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九十一章 生命女神的身躯

第九十一章 生命女神的身躯


  “来啊,继续啊。”李悠连大剑都收回了物品栏,赤手空拳。
  金币默然不语。
  它的身边,就剩下寥寥几个造物,剩下的都消失了。
  本来刚开始的时候,它们完全压着李悠打,甚至连李悠的身躯都被撕裂了几次,但打着打着,金币就发现,周围的造物越来越少,仔细一数才发现,造物少了一半。
  这才发现很多和李悠接触的造物都会消失,不得已开始远程攻击。
  但那时候李悠就已经不再掩饰了,挨个追过去,直到现在就剩下几个,对他没有什么威胁为止。
  李悠一开始是做好了死战的准备了,打着打着想起了物品栏,就开始将这些东西挨个收了进去。
  造物不比神明,而且它们都已经“死”了,进了物品栏就安静了下来。
  “不打了?”李悠回身,“那就别来捣乱。”
  金币急了:“你难道就不明白你的朋友和生命女神的关系?”
  “知道,不管是转世或者就是本尊,与我何干?”
  金币之后的话说不出来了。
  “我是来救我朋友的,不是来救神明的,我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千里送朋友?”
  “你难道不觉得复活生命女神更重要吗?!”
  “不觉得。”李悠伸出手,指向生命女神的额头,“我不知道你或者你们什么打算,无论是拯救世界还是什么的,当初那么多神明都在的时候都失败了,我不觉得一个生命女神就能如何。”
  金币看言语也没有用,眼睛瞪圆,神明的水晶棺发出咔哒的响声,机关打开,一个个水晶棺盖滑开。
  李悠没法阻止,也不知道神明遗物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威力,只能抓紧时间去引导那一丝灵魂。
  但他还没开始,就看到生命女神睁开了眼睛。
  李悠一惊,生命女神的眼睛正看着他,没有丝毫表情。
  “泰贝莎大人?!”金币惊呼,没再控制神明们的水晶棺。
  “但愿没问题吧……”李悠直接伸手抓向生命女神,准备将她一起收进物品栏。
  “哎呀,真是令我感动。”生命女神的眼睛弯成了月牙,一脸贼笑。
  李悠:“……”
  金币:“……”
  李悠伸出的手抓向棺盖,向回拉。
  “诶诶诶!别关啊!”生命女神或者说安德蕾雅慌忙伸手去挡。
  李悠松开手,看着安德蕾雅从水晶棺里坐起爬出,伸了个懒腰。
  不得不说,生命女神的身材比安德蕾雅差点。
  “睡了个好觉。”安德蕾雅搓了搓脸,“水晶棺比我的床还舒服。”
  “要不你接着回去躺着去。”
  “我倒想接着睡呢。”安德蕾雅笑嘻嘻的,“这不是白马王子来接我了吗?”
  李悠双手伸出,摆手:“保持距离。”
  安德蕾雅保持贼笑。
  “你怎么可能控制泰贝莎大人的身躯?!”金币怒道,“别用泰贝莎大人的身体做出那副模样!”
  “这点我意见和你相同。”李悠插话道。
  安德蕾雅原地转了个圈:“醒过来就能控制了,不仅如此……”
  安德蕾雅打了个响指,金制地面破裂,两根粗壮的藤蔓长出,上面更细一些的藤蔓伸长,相互缠绕,形成了一个藤蔓秋千。
  安德蕾雅坐在上面,笑眯眯的取下藤蔓上新长出来的白花,里面盛满了清香的汁液。
  “你能用神力?”李悠问道。
  “当然。”安德蕾雅得意洋洋,晃着小腿,“我现在可是很厉害的!我再也不怕萝蕾芙了!”
  “这点出息。”
  “嘿嘿。”安德蕾雅眯缝着眼睛,美滋滋地喝了一口汁液。
  金币沉默良久,李悠开口道:“我说,你连我都打不过,更别说拥有神明力量的她了,让我们离开如何?”
  “泰贝莎大人的神格已经没有了,身躯中只是残留了一点神力,她……”
  “这么说,你还是想打。”李悠眼眶中的火焰剧烈抖动。
  金币的眼睛眯缝着,而后猛然睁开。
  原本已经平息的神明水晶棺再次躁动起来,金光聚集在金币身上,再向外爆开,笼罩了李悠和安德蕾雅。
  ……
  “咳咳!”老年样貌的巴休克咳嗽几声,抹去了嘴角的金色血液。
  在他不远处,黑袍人扑倒在地,动弹不得。
  “还以为你们造出了一个复制品,没想到只是个劣质品。”巴休克恢复了少年模样,一脸轻蔑,“太弱了。”
  听到这话,黑袍人挣扎几下,却没能爬起来。
  光团重新变成了画笔,笔刷被烧得残缺不齐,飘在空中,默不作声。
  “这场闹剧该结束了,把他们都叫出来!”巴休克脸色阴沉,“不然等我挨个找过去,别怪我下手狠!”
  一片金光出现,又快速消失,金币、李悠和安德蕾雅控制的生命女神身躯出现。
  金币飘到画笔旁边,和画笔交流着。
  李悠看到了远处的巴休克,刚准备打招呼。
  巴休克也看到了他们,一脸惊恐:“老巫婆?!”
  李悠:?
  旁边的安德蕾雅眉毛一挑,瞬息间就跑到了巴休克身边,微笑着摸了摸巴休克的头,然后又拍了拍,还弹了下他的脑门,之后再次返回李悠身边。
  一套动作速度极快,就是几道残影,快到巴休克都没反应。
  等他反应过来时,眉毛都立起来了,怒吼道:“果然是你!”
  安德蕾雅笑眯眯的,小声对着李悠说道:“突然的冲动控制不住。”
  李悠:“……”
  看来当年的泰贝莎也不比安德蕾雅好到哪里去。
  巴休克深吸几口气,将怒火压下,皱着眉头:“你没死?”
  安德蕾雅又有些蠢蠢欲动了。
  画笔听了金币的讲述后,颤动起来。
  它在空中描绘出一个小型的魔法阵,交流起来。
  李悠将事情讲给巴休克,巴休克眯着眼睛听完,打量了笑眯眯的安德蕾雅几眼,皱眉道:“你应该把那些神明水晶棺都收起来的。”
  “怎么了?”李悠问道
  “我现在才明白,这两个家伙被耍了。”巴休克看了眼和魔法阵交流的画笔,“他们两个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同伴谋划了什么。”
  “什么意思?”
  巴休克怪笑道:“有个家伙,想做至高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