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八十四章 石碑

第八十四章 石碑


  李悠都已经准备对抗即将到来的挤压时,周围的环境大变,他已经身处一处石室中了。
  同样的大小,同样前后两个小门,就如同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一般。
  但这处石室的六面墙壁可不是什么都没有。
  脚下地面刻着复杂的纹路,周围四面墙刻满了浮雕,头顶上墙壁,画了一幅画。
  浮雕上刻画的多是些人物,似乎是一场恢弘的战争,两军对垒,四面墙上浮雕以两个小门为分割,正前方有小门的墙壁上就是两军交战战场的浮雕,左右两面都是两军的描述。
  另一边的小门挺有意思,处于那两面墙壁浮雕上似乎是最高统帅的人,一左一右坐在小门旁边,小门似乎就是一张长桌,上面有些东西,应该是吃的,两人的动作似乎在讨论什么。
  头上的画相比恢弘的浮雕,简直幼稚到了极点,正中间一个巨大的金色圆球,看周围弯弯曲曲的线,画的应该是一轮太阳。
  在太阳周围,一群小人手拉着手围绕着太阳,似乎在跳舞,有种篝火晚会的感觉。
  小人身上的衣服都是直线描绘的,如同铁片般,连小人的脸和手臂都是方块,这水平李悠觉得和自己小时候的涂鸦有的一拼。
  如果方向感没错,正对面那个两军交战浮雕对应着螺旋向上的楼梯,但是看过去那边是一条通向前方的路,至于后面这个,门关上了,李悠过去推了推,又向着各个方向推了下,不能移动丝毫。
  李悠从物品栏中拿出水晶球,水晶球没有任何变化。
  将水晶球再次收回,李悠也没在这里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索性从那开了的小门出走了出去。
  正前方一条笔直的通道,漆黑无比,但李悠却能看清通道里的一切。
  李悠回头,通过小门向石室里看,漆黑无比,什么都看不见了。
  “让人不舒服的地方。”
  李悠的大剑在到了这里后就已经不见了,手里什么都没有的李悠有点缺乏安全感,干脆吐出几段丝线将它们拧在一起,硬化后拿在手里,至少心里踏实了一点。
  走了不久,前方出现三条岔路,每个岔路前都有牌子。
  李悠凑近挨个看了看,一种他根本不认识的文字,但他却能明白上面的意思。
  李悠有种感觉,这不是系统带来的,而是这种文字本身就有让任何人知晓意思的能力。
  最左边的牌子,向右,中间的牌子,向右,最右边的牌子,向左。
  李悠:“……”
  然而看了半天,没有任何提示,三个牌子也没有任何变化,李悠直接走了中间。
  一直走到头,又一个小门出现。
  李悠伸手试了试,小门向旁边滑去。
  刚开门,一道亮光就照了进来,喊杀声,惨叫声四起。
  李悠冲出门去,发现自己站在一座高山的悬崖上,在远处,两个巨大方阵撞在一起,并缓缓向中间推进,它们接触的地方,无数人拼死搏杀,要么杀了别人,要么被别人杀死。
  战斗应该已经持续了很久,两大方阵中间无数死尸,李悠站在这里都能闻到血腥味。
  “这是哪里啊?”李悠在周围看了看,前方就是两军交战的平原,他这地方虽然能看到两军交战,但其实离那里很远。
  身后是个山洞,没找到自己冲出来的小门。
  李悠凑到悬崖边向下看去,然后退回。
  实在太高,跳下去就是死。
  “这是什么鬼地方?”李悠扔了手里的丝线棍,开始找下去的路。
  找了半天,下去的路没找到,倒是找到了一把熟悉的剑,加仑的佩剑。
  “卧槽!”
  李悠冲过去抓起大剑,举目四望,却没见到凯尔文的影子。
  大剑上还绑着盾牌,布条上还残留凯尔文的汗味,但就连气味锁定都没能在附近找到相同的味道。
  李悠将大剑和盾牌收进物品栏,准备摸索下山。
  这里也没有能藏人的地方,就算凯尔文也来到了这里,也至少是在山下,而如果在山下……李悠咬牙,怎么着也要看到尸体再说。
  攀岩,对于现在的李悠来说,简单无比,强横蛮力加上百战级的身体素质让他一点疲倦的感觉都没有。
  等落到山腰处的平台上时,李悠停留了一会儿,看着平台上一面雕琢出石碑,上面刻着“最伟大的英雄安眠于此”。
  “最伟大的英雄?”李悠围着石碑周围看了看,没发现像是坟墓之类埋葬遗体的地方。
  周围也没其他的东西,李悠最后站在石碑前,礼节性的行了个礼,准备继续下山。
  咔!
  李悠回身,一个钩子挂在了平台的边缘处,然后钩子被拉了几下,确认结实后,似乎有人爬了上来。
  李悠周围看了看,将身体变回小型人体,躲在了石碑后面。
  应该是有人爬上来了,李悠听到粗重的喘息声,然后有脚步声靠近石碑。
  砰!
  重物落地的声音,一个沙哑还在喘息的声音响起:“老朋友,我又来看你了。”
  紧接着翻动东西的声音,李悠闻到了酒味。
  “咕咚咕咚……哈!”那人喘息平复了些,笑道,“老朋友,这可是好酒,我花了一百金币才买来的,还有这个……”
  说完,伸手从旁边的袋子里拿出一些东西,有烤鸡、肉干、面饼等,就这么在平台上吃了起来。
  等到东西吃完了,酒,也喝完了,那人放下酒桶,舒了一口气:“每次,还是来到你这里吃的痛快。”
  李悠:“……”
  “老朋友啊。”那人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遥指远处的战场,“你也看到那里了吧,我们的学生,我们的战争还在延续着,他们还年轻,还能再打上很久,但是我啊,老了,连爬个山都爬不动了,我感觉……”
  他摇摇晃晃走到石碑前伸手抱了下石碑:“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了。”
  他的下巴拄在石碑上,叹了一口气,似乎还想说什么,酒气翻涌,他一张嘴,就吐了出来。
  李悠也顾不得会不会暴露了,赶紧从石碑后面跑出来,看着那老头抱着石碑没完没了的吐。
  你们其实是仇人吧?在人碑前吃喝完还吐,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