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五十八章 遇袭与熟人

第五十八章 遇袭与熟人


  拍卖会结束了,加仑的大剑落入了李悠他们的手里。
  为了拿到这把剑,他们付出了九千万的金币。
  本来一开始阿德拉叫出七千万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没了声音,但没想到居然有人报出了八千万的价格。
  但在阿德拉报出九千万的价格时,那人也不说话了。
  拍卖会结束,阿德拉只是拿着大剑挥动几下后,就扔给了其他人。
  德洛克嫌太轻,理查兹没法用,诺斯不用武器,安德蕾雅不感兴趣,到最后扔给了李悠。
  然而李悠自己更用不上这东西,他的所有技能都依靠自身释放。
  没有对应技能,单纯比剑术,来一个初级剑士都能虐他。
  “不用,你买它干什么呀?”李悠无奈。
  “反正不是很贵。”
  李悠只觉金钱的气息扑面而来。
  拍卖会结束,他们也离开了会场,
  他们进入拍卖会之前,穿着一身由拍卖方提供的伪装服饰进入赌场,然后在赌场中会有穿着和他们一样并且身形一样的人在赌场中玩乐,他们进入拍卖会场,并换上另一身伪装的衣服。
  现在出来,再和之前那帮人替换,就是比进去之前,多了一个人。
  刚出来不久,阿德拉冷笑一声,带着李悠他们向着偏僻的地方走去。
  走了没一会儿。他们就被包围了。
  没有询问,没有对话,他们直接发动了攻击。
  李悠一脚踹飞一个从房屋上跳下来的家伙:“拍卖会的保密措施真是太次了。”
  “也许就是他们动的手呢。”阿德拉挥动匕首,面前的两个家伙捂着脖子倒在地上。
  德洛克伸手,一手一个抓住了两名刺客的脖子,而后狠狠向中间一磕,两人就这样昏了过去。
  来围攻他们的一共三十七人,但仅靠阿德拉、李悠和德洛克三个就足够了,偶尔有漏过的,诺斯伸手就能定住他们。
  李悠拔出袖剑,看着面前的家伙睁大着眼睛倒在地上,心中一点波动都没有。
  他尝试在这些人身上找到有身份信息的东西,却没有收获。
  阿德拉伸手抓着一个人,眼中黑光闪动,那人一脸痛苦晕了过去。
  “谁派你们来的?”阿德拉问道。
  明明已经晕过去的家伙睁开眼睛,一脸木讷地说道:“是……额!”
  阿德拉伸手将他扔在地上,看着他七窍流出黑色的血液:“保密措施挺严。”
  其他没死的家伙,他们也没去补刀,就这样扔在这里,也当一个震慑。
  正当准备离开的时候,李悠突然闻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味道。
  “你们先回去吧,我可能遇到一个熟人,我去看看。”
  “你在这里会有熟人?”阿德拉挑着眉毛,“不用我们跟着吗?”
  “没事,我一个人可以了。”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阿德拉点头。
  “嗯。”李悠答应一声,向远处跑去。
  “我们要不要偷偷跟上去?”安德蕾雅嘻嘻笑着说道。
  “这有什么可跟着的,绿球现在可不是随便能对付的。”阿德拉说道。
  “谁担心这个了?我就想知道他去见谁。”
  “等回来你问不就好了?走了。”阿德拉就向外走。
  安德蕾雅看了看李悠消失的方向,跟着阿德拉离开了。
  一行人离开,只留下昏迷的袭击者和死尸。
  ……
  自从到了百战级后,李悠的五感得到了大幅提升,灵敏的嗅觉已经可以捕捉每个人的气味了。
  沿着气味追寻了一会儿,气味消失在恶臭中,李悠开了气味锁定继续追踪。
  “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如果没记错,这个气味是那个红发女子的。
  金麦岛上,有富贵也有贫穷。
  破产的商人、输光的赌徒或者其他各种原因落魄的人居住在这里,形成了一个贫民区。
  他们处于金麦城的边角,这里的卫生条件极其恶劣,路边满是污秽,散发着恶臭。
  李悠忍着恶心,继续追寻良久,终于找到了地方。
  这是一处看上去极其破败的小房子,有些木条固定在裂口缺口上。
  通过小小的窗户向里面看去,黑漆漆的。
  本以为和之前追她一样,这里只是个空房子,里面会有机关之类的。
  但李悠却感觉到屋里有两个灵魂波动,两人的灵魂波动都有些微弱,其中一人的灵魂波动几乎都快消失了。
  李悠伸手试探性的推了推门,朽木断裂的声音后,门就被推开了。
  “谁?!”一个有些惊慌的声音响起。
  “我。”李悠迈步走了进去。
  屋里没有多少东西。
  一张桌面坑坑洼洼的方桌,一把没了后背的椅子,一些残缺的碗罐,还有旁边的一张旧床,就是屋里的全部摆设了。
  一个小女孩手拿着一碗粥,手中还握着一个残缺的木勺,正警惕的看着一身白袍的李悠。
  破旧的床上,躺着的人没有任何反应。
  “都变成这样了?”
  气味没错,样子和之前看到的那副普通的面容不同,容貌绝美,但是脸色却极其苍白,而且从她的身上能闻到些许血腥味。
  李悠伸手就准备查看一下,旁边的小女孩叫了一声,拿着手中残缺的木勺,向着他的胸口处捅了过来。
  “这木勺都能当匕首了吗……”李悠伸手抓住了小女孩的手腕,那碗稀粥打翻在地。
  李悠看了一眼,都没看见多少米粒。
  听到声音,红发女子的眼睛微微睁开。
  看到李悠抓着她妹妹,猛然从床上弹起。
  一把匕首抓在手里,划向李悠的脖子。
  “都这样了,还那么激动干什么啊……”李悠另一只手外壳硬化后,抓住了匕首用力一拉,红发女子就被迫松开了手。
  这一击耗尽了她所有的力量,跌倒在床上,身体微微颤抖。
  “你给他抢来戒指就是这个下场?”李悠觉得兔死狗烹的下场惨了些。
  李悠松开小女孩,小女孩哭着去搀扶红发女子。
  “求求你放过我妹妹,你要杀就杀我吧。”红发女子声音虚弱。
  “我杀你干什么?”李悠将匕首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正准备说话。
  就听外面传来一声怒吼:“你干什么?!”
  李悠回身,只见一名少年怒吼着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