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六十九章 人心

第六十九章 人心


  “援军?”白袍人抬头看了一下,“那么快……”
  凯尔文和金发男子也向周围看去,这才发现,围着他们的鱼人正越来越少。
  “他们这是……在逃命?”凯尔文语气疑惑。
  “我带来个杀神,他们能不跑吗。”李悠扫了一眼凯尔文,鱼人血液沾了一身,也看不清身上有多少伤。
  “一个?”金发男子问道。
  “一个足够了。”
  “一名……大剑师吗?”白袍人问道。
  “说不好。”李悠摇头,他也不清楚兽人水手是个什么水平。
  这时,那些围攻的鱼人们已经一个都看不到了,就连惨叫都消失了。
  一个满身鲜血的兽人扛着一把长刀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另一把的刀尖不停向下滴着血液。
  白袍人和金发男子紧张起来,凯尔文看了一会儿,惊喜喊道:“兽人大哥!”
  “难得你能认出来。”李悠说道。
  在东大陆人眼中,兽人、地精、龙族,他们每个种族的容貌都是一样的。
  “哈,人类小子,很高兴看到你没事。”兽人水手咧嘴一笑,明明是很憨厚的笑容,但在这一身鲜血的映衬下显得有些狰狞。
  “这位是……”金发男子试探问道。
  “援军啊。”
  等兽人水手带着一身血腥味临近的时候,身后的人有不少尖叫起来,其中一人叫道:“是兽人啊!”
  兽人本身并不邪恶,甚至很憨厚,但是在传说中,他们是魔鬼的先头军,是恶魔的造物,以杀人取乐,以人肉为食。
  还没等他们继续尖叫,李悠回过头去,透过面具上的两个空洞看着他们,冷冷说道:“闭嘴。”
  所有人如同被掐住了脖子一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透过面具的空洞,他们似乎看到两团跳动的火焰,那两团火焰给他们带来了强烈的恐惧感。
  本来准备安抚他们的白袍人停下了脚步,和金发男子一起看向李悠。
  刚才李悠没有针对他们,但是那种直达心底的寒意他们都感觉到了,两人猜测李悠到底是谁,什么身份。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兽人水手笑道。
  他并不在乎人类的反应,对于他来说,族人和朋友的认同才有用,其他人的反应无所谓。
  “时间可以,我们也该走了。”李悠扭头看向凯尔文,“走吧,我们先去找你爷爷,然后回船上。”
  “杜古拉先生,还有其他鱼人呢。”
  “……你想把自己累死?你不是神!”
  凯尔文还没说话,旁边的白袍人质问道:“难道不是神明就不能帮助别人了吗?”
  “那是尽力,而不是把自己的命搭进去。”李悠回头看着他,“你救了他们,谁感激了?”
  李悠伸手指了指缩在旁边的人群:“其中不是没有战士,也有些有施法能力的,现在都缩在后面,我的朋友杀完鱼人过来,他们反倒更害怕。”
  “那是……”
  “我知道。”李悠伸手弄了弄面具,但心中却有点烦躁。
  自从他变成史莱姆之后,对于人类的感情越来越淡,反倒觉得西大陆的种族才是同类,看到兽人水手被这种待遇心中也不舒服。
  “算了,说这些也没用。”李悠尝试着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那就走吧。”
  “杜古拉先生你同意了?”凯尔文一脸惊喜。
  “你跟我们后面走。”
  兽人水手笑道:“放心,我们会保护好你的。”
  “走吧,救人就快点。”李悠转身就准备离开。
  看他们要走,缩在墙角的那群人恐慌起来。
  一名身上衣着华丽的胖子站了出来,声音颤抖:“你……你们要去哪里?”
  凯尔文回身说道:“去救其他人。”
  “不不,你们不用去了,他们都死了。”胖子急道,“你们保护好我,不,保护好我们就够了。”
  其他人也知道,那名看上去极其可怕的兽人是跟着那名白袍人来找这个手拿华丽长剑的少年的,如果他们离开了,只凭剩下两个人保护不了他们。
  一个个应和起来,哀求声、威胁声接连响起。
  凯尔文为难起来,李悠冷哼一声:“走啊,理他们干什么?”
  “可是……”
  “如果你想救人,至少做好选择,定下选择了,就别因为别人的选择而动摇,那样你什么都做不了,做什么都一样。”
  凯尔文沉默,而后点头:“我知道了,杜古拉先生,我们走吧。”
  身后众人哀求声更大,还夹杂着一些咒骂。
  凯尔文已经不为所动,跟着李悠他们就要离开。
  “我都想跟着离开了。”金发男子笑着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人群,眼中有些不易察觉的厌恶之色。
  李悠听到了他的话,他对于这名金发男子还是有一点好感的:“那就一起来呗,金麦城太大,我们可救不了多少人。”
  金发男子看了眼旁边沉默的白袍人,笑着摇了摇头:“抱歉。”
  “好吧。”李悠回过头去,三人跑远了。
  “没办法,不能丢下女士啊……”金发男子看了眼默默坐在旁边的白袍人,依靠在一旁的墙上,恢复体力了。
  ……
  “为什么会这样?!”金麦城主双手抱头,“之前和鱼人都约定好了,为什么他们会来!为什么……为什么……”
  一名护卫推开房门,脸色慌急,身上的铠甲满是伤痕:“城主!鱼人太多了,已经有三队护卫全部战死了!”
  “……将所有护卫全都派出去!”金麦城主剧烈喘息着,“我不能眼看着金麦城就这么毁了!”
  “可是……”护卫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
  “其他的护卫都被调到内城区了……”护卫看了盛怒的金麦城主,“说是您的命令……”
  “我什么时候……”金麦城主的声音微弱下去,刚激动站起,又坐回到椅子上。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摆了摆手:“都撤回来吧……回来好好救治他们……”
  “是。”护卫低头,退了出去。
  “哈哈……我下的命令……”金麦城主闭着眼睛,瘫倒在椅子上,声音无力,“我下令看着金麦城毁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