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五十九章 凯尔文

第五十九章 凯尔文


  李悠还没说话,少年的拳头已经到了他的面具前。
  “这一个接一个的。”
  李悠伸手抓住少年的手腕,向旁边一拉,另一只手拍在少年的胸前后,松开了抓着他手腕的手。
  然而让李悠惊异的是,不仅没拍动,反而让他抓住机会近身了。
  “你是有多重啊。”
  李悠反手挡开了直奔他腹部的一拳,不信邪的再拍了一掌。
  这一次使了十足的力气,拍出去之后就感觉到不对了,不像是拍在了人的身上,反倒是如同拍在了钢铁上一般。
  李悠这才仔细注意那少年的上身,从他的衣服中露出的一小块黑色。
  “神经病啊你?!谁把盾牌踹在衣服里的?!”
  少年没理李悠,再次出拳。
  “啧。”李悠不再想着拍飞他了。
  让过一拳之后,闪身到少年侧边,一脚踢在他的腿弯上。
  少年没站住,半蹲下去。
  李悠顺势,伸手入怀,发动吐丝,将一段丝线从构成胸骨的位置抽出,没等少年站起,拿着丝线把少年捆了个结实。
  “你放开我!”少年挣扎着,但奈何百战级的丝线不是他的力量可以挣断的。
  两人这一番交手时间极短,等到少年被捆起来之后,小女孩这才惊叫道:“凯尔文哥哥!”
  “我说你们这一个两个那么大的反应……算了也是我的事,你小子别挣扎了,这线你弄不开的,还有你小姑娘。”李悠扭头,“我和你姐姐早就认识了,我也没兴趣来害你们。”
  “不可能,如果是认识的,姐姐怎么会攻击你?”
  “你看,这不是我带着面具了吗。”李悠伸手敲了敲面具,“她没认出我来,不信你问你姐。”
  小女孩转头看向红发女子,却发现她已经昏过去了。
  看小女孩手忙脚乱地,李悠伸手把凯尔文身上的丝线收起:“凯尔文是吧?我没恶意,你也别乱动了。”
  凯尔文看了李悠的面具一眼,跑过去查看红发女子的情况了。
  “狡兔死走狗烹啊。”李悠坐在了那把没了椅背的椅子上,看着桌上的匕首出神。
  看他们现在的状态,可能是因为那个叫凯里的人正在追杀他们才导致只能躲在这里,也可能是没钱,还可能两者皆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抢走了戒指导致她被迁怒,如果是的话,他也没办法,虽然不恰当,但是各为其主,他们又不认识也不是同一方的,他顶多算是同情,自责根本谈不上。
  “当时我如果直接宰了那家伙的话,是不是她就不至于这种地步了?”李悠自语道,“也不对,到时候应该就是他老子萨拉城城主震怒了,也许到时候……”
  萨拉城主!
  李悠猛地想起,她还可能在萨拉城主手下待过,要是这样的话,能不能从她那里获得些有关萨拉城主的消息?
  她被萨拉城主的儿子逼到那么惨应该会说的吧,反正到时候除非她不知道,否则不说也得说,他可不是什么烂好人。
  “我说,她这样下去会死的。”李悠站起身来走到床边。
  红发女子的状态很不好,看样子正处于高烧中,伤口应该是化脓了,血的味道不对,而且从侦查的信息来看,已经处于濒死状态了。
  爆炸冲击,烧伤,剧烈运动,可能再加上李悠那一脚,伤势已经非常严重了,再加上得不到好的治疗,吃的也只是没多少米的稀粥,放在这里死去只是时间的问题,还是短时间的。
  凯尔文皱着眉头,他也知道红发女子快要不行了,旁边的小女孩伏在红发女子身上哭了起来。
  拍了拍小女孩的后背,凯尔文回过头来:“你是想说你有办法吗?”
  “呦?”李悠惊讶,刚才看他的表现还以为他只是个傻小子呢。
  凯尔文没有任何反应,定定看着李悠。
  “是的,我的确可以救她,但是要不要救就在你们了。”
  “我们?”凯尔文皱眉。
  “对啊,毕竟你们一开始还对我动手来着。”
  “如果是这件事……”
  “不不,跟这个无关,我还没那么小心眼,我只是想说你们一直对我很警惕,你们会放心我带着她去治疗?”
  “需要带走她?”凯尔文眉毛皱的更紧了。
  “对,所以决定权在你们。”李悠重新坐回椅子上,心中苦笑。
  看来自己真的是在西大陆和安德蕾雅他们相处时间长了,曾经的自己可不会想着帮助别人。
  小女孩听到了李悠的话,直起身子,擦了擦眼泪正色看着李悠:“如果您真的可以治疗姐姐的话,我相信您,拜托您了。”
  说着,小女孩弯下腰去,鞠了个躬。
  “嗯。”李悠点点头,他扭过头看了眼凯尔文,用下巴点了点他,意思是,你呢?
  凯尔文深吸一口气,同样鞠躬道:“拜托您了。”
  “那行。”
  李悠刚准备站起身来,就听凯尔文又说道:“但能不能只有我跟您去?”
  “凯尔文哥哥,我……”
  凯尔文摆手,又看着李悠说道:“很抱歉,但是……”
  “没事没事。”李悠抬起一半的身子又坐了下去。
  凯尔文拉着小女孩走到一边,和小女孩说了些。
  小女孩一开始反对的,最后还是无奈同意,依依不舍地看着自己的姐姐。
  “您能不能稍等一下,我想带她去我爷爷那里。”
  “可以。”李悠点头,“不过你要是一直不回来,我可就直接走了。”
  “当然不会,我很快就回来。”凯尔文拉着不断回头的小女孩离开了。
  “一开始就是个毛头小子,现在有种贵族风范了。”李悠伸手摸了摸下巴,“这地方……落魄贵族的后代?还是她的弟弟?”
  站起身来,将手套摘下,放在红发女子的额头上。
  “这温度,再过一两天就真的不行了。”李悠戴上手套。
  在这个世界,其实就是魔幻版的古代西方世界,除了有魔法和神话种族,其他的没什么区别。
  疾病重伤之类的,有钱有势的,自然可以请牧师之类的给自己释放治愈系的魔法或者神术,钱不多的,请医生包扎或者一些用一些有限的药物,更惨的,就像是红发女子这样,只能自己熬了。
  “缺医少药的时代啊。”李悠摇头叹道。
  这还和西大陆不同,西大陆别说一个个极少生病,就算有病或者受伤,无论谁都会伸出援手,互帮互助已经成了西大陆的传统了。
  这样的情况,交给安德蕾雅治疗就好了。
  不一会儿,凯尔文跑了回来。
  “呵,我还以为你跑了呢。”
  “怎么可能。”凯尔文喘着粗气说道。
  李悠看看他胸口,看来那盾牌分量十足啊。
  “那我们走吧,”李悠伸手抓住红发女子,将她放进了物品栏。
  “您是魔法师?!”凯尔文瞪大眼睛。
  “知道就好,走吧。”李悠一副高人做派,径直走了出去。
  还是刚才的时候像个贵族,现在就是个傻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