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八十九章 金币

第八十九章 金币


  李悠不由庆幸自己不是人类,至少这样疯狂转圈不会眩晕。
  当他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没有向上的楼梯了。
  “这什么意思?”李悠指着前方,“在这里?”
  李悠身处塔的顶端,墙壁在他下方结束,一圈窄窄的过道贴着塔壁修建,从李悠踏上通道开始,就可以说他已经从塔里出来了。
  寒风呼啸,李悠小心控制自己,防止自己被吹飞。
  “再往上。”珠子从中间的圆形空缺飞出,“但是你可想好了,只要上去,我就没力量送你出去了。”
  “想好了。”李悠点头。
  “那好吧。”珠子颤动着,墨绿色的光芒散发出来,“我把我的力量给你,之后看你自己的了,祝你好运。”
  “嗯,祝我好运。”
  砰!
  珠子破碎,墨绿色的光芒包裹了李悠。
  “获得深渊之主的力量。”
  “战斗力提升为史诗级。”
  “获得不朽之躯(被动技能)。”
  “获得法则扭曲(主动技能)。”
  “获得……”
  一连串的提示音过后,李悠周身燃烧着绿色的火焰,原本长条形人体变换,变成了骷髅的模样,因为冥界代行者还存在的关系,李悠的眼眶中,两团火焰跳动,但这火焰已经变成了墨绿色。
  闻着周身的硫磺味,李悠俯身,而后向上方跳起。
  咚!
  李悠撞击在一道看不见的墙壁上,以他撞击的地方为中心,一道道波纹散开。
  “就是这里了……”
  李悠悬浮在空中,手掌伸出,一点点插进,然后用力,将阻隔一点点撕开。
  当黑色的缺口可以容纳他通过时,李悠迅速冲了进去,缺口在他进入后,迅速愈合。
  ……
  “几万年了,你们就这样?”巴休克悠闲地坐在熔岩构成的王座上,小指掏着自己的耳朵。
  在他周围,无数熔岩构成的恶魔奋不顾身的发起冲锋。
  对面也有各种怪物,有之前的怪鸟,雪怪等等,但是在恶魔的冲锋下节节败退。
  在那些怪物后面,一支画笔和一个黑色的水晶球焦急的交流着。
  巴休克不在乎他们说什么,吹了吹小拇指。
  当最后一只怪物被熔岩恶魔撕碎后,所有恶魔仰头看着空中的画笔和水晶球,咆哮着,化为熔浆消失。
  “我还以为能有不一样的东西。”巴休克从王座上站起,“你们两个以为凭借这些东西就能阻拦我?”
  画笔摇动着,重新化作光团:“我们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这样就够了。”
  水晶球落下,掉在熔浆上,被熔浆吞噬融化。
  “原来他不在这里。”巴休克咂嘴,“那我的确要称赞一下你了,凭借自己坚持这么长时间,不错啊。”
  光团沉默。
  “行了,打完了,我也要走了。”巴休克伸了个懒腰。
  “走?你去哪?”
  巴休克猛的转身,远处,一名黑袍人踩着熔浆一步步走来。
  “好啊,干的好极了。”巴休克突然捂着肚子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我还说你们这几万年来做什么呢。”
  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原本少年的模样变成了老年,面无表情:“你们真是厉害极了。”
  黑袍人没有笑,他被巴休克这一笑有些恼火。
  光团说道:“巴休克,如果你回去,我们……”
  “回去?”老年巴休克语气缓慢,“我觉得没必要留着你们了。”
  “你在说什么呢,老家伙?”黑袍人声音尖锐,“你以为你能比我强?”
  黑袍人刚说完,整个人就被拍进了熔岩中。
  巴休克依旧站在原地,冷哼道:“看来,我可以先缇娜一步,解决掉这个麻烦了。”
  ……
  遍地都是金色,无论花草,树木,土壤,河流,就连远处的高山和天空的太阳、云朵,全都是金色的。
  李悠俯身摸了摸地上的金色小草,的确是植物的触感。
  在李悠周身的火焰烧灼下,周围不少植物都融化成金色液体,然后凝固成各种形状的金块。
  “哦!我的天!巴休克!你个混蛋!”
  一个声音从远处迅速接近,李悠向旁边一躲,一道金光擦身而过,落在地面上。
  那是一枚金币,从没见过的花纹样式,竖立在地上滚来滚去,还不时弹跳几下。
  明明只是一枚金币,居然给了李悠一种胖乎乎的感觉。
  “巴休克!”金币转过来,正面是一只金色的圆眼,当它看到李悠的样子后,金币猛然向后滚了一段距离,“你不是巴休克!你是谁?!”
  “我?你猜啊。”
  金币的金色眼睛瞪得滚圆:“不对啊,史莱姆……你也不是他,这……”
  趁金币还在犹豫的功夫,李悠瞬间就到了金币身边,伸手就去抓它。
  “你干什么?!”金币大叫着,向上蹿起。
  周围空间都在扭曲,将金币困在其中,李悠一把就抓住了金币。
  “我想和你问点事情。”
  “哪有你这样问的?!”金币挣扎着,可惜挣扎不动。
  “怕你跑了,以及不说实话。”李悠眼眶中的火焰跳动着。
  “你要问什么?!你问!”金币放弃了挣扎。
  “我的一个朋友,灵魂缺失,我想找她的灵魂。”
  “灵魂缺失?”金币的眼睛眯起,“灵魂缺失就去找她的灵魂啊,你找我,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啊。”
  “巴休克告诉我在这里。”
  “放屁!巴休克那混蛋的话能信吗?”金币眼睛瞪圆,“那混蛋就捣乱行!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你朋友的灵魂,这里只有神……”
  金币眨巴了一下眼睛,颤抖起来:“你朋友男的女的?”
  “女的。”
  “种族?”
  “精灵。”
  金币声音颤抖:“我能……看一下吗?”
  李悠犹豫了一会儿,收敛手臂上的火焰,将安德蕾雅放出。
  “这……”金币颤动着,眼睛闭合,一滴金色液体从眼角流出滴在地上。
  李悠收起安德蕾雅:“怎么了?”
  “……你放开我吧,我带你去。”
  “我还是觉得抓着你比较安全。”
  “随你吧。”金币睁开眼睛,一道金光延伸至远处,“跟着金光,你就能找到你想要的。”
  李悠感应了一下,瞬息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