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八十一章 交战

第八十一章 交战


  李悠看着远处昏厥的竹竿骑士,有种直接宰了他的冲动,看了看走过去查看他情况的白袍人,放弃了这个想法。
  和珍摆了摆手,准备离开。
  尖锐的破空声从身后响起,这次李悠没有硬接,拉着珍闪身躲到一旁。
  一根金光长矛钉在地上。
  和竹竿骑士扔出的金光长矛不同,这杆长矛已经实质化,钉在地上,在地上扎出一个洞。
  李悠这才回头,看着从门里出来的牧师打扮的老者。
  这个世界的牧师,在低级的时候都是一身黑袍白边,意味刚开始清洗自身的罪孽,再高级,白袍黑边,意味清洗自身到极高的程度,再往上就是白袍红边,就是主教之类的级别了,最高级,白袍金边,就是教皇。
  眼前这位,是白袍红边的。
  “我还真不知道有主教级别的,喜欢偷袭别人。”李悠冷笑道。
  “对于邪恶,不需要仁慈。”老者一脸平静,“只需审判。”
  “那我想知道,我怎么邪恶了?”
  “伤害神职人员,就是邪恶。”
  “好说法。”李悠拍手,“有气势。”
  老者没有理会李悠的嘲讽,身上金光涌动。
  “维因主教!他们不是……”
  “住口迪妮莎!”老者厉声道,“你的行为不符合神职人员的信条,你怎么能看着邪恶伤害自己的同伴?!”
  白袍人沉默。
  “之后你的渎职会有对你惩罚。”老者身后金光长矛凝聚完毕,“我先……”
  “我说你不是装逼装习惯了?敌人在前,我会傻的让你技能读条完毕再打你?这又不是回合制。”
  李悠伸长的手臂掐着老者的脖子,将他狠狠掼在地上。
  牧师的职责就是传教和治愈,攻击神术他们也会不少,但很少会有他们需要搏杀的时候,基本都没有什么战斗经验。
  眼前这位,养尊处优的,战斗经验就更差了。
  被李悠跑到身后都没察觉,这一摔之下头晕眼花,连凝聚出来的金光长矛都消失了。
  “什么人!”
  “放开主教大人!”
  从门后面跑出十数名圣骑士,将李悠包围。
  “突然就来这么多人,还真是重要人物……”
  李悠手中的老者清醒了一些,看到自己被如此屈辱的按在地上,惊怒不已,他怒吼道:“放开我!你这肮脏的异端!”
  回应他的,是干脆的一巴掌,狠狠切在他的后颈,直接打晕了他。
  “果然一回生两回熟。”李悠甩了甩手掌。
  看到李悠的举动,周围的圣骑士挥剑冲了上来。
  本来李悠不想起冲突,也不想暴露自己,但他现在这副样子实在不好群战,在圣骑士们惊骇的目光中,他将身体手脚拉长,变成了一个细条人形。
  “异端!”距离最近的圣骑士挥剑砍下,沉重的大剑发出沉闷的风声。
  李悠迈步到了他的近前,右手抓住剑柄,左手狠狠拍在圣骑士的胸甲上。
  砰!
  圣骑士被迫松开大剑,拍倒在地上。
  李悠拿着大剑试着挥了几下,而后双手握剑,以打高尔夫的架势上挑砍在了另一名圣骑士砍下的大剑上。
  锵!
  那名圣骑士手中的大剑脱手飞出,李悠手中的大剑一转,剑身拍在他的胸口上,将他拍了出去。
  虽然这些圣骑士和李悠一样都是百战级,但百战级也是有高低的,再加上李悠有强横蛮力的加持,都不用技能就能完虐他们。
  直接抬腿踹在一名圣骑士的胸口上,看着他倒飞而出。
  之前倒地的那些圣骑士也爬了起来,又要再次冲上来。
  李悠准备待会儿把他们都捆起来算了。
  这时候,白袍人说话了:“你们后退。”
  “冕下!”一名圣骑士叫道。
  “后退!”
  圣骑士们退后,但面有不甘。
  白袍人拔出腰间的长剑,走到李悠面前。
  “你也要动手了啊……”李悠轻叹,挥了下大剑,“来吧。”
  白袍人行了个执剑礼,而后长剑挥出,直奔李悠的胸口。
  “疾风剑啊。”
  李悠对于这个剑招异常熟悉,都看了乔迪他们练好久了,有些玩闹的心思,一招斜劈砍出,正是凯尔文的“改良”疾风剑。
  对于被李悠叫出剑术名称,白袍人并没有反应,依旧使用着疾风剑。
  李悠从一开始的玩闹,变得严肃起来。
  和乔迪演示疾风剑时的华丽不同,白袍人的疾风剑更快也更具威力,李悠不得已开了一部分加速才能跟上她的速度,但随着几剑过后,白袍人的剑速又提高了。
  李悠放弃了装成一名剑术高手的打算,在挡开白袍人的一剑后,大剑回抡,快速挥击开启,以比白袍人出剑速度更快的速度砍向白袍人的上身。
  围观的圣骑士们面色紧张,随时准备冲上去。
  然而李悠这一剑砍在了空气中,白袍人晃了一下身子,人已经到了李悠近前,手中长剑前刺,直奔李悠头部。
  李悠暗自叫苦,不得已,开了狂化。
  原本迅疾的剑招在他眼中变慢,李悠一根转身到了白袍人身边,一掌拍在了他的身上。
  这一巴掌可没留情,直接把他当空拍到了旁边。
  “冕下!”几名圣骑士疾呼,连昏在地上的主教都不管了,全都围在了白袍人身边。
  白袍人颤抖着,拄剑站起,一阵轻咳。
  圣骑士们只以为他受了轻伤,李悠则嗅到了一些血腥味。
  没等白袍人开口,李悠先说道:“我现在,可以走了吧?”
  白袍人站直身子,点头。
  “既然我打赢了你们,我从这里走也可以吧?”李悠指了指那处小门,“反正你们不答应也打不过我。”
  几乎所有圣骑士都是一脸愤怒的模样。
  “那我就过去了。”李悠挥手示意珍跟上,拿着大剑,迈步就向小门里走去。
  对于内城的那些圣骑士和那些牧师,李悠根本不在乎,实在不行,冥界代行者的能力可不是吃素的,他主要烦的是,这些家伙背后的势力——洛伦教国。
  都不用他们表明身份,能有这么多制式装备的圣骑士,除了洛伦教国外不可能有别人。
  作为五大国之一,商队之后肯定会和他们有交集,结果现在就招惹上了,以后估计是个大麻烦。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李悠叹气。
  实在不行,他就离开商队,事情都推在他身上就行,有这么个推脱,那些国家也不敢轻易对阿德拉他们施压,阿德拉他们可不是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