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七十九章 壁画

第七十九章 壁画


  越远离岸边,就越危险,这句话放在星辰海中真是再恰当不过了。
  跟了珍没一会儿,李悠就有点哆嗦了。
  一只眼睛比他整个身体还大的鱼类,只是无意识的扫了他一眼后就游了过去,一嘴细密的牙齿,绝对不是吃素的主。
  从这只鱼开始,鱼的种类越来越丰富。
  脑袋特别大的鱼,长着两条长须的鱼,长得像鲨鱼的鱼,还有时不时有过的小群杜杜鱼等,稀奇古怪,各种各样,体型越来越大,样子也越来越危险。
  李悠觉得自己可能会有深海恐惧症这种东西了,周围都是黑漆漆的,在他能看到的范围中,不时会闯进来一些鱼类,甚至只是它的一部分躯体,李悠都后悔追过来了。
  好在这一段路虽然提心吊胆,但还是有惊无险的到达了珍消失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珊瑚群,一些贝类和小鱼栖息在这里。
  珊瑚群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在这片黑暗的海域里格外醒目。
  气味锁定追踪到珍潜入了其中一个珊瑚形成的洞里,李悠没有跟进去,他不知道里面有多大,真要是和珍撞上了,会比较尴尬。
  这里的海压不算太大,相比周围黑漆漆的环境明亮许多。
  李悠恢复了原形,待在一片珊瑚群中,顺便吞了一条小鱼保持精神的状态,等珍出来。
  主要是,李悠不认识回去的路了,他在海里可没有方向感可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悠都已经连吃了三条小鱼,获得了一个快速游动的主动技能,珍这才从那个洞里出来。
  李悠将已经吞了一半的小鱼吐了出来,准备离开。
  珍的手中多了一个黑色的圆球,看上去就如同水晶的质地。
  珍回头看了眼洞口,将水晶球放在一旁的珊瑚上,在旁边搬起一小块珊瑚岩准备把洞口堵住。
  “忍不住回来了?”一个沙哑冷漠的声音响起。
  珍手中的珊瑚岩落下,她微微颤抖着回过身去,看着上方出现的鱼人。
  李悠也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鱼人,第一感觉就是壮实。
  比他在金麦岛上遇到的那些鱼人高了两三头,体型也壮了一倍,足足十二块腹肌。
  鱼人没注意到混在珊瑚群中的李悠,如同蛇般的竖瞳盯着珍:“把那个东西给我。”
  珍迅速抓起地上的黑色圆球,转身就要逃离。
  鱼人咧嘴,露出一嘴的尖牙。
  他晃动了一下身子,如同炮弹一般冲出,转眼就到了珍的面前,也没有任何动作,单是激荡的洋流就把珍推回原地。
  “你想在我面前逃跑?愚蠢的行径。”他看了一眼珍怀抱着的黑球,“你拿这个假的东西干什么?以为我会上当吗?”
  珍借着洋流的冲击后退,一种隐秘的波动散开,听到的鱼类迅速向这里游来,然后向着对面的鱼人疯狂进攻,就连李悠周围那些无害的小鱼都疯了似的冲了上去。
  “没用的,这里的鱼怎么可能伤害得了我?”鱼人挥拳,面前那比他大数倍的利齿怪鱼被挥拳带起的洋流击穿,留下一个贯穿的大洞。
  “没用的,没用的,没用的!”鱼人闻到血腥味后,兴奋起来,挥拳的速度越来越快,当他停止挥拳后,周围只剩下各种鱼类身体的碎块。
  深吸了一口带着血腥味的海水,鱼人的眼睛都有些微红,他看着倚靠在在珊瑚上发抖的珍,声音沙哑:“我说了,把那东西给我,我不想伤害你。”
  珍不敢动,李悠也不敢动。
  珍倚靠的这个珊瑚石后面就是李悠,李悠在鱼人出现的时候给了个侦察,又是因为等级过高获得不了完整信息,只知道对面这货,是传说级的,而且这里属于鱼人主场,战力估计还要高一些,看那力道,挨上一拳他就直接GG。
  看到珍没有反应,鱼人缓缓靠近,声音越发低沉:“别逼我……”
  一声悠长的鸣叫响起,巨大的吸力将鱼人向后扯。
  珍将手中的黑色圆球扔出,向着珊瑚洞里游去。
  听到这声鸣叫,鱼人原本狰狞的面容舒展开来,居然露出了笑意。
  他挥手拍碎了黑色的圆球,回身看着远处的巨大黑影,狂笑道:“真是太棒了,又一只吞渊鱼!我的好女儿!这可真是最美妙的礼物!”
  他不仅没有反抗那股吸力,反而顺着吸力向着那黑影冲了过去。
  李悠身前的珊瑚岩已经折断,周围的珊瑚在巨大的吸力下无法保持原本的样子,李悠也被吸力拉扯得分外难受。
  看到珍的举动,李悠也顾不上暴露了,使用快速游动,在快要抵抗不住吸力的时候,钻进了珊瑚洞中。
  珊瑚洞一直向下,李悠游了一段时间后,通道又开始向上,然后又一直向前,当李悠游到尽头后,浮出了水面。
  上面没有海水,是一个干燥的洞窟,周围有些探出的发光晶体照明。
  李悠爬上岸,没在周围找到珍,地上的湿脚印指明了方向。
  小心翼翼沿着脚印向里走,等到脚印消失时,已经可以看到不远处的通道了。
  不同于这里的圆形的不规则的岩石通道,前方的通道是方形的样子,四周平整,每隔不远都有类似于壁灯的东西照明。
  李悠并没有看到珍身影,也没看出什么危险,走进了通道中。
  等进来才发现,两边平整的墙壁上用颜料描绘了图案,似乎是在讲述什么。
  李悠看着图像,一点点向里走。
  从一开始,是一座小岛,上面满是树木周围是海,天空中还画了些鸟类,画风写实,看上去非常清晰。
  再往后几幅也差不多都是这样,直到其中一幅上,一个从天而降的火球击沉了这座岛,浓烟滚滚的画面,整座岛消失不见。
  再往后几幅,都只有海面,没有岛屿。
  李悠继续向前,岛屿又突兀出现了。
  李悠回头看了眼后面描绘海面的壁画,再看这幅岛屿又突然出现的壁画。
  画师偷懒了吧?岛屿怎么出来的?
  可惜没人给他解惑,李悠只能接着往前走。
  新出现的岛屿上没有了树木,岛上也没了高山,只有光秃秃一个崎岖的山地。
  再往后,上面出现了一些田地,画上也终于有了季节的描述,有了四季景色,金色的麦田和白雪皑皑成了最大的变化。
  再往后,麦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整的地面,城墙筑起,各种建筑建设起来,原本荒芜的岛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岛上城市。
  关于金麦岛的故事吗……但是金麦岛之前的变故画师是怎么得知的……
  李悠一直走到壁画结束,但通道还没有走完。
  最后一幅画上,金麦城中火焰四起,黑烟腾空。
  李悠伸手拍在壁画上,抬起手时,手上满是颜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