌之果,而是神父赐给他们用来启迪智慧的神物。
  拍卖品一件件被推上来,通讯符文,空间储物,以及一些只有在传说中才会出现的传奇物品。
  其实也仅仅只是个噱头罢了,虽然神奇,但远到不了那种神话中的威力。
  德洛克看中的,一根据说是战神使用过的长矛。
  样子很符合兽族的审美,一根粗犷风格的金属长矛。
  花了七百万金币的价格才拍到手。
  德洛克拿在手里感应一下,还算满意的,将长矛收了起来。
  李悠感觉这东西应该是假的,他看到的影像里,图索应该是只使用长刀的。
  之后的拍品,阿德拉他们不时出价拍下。只要他们出价的东西,基本都可以收入囊中。
  不时几百万,甚至过千万的数字被阿德拉漫不经心的喊出,压得其他人一点脾气都没有。
  那些只靠家族产业来竞拍的家伙,怎么可能比得过阿德拉他们这帮坐拥多少金矿的人,西大陆上的金子可是多到没人要的。
  比如阿德拉刚才拍下的一座造型精美的金属钟表,就这么个东西就花了四百万金币,只因为这个东西会根据时间的不同,改变周围的光亮。
  而那只可以吸收魔力的甲虫,相比下就廉价不少,一百万金币就拿下了,李悠拿来直接吃了下去。
  当一把可以加强施法效果的法杖被他们旁边的包厢拍下后,轮到了那名蓝发女子。
  相比于册子上的图片,蓝发女子本人看起来更为美丽,蓝色长发,水蓝色的眼睛,白皙的皮肤,一副淡然的模样,显得高洁出众。
  “这是我们在神明应允的海路上的第三座岛发现的,当时为了抓捕她,我们损失了数千护卫,因为她的歌声不仅让魔法师冥想效果更好,还会召唤海里的鱼类向我们不要命的发起攻击,所以如果各位购买了她,并和她建立感情的话,你们不仅会拥有培育魔法师的助力,还能在广阔的星辰海中获得无尽的战力。”
  拍卖师描绘的前景非常好,但在场的人没有几个是傻子。
  金麦岛和东大陆中间可还是有一段海路的,把这个女人带走后,万一真在海上反抗起来,星辰海中的可怕鱼类可不是吃素的,一船人很可能为此喂了鱼。
  “各位不用害怕,她不会在海上对你们造成危害。”拍卖师拿起了一个看上去有些像口罩的东西,“这是我们根据她而制作的魔法造物,可以有效阻止她向那些鱼类传达信息,只要戴上后她就是无害的。”
  这么说完,拍卖会场中有不少人动了心。
  “底价一千万金币,现在开始竞拍。”
  随着拍卖师话音落下,竞拍开始。
  从一千零一万一直到一千五百万,价格不断攀升。
  各个包厢的争斗白热化,上涨的幅度也从一万至几十万再到上百万,在涨到两千万的时候,拍价上涨平缓了些,开始几万几万的加价,各个包厢都有些吃力了。
  听着被包厢改变了的报价声,蓝发女子看着这些包厢,眼中没有任何波动,表情很是平静。
  阿德拉通过窗口看了一眼,正和蓝发女子的眼睛对上,他眯了眯眼睛。
  此时拍价到两千七百万,已经没有人加价了。
  拍卖师的声音非常平静,也没有怂恿加价,只是淡淡说道:“两千七百万一次两千七百万两次……”
  还没等他将锤子落下,阿德拉淡淡开口:“三千万。”
  之前报价的人有些恼火,他知道这个包厢里多半是什么惹不起的人,但无论是蓝发女人的容貌,还是她的能力都是他所垂涎的,他不想轻易放弃。
  咬了咬牙后,他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声音:“三千一百万……”
  “三千一百万一次。”
  蓝发女子望着李悠他们所在的包厢,明明单向的窗户,她却好像正在看着阿德拉一样。
  “四千万。”
  再没人出价,之前竞价的家伙也哑火了。
  “四千万一次……四千万两次……成交。”随着拍卖师手中的锤子落下,蓝发女子被阿德拉拍下。
  没有等到拍卖结束,这名蓝发女子就被带进了他们的包厢中。
  安德蕾雅笑眯眯地用钥匙解开了她身上的锁链,也没去管那个如同口罩一般的东西,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问长问短,一脸的好奇。
  蓝发女子只说了她叫珍,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等安德蕾雅不问了之后,她扭过头去,看着阿德拉:“谢谢。”
  声音轻柔,好听至极。
  阿德拉点头,没有说话。
  安德蕾雅脸上带着一丝坏笑,一把搂住了珍的脖子。
  珍表情难得有些慌乱,就听安德蕾雅在她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她慌忙摇头。
  安德蕾雅看看阿德拉,又看看珍,笑意更浓了。
  阿德拉白了安德蕾雅一眼,没有说什么。
  李悠也有些惊异,阿德拉这幅样子真让他怀疑阿德拉是不是真得对这位蓝发美女有了意思。
  这个时候,下一件拍品推了上来,就是那枚被金麦城城主称为不详的银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