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八十三章 巨嘴

第八十三章 巨嘴


  当他们迈进石室的瞬间,数十只怪鸟从石壁中冲出,在顶部盘旋着。
  在他们走到石室中央时,盘旋的怪鸟向下俯冲,向他们攻来。
  这时,白袍人带着几名圣骑士来到了门口,正看到天上怪鸟向下冲来。
  “神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一名圣骑士不由叫道。
  “我们……放出来的恶魔吗。”另一名圣骑士喃喃自语。
  “你们先退出去!”
  白袍人暗自咬牙,不顾伤势,向着李悠他们冲去。
  “他冲我们过来了!”安德蕾雅注意到白袍人的举动。
  “他似乎想来帮助我们?”诺斯说道。
  “总有傻子。”李悠将剑尖点地,仰头看着怪鸟的同时,看着身形有些不稳的白袍人。
  本来他那一掌打那么狠,就是为了之后白袍人重伤行动不便,再有什么情况,他没法行动就有了借口。但没想到伤成这样了,他还来蹚浑水。
  他的战斗力是超凡级,但是人类的身躯受了李悠一巴掌后,实力勉强也就能维持百战级。
  “诺斯!安德蕾雅!你们去接他!”李悠注意到天上的怪鸟又多了不少,而且有一些向着白袍人冲去。
  “奇怪的人类。”阿德拉笑了一声。
  “是挺奇怪的。”李悠身体后仰,长剑向上空挑去。
  剑刃和一只垂直冲下的怪鸟大嘴撞上,刚换来的好剑,就磕出了一个口子。
  怪鸟身形一顿,然后被反削回来的大剑劈在头上。
  然而势大力沉的一剑并没有对怪鸟造成任何伤口,怪鸟跌落在地后,就消失不见了。
  “我感觉这些东西不像是活的。”李悠再次砍飞两只怪鸟。
  明明在感知中,这些鸟类都是有灵魂的,但只要被砍到,灵魂就会完全消失不见,而原本极其沉重的怪鸟就变得轻飘飘的了。
  阿德拉伸手,一道黑光冲天束缚住一只怪鸟的脖子,将它拉了下来。
  但这怪鸟拉到阿德拉眼前的时候,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
  阿德拉连续试了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
  安德蕾雅和诺斯将白袍人拉了过来。
  安德蕾雅和诺斯都是超凡战力,尤其诺斯体内遗留的属于神明的力量,可以让它轻松定住怪鸟。
  等白袍人过来了,李悠挑飞又一只怪鸟,转向螺旋楼梯的位置,说道:“走,我们先出去。”
  白袍人喘息,问道:“出去?”
  “对,出去后你去找救兵救他们回去。”
  “不行,我不能抛弃他们,这里不安全。”白袍人拒绝。
  “不是抛弃,之后你……这么说吧,你现在愿意回去你就回去,我看就你们自己怎么冲过来,我们上去后可不会帮你们报信。”
  白袍人无话可说。
  “就这样吧,我们走。”李悠向螺旋楼梯跑去,安德蕾雅拉着白袍人,其他人跟上。
  怪鸟显然不愿意放过他们,数量随着时间激增,扑击的越来越疯狂。
  李悠从一开始不时挑飞一只,到现在开始疯狂挥剑,几乎每一剑都能砍到一两只。
  好在还有阿德拉这个撼世级的帮手,虽然麻烦,但也没出危险。
  珍跟在阿德拉身后,有些气喘。
  李悠已经到了门口,回过身来喊道:“快点!”
  抬剑挑飞一只怪鸟,准备掩护他们出去。
  阿德拉站在另一边,抬手间打飞一片。
  珍跑到阿德拉身边,没有出去。
  “走啊!”阿德拉喊道。
  珍摇头,抬头看向天空的怪鸟群:“我不能走,我走了它们就会从这里出去。”
  “还真是封印?”李悠说道。
  “不是封印,它们都是我画出来的。”
  李悠:“啊?”
  安德蕾雅拉着白袍人已经到了门前,问道:“怎么不走了?”
  “你们先出去。”李悠说道。
  “嗯。”安德蕾雅拉着白袍人出门。
  诺斯也紧跟着跑了出去,那些怪鸟不仅长了个斧子嘴,对砍树也有兴趣,诺斯受到的关注是最多的。
  “那我们怎么办?总不能耗在这里吧?”李悠问道。
  珍将手中的黑色水晶球放在地上,说道:“我必须进去找它。”
  “谁?”
  珍还没说话,李悠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反射性的探手抓住珍和阿德拉,猛地向外扔去。
  一只如同鳄鱼般的大嘴从地下探出,将李悠、水晶球和天上众多怪鸟笼罩其中,而后狠狠闭合。
  阿德拉周身黑气翻涌,黑色气流将石室包裹,两只巨大手臂探出,抓住了巨嘴,用力掰开。
  然而就当巨嘴要被掰开时,巨嘴突兀消失,天上的怪鸟也一并消失不见。
  “那到底是什么?!”阿德拉转身看着珍。
  “他们都是被一支笔画出来,但是刚才那个我没见过。”珍一脸惊骇。
  “你不是说那怪鸟是你画的吗?”阿德拉问道。
  “我只画了一只普通的海鸟,但是那支笔改变鸟的样子,变成了这样。”
  “你是这些都是那支笔做的?”
  “只有它能控制这里。”
  “带我去找它。”
  “只有那个用水晶球可以下去。”珍面色焦急,“当水晶球离开这里一个小时后,水晶球会自动消失,然后这里会生成新的水晶球,带着水晶球就可以去找它,但现在……”
  “那我们就等。”阿德拉迈步踏入石室,这一次没有任何怪鸟出现。
  这时,白袍人叫道:“他们不见了!”
  阿德拉猛然回头,就发现安德蕾雅和诺斯都不见了踪影。
  “他们呢?!”
  “刚才他还抓着我的手,突然就不见了。”
  阿德拉咬了下牙,这里没法通过黑暗潜行下去,只能等那个水晶球能不能再出现了。
  千万别出事。阿德拉默念。
  ……
  乔迪伸了个懒腰,伸手将自己的金发向上撩了撩,搓了搓自己的脸。
  已经七局了,他已经连输了七局了。
  放下双手,看着对面一直保持淡淡微笑的理查兹,乔迪有种无力感。
  任他百般计算,却无能为力。
  从一开始到现在,大小王就没拿到过,甚至连三都只拿过几次,理查兹一出牌就是三张或者四张,只要一张没法管,后面就不用出牌了。
  但没办法,不用理查兹让自己是他提出来的,他只能感叹,居然会有如此被幸运之神眷顾的人。
  “我去休息一下,待会儿继续。”乔迪站起身来。
  老师教导过他,绝对不能认输,无论多大的困境,都有解决的可能。
  乔迪想到了赌场里出千的办法。
  理查兹点头,笑容依旧。
  乔迪吐了一口气,走向船头,准备想想如何出千,顺便看下凯尔文练的怎么样了。
  但当他走到船头时,却没有看到那个如同癫痫一般挥剑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