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六十七章 鱼人来袭

第六十七章 鱼人来袭


  等李悠回到原地,凯尔文跑了过来。
  “杜古拉先生,它们突然就倒下了。”凯尔文指着地上完好的骷髅。
  “灵魂没了,这些骷髅当然就支撑不住了。”
  “那它们的灵魂……”
  李悠伸手指了指天上:“算是安息了。”
  “杜古拉先生还是圣职者?!”凯尔文一脸羡慕。
  “不羡慕魔法师羡慕什么圣职者啊?”
  “不一样的,圣职者大人们都是很好的人。”凯尔文捶了下自己的胸口,“我也希望能成为其中的一员。”
  “都很好?不见得吧?”李悠可不信某某全是好人的言论。
  “是真的。”凯尔文急道。
  “打住,我可不想和你争论这个,我们还在魔法阵里面困着呢,这个问题以后再说。”
  “嗯。”凯尔文一脸认真地点头,明显是准备以后和李悠再说。
  “啧,走吧,你爷爷往那边去了,我们也过去。”
  “杜古拉先生,这把剑还给您。”凯尔文将大剑递了过来。
  “你先拿着,等安全了再还我。”李悠头前带路,顺便问了句,“这剑怎么样。”
  “有点轻,其他还不错。”似乎觉得自己的描述不准确,凯尔文又加了一句,“挺锋利的。”
  “……”
  “怎么了杜古拉先生?”
  “没什么,跟好了。”
  “哦……”
  李悠有种自己比较得意的宝物被别人看轻的憋屈感。
  走街串巷带翻墙,没找到老爷子,反而找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魔法阵缺口。
  李悠捡起旁边的碎石子砸向魔法阵完好的地方,石子被弹了回来,扔向缺口的地方,石子完好的穿了过去。
  “走,咱们出去。”李悠从缺口中钻了出去。
  这个时间,是金麦城最热闹的时候,虽然这里比较偏僻,但依然能听到邻近的繁华区域传来的嘈杂声。
  一开始李悠没有在意,但仔细听这声音中满是惨叫声。
  “这是发动亡灵天灾了?!”李悠一惊。
  “怎么了杜古拉先生?”凯尔文从缺口中钻出。
  “跟好我!”李悠也来不及去找凯尔文爷爷跑去哪里了,那名兽人水手还在岸边等他们呢。
  快速从贫民区中冲出,正看到一名衣着华丽的中年人被砍倒在地,鲜血四溅。
  但是砍倒他的并非是李悠预想中的亡灵,而是一名面色狰狞的鱼人。
  李悠愣了下,身后的凯尔文已经看到了眼前的惨状,怒吼一声,挥剑向着鱼人砍去。
  砍死了那名衣着华丽的中年人后,鱼人的长舌头伸出舔了舔溅在脸上的的血液,正准备找寻其他目标。
  听到一声怒喝后,就见一名少年向他冲了过来,手中的大剑在周围的火光照射下发出华丽的光芒。
  鱼人的眼睛眯了起来,咧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这把剑是我的了。”
  不仅他,其他几名在街上砍杀的鱼人也看到了凯尔文手中的大剑,一个个不怀好意的向这边靠拢。
  “该死的,鱼人怎么跑这里杀人来了,不是都约定好了吗……”李悠四下看了一眼。
  原本热闹繁华的街道已经满目疮痍,杀人和放火从来都是一起的,不少店铺腾起火光,浓烟弥漫,让街道更乱上几分。
  虽然来这里的不少人都有点战斗力,但在这些鱼人面前都不够看。
  李悠就看到五个人围攻一名鱼人,四个被挨个砍了脑袋,其中一个连人带刀被砍成两段,在地上将那挣扎了一会儿才死去。
  这时候,凯尔文已经和那名鱼人交上手了。
  鱼人本来是漫不经心的,但没想到刚一接触就被凯尔文一剑砍断了武器,紧接着一个上挑,砍断了他的一只胳膊。
  鱼人惨叫出声,踉跄后退。
  看到凯尔文的剑直奔他的喉咙,他怒吼一声,伸手挡向剑刃。
  他的小臂被直接砍掉,但也为他争取了一点时间,剑尖擦着他的喉咙扫过,只在他的喉咙上留下了浅浅的伤口。
  看到同伴靠近,那鱼人吼道:“该死的人类杂种,我们会把你……”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经擦过喉咙的长剑硬生生在空中停止,而后以更快的速度砍回。
  凯尔文踏前一步,剑刃斜砍进鱼人的脖子,从另一边砍出,鱼人的狰狞表情僵在脸上,头颅落地。
  看到同伴被杀,其他鱼人怒吼着靠近。
  凯尔文不甘示弱,怒吼着冲了上去。
  “蹲下!”
  凯尔文前冲的架势立刻停止,蹲下身子。
  鱼人们一愣,就听几道尖锐的风声,身上就爆出血花,有一个直接倒地,眼睛连同大脑被穿透。
  一名鱼人伸手将伤口中的东西拔出,却发现只是一截软软的线。
  凯尔文迅速站起,大剑泛着寒光将最近的两名鱼人拦腰斩断。
  李悠打开加速开始狂奔,借助冲力撞在一名鱼人的胸前,左手上举,拍在了鱼人的喉咙上,袖剑弹出,将鱼人的脖子刺了个对穿。
  旁边的鱼人挥刀怒砍,李悠将死了的鱼人推了过去。
  那鱼人没有收刀的意思,将死去的鱼人砍成两半,却发现后面已经没有了李悠的身影。
  “看哪儿呢。”一种听不懂的语言响起,鱼人只觉有东西从后颈插了进来,剧痛过后,全身都没了知觉。
  李悠拔出袖剑,重重在鱼人背上踩了一脚,凌空一个后空翻,一柄斧头擦着衣服砍在被李悠从后脖颈捅死的鱼人腰间。
  斧子用力过猛,砍进鱼人身体还没拔出来。
  李悠已经落在了这名鱼人身后,按之前看书的记载,捅进了后背右侧靠下处,还转了一下。
  鱼人跪倒在地,没了气息。
  李悠左臂连同胸前的衣服满是血液。
  这个时候,凯尔文那边已经砍死了最后一名鱼人,身上同样满是血迹。
  “凯尔文!跟我走!”李悠叫道。
  但凯尔文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喊道:“杜古拉先生,我不能离开,他们需要我的帮助。”
  “见鬼的正义感!”李悠来不及和他磨蹭,“那你留下,我要回去救人!”
  “杜古拉先生你的剑!”
  “你先留着!活着还给我!”李悠怒吼一声,向着港口方向跑去。
  凯尔文看着李悠离开的方向,拳头在胸口用力捶了一下,返身向着其他鱼人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