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七十三章 异界纸牌

第七十三章 异界纸牌


  “怎么会这样!那到底是什么?!”七十三子嘶吼着。
  旁边的几名手下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进攻金麦岛的是七十三子手下最精锐的鱼人,足有三千,这些鱼人就是七十三子狂傲的资本,他确定这些鱼人即便进攻萨拉城都能拿下来,但是这些鱼人居然进攻金麦城时,一个不剩的被消灭掉。
  他因为准备在远处欣赏燃烧的城市,正看到巨龙升空后,龙语魔法阵笼罩金麦城的景象,然后,他所有的精锐全部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七十三子眼睛通红,“龙族……龙族……对啊,龙族!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七十三子都没理会身后的手下,快速的向着深海游去。
  那几名鱼人急忙跟上,潜入深海。
  ……
  吞掉的鱼人肉带给李悠两个好消息,他获得一个强横蛮力的被动技能,水下呼吸的技能从主动变成了被动。
  李悠很开心,他目前的困境解开了。
  水下呼吸这个无所谓,但强横蛮力这个被动让李悠可以做到即使没有肌肉结构,也可以靠着身体收缩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只是战斗力并没有因此而提高一级。
  李悠现在的信息如下:
  姓名:李悠(杜古拉)
  物种:史莱姆(卑微)
  战斗力:百战级(半神级)
  技能:神格掌控(特殊)、强力弹跳(主动技能、二级)、侦察信息(初级技能、主动技能)、强力撞击(主动技能)、过目不忘(主动技能)、范围感知(主动技能)、水下呼吸(被动技能)、外壳变硬(主动技能)、阳光吸收(主动技能)、震动感知(被动技能、二级)、吐丝(主动技能)、快速挥击(主动技能)、加速(主动技能)、气味锁定(主动技能)、狂化(主动技能、二级)、灵魂震颤(主动技能)、灵魂感知(被动)、自由掌控(被动技能)、拟声(主动技能)、魔力吮吸(主动技能)、强横蛮力(被动技能)
  称号:冥界代行者(不可融合)、怀有梦想(可融合)、羸弱胜者(已佩戴、可融合)、善待亡者(可融合)
  天赋:魔力亲和(被击)、吞噬进化(中级)
  描述:一只侥幸变强的史莱姆,靠着抱大腿而变强的幸运儿。
  看着一堆技能,李悠有种满足感,至于描述,他直接忽略。
  战斗力中,括号里的半神级,指的是他佩戴称号:冥界代行者后的战力,这战斗力只针对灵魂战斗,李悠自身还是百战级。
  这是李悠获得的第一个带技能的称号,只要摘掉称号,新获得的两个综合技能就会消失。
  综合技能很强,既有被动效果也有主动效果。
  灵魂引渡:主动可以引渡灵魂,也可以束缚灵魂,被动可以安抚灵魂。
  灵魂审判:主动可以发动审判技能,被审判灵魂所犯的罪孽会决定审判后受到的伤害,比如亡语魔法师这种,最后基本就是永恒的灵魂灼烧了,那可是比酷刑还恐怖的惩罚,被动就是自己为判官,所以其他灵魂无法伤害到他,相当于无敌了。
  虽然称号还带有灵魂系技能获得加强,所有技能附带灵魂伤害的强大效果,但李悠可不想一直带着这个东西。
  带上这东西后,在史莱姆原型时,自己体内会出现蓝色的火焰,如果变成骷髅,火焰会分成两团自动悬浮在眼眶中,透过面具容易暴露。
  除此之外,带着这东西,灵魂感知这个被动技能会被强化,强化后的效果就是他能聆听几乎整个岛的范围的人心中所想。
  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听取数万人的灵魂思维,要不是灵魂审判的被动效果,那众多的想法能摧毁李悠的灵魂。
  即便自由掌控也只能在效果被强化后才能控制,也就是在第一轮灵魂低语的冲击后,自由掌控还必须一直维持,极其耗神,不如不戴。
  这个称号保证了之后面对那名亡语魔法师时,李悠可以正面对抗了,他对于系统描述还是有一点点在意的。
  他现在正拿着凯尔文的盾牌上下抛着,轻松无比。
  抛了几下,李悠将盾牌还给凯尔文。
  凯尔文接过盾牌,将它绑在大剑上,继续训练。
  关于凯尔文的情况,李悠向阿德拉问过:“学不会剑术的人怎么办,有没有什么简单的剑术。”
  阿德拉的回答很简单:“那还学什么剑术,直接砍不就好了?”
  李悠无言以对。
  凯尔文也如同阿德拉说的那样,开始疯狂训练。
  这次是诺斯帮忙,深度恢复了凯尔文的身体。
  身体完全恢复后,每组一百个的挥剑训练翻了十倍。
  看着凯尔文,李悠觉得自己看到了某个三刀流剑士。
  要不要把他的头发染成绿的……
  其他人都是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金麦城被毁,他们干脆在船上开始了娱乐活动。
  每人拿着一手纸牌,三五成群,周围还有些围观的,开始打牌。
  李悠无意间提起纸牌这种东西,然后被安德蕾雅逼着弄出了第一副纸牌。
  可惜,李悠对纸牌这东西还停留在最基础的玩法,教给他们的也只是最基础的规则。
  但不得不说,纸牌的兴起不无原因,没过半天,就人手一副了。
  最初级的打牌规则很简单,也因此没有队友可言,一人一拨,打得不亦乐乎。
  有硬莽流,只要比你大我就出,以德洛克为代表,基本就是输。
  还有心理流,以乔迪、安德蕾雅为代表,基本靠算计硬莽流获胜。
  还有随缘流,比如珍,被安德蕾雅硬拉过去,迷迷糊糊的出牌,迷迷糊糊的赢或者输。
  还有运气流,比如理查兹。
  李悠凑过去看了一眼,他手里就没拿过小牌,出手就是大鬼的那种。
  理查兹也在算计,他在算怎么样才能不赢的太快。
  没过多久,他们就无师自通地发明了“进贡”这个奖惩措施,并进一步包括了赌钱、画王八以及吃海屎等……惨无人道的赌博方式。
  李悠看德洛克脸更绿了,从刚才输到现在,怕是那一盆海屎都是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