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九十三章 离开

第九十三章 离开


  等周围金光消散,李悠他们出现在一处石室中。
  “赶紧走!这里也不安全。”金币语气焦急。
  “如果爆炸波及到这里,跑不掉的。”光团出现。
  “你真冷静!”金币叫道,“你早就知道多罗会操控机甲和巴休克同归于尽是不是?!”
  “如果我早就知道我会将起源神殿转移走,而不是看着它一并被毁掉!”光团少有的怒吼道。
  金币发出粗重的喘息声,然后重重落在地上:“现在好了,什么都没了!”
  安德蕾雅和李悠在旁边坐下。
  “你们倒是悠闲。”金币转向,眼睛看着他们。
  “不是说了吗,真要是波及这里我们也跑不了。”李悠说道。
  “嘿。”金币滚到李悠面前,“你刚才不是想问怎么回事吗?我告诉你!”
  “费舍!”
  “你别管!”金币叫了一声,眼睛就一直盯着李悠,“你知道我们几万年来都在干什么吗?!”
  李悠:“沉睡?”
  安德蕾雅:“交配?”
  画笔:“……”
  李悠:“……”
  金币:“你闭嘴。”
  “哦。”
  金币怒气不休:“我们在研究神明的敌人。”
  “成果呢?”
  “没了!都没了!”金币跳了起来,“跟爆炸一起没了!”
  “爆炸?”
  “就是那个机甲!多罗那混蛋把它引爆了!”
  “你们不是只研究做东西吧?理论知识之类的你们没记住?”李悠愕然。
  “记住了又怎样。”金币落在地上,平躺地上,眼睛看着顶部,“没有那东西,记住弱点也没用。”
  “没法复制出来吗?”李悠问道。
  “那东西是用当初神明创造造物剩下的材料制成的,那些材料是最后的剩余。”画笔说道。
  李悠想起了佩吉神格影像中,那些如同大坨橡皮泥般,被随意堆放的东西,问道:“那东西很稀有?”
  “你以为那是杜杜鱼啊?哪里都有?”金币竖立起来,“那可是至高神遗留的东西,神明都不能创造之物!它们……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明白。”
  金币又躺了下去。
  “反正什么也没剩下来呗。”
  “对!就是这这样!”金币有种自暴自弃的感觉。
  李悠站起身来:“那你们在这里待着吧,我想出去,怎么走。”
  “你和巴休克有仇?”金币突然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担心巴休克?”
  “有什么可担心的,巴休克不可能出事的。”
  “你就那么确定?”金币竖起,“如果他……”
  “我怎么了?”少年样貌的巴休克出现。
  “你就这么出来了?!”金币浮空,围着巴休克绕了一圈。
  “怎么?还以为我会死在里面?”巴休克翻个白眼,走到李悠旁边。
  李悠侦察后确认是巴休克,这才放下戒备,问道:“怎么样了?”
  “那混蛋跑了。”巴休克撇嘴,看了眼金币和画笔,“我找了一下,什么都没剩下。”
  金币和画笔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沉默不语。
  “对了,那个复制品死了吗?”巴休克问道。
  “应该是跑了,我看他消失了。”李悠说道。
  “哼!”巴休克冷哼一声,斜眼看着画笔,“你们可以的啊,连大爷我都敢复制。”
  画笔没说话,金币哼了一声。
  “但我感觉这个复制品的实力比你差远了。”李悠说道。
  “那当然!”巴休克一脸骄傲。
  “脑子还不好。”
  “大爷我的智慧无人能及!”
  “比你还弱智。”
  “我……想打架吗你?!”巴休克瞪着李悠。
  “啊?不是不是。”李悠摆手,“不过你确定东西都被毁了吗?”
  “这个不好说,到处都是废墟,痕迹都没了。”巴休克斜眼看着金币,“如果起源神殿也不结实的话,应该也毁了。”
  “怎么可能?!我用了全部的力量构筑了起源神殿,其中还有神明的力量,怎么可能被毁!”金币叫道。
  “那就不知道了,谁知道你有没有偷懒。”
  “巴休克!”
  “叫大爷干嘛?想打架?!”
  没理会巴休克和金币的对骂,李悠大概理了下现在知道的情况,觉得现在搞事的人越来越多了。
  一个不知道下落的拥有邪神力量的西奥多,再加上一个可能相当至高神的水晶球多罗,还有不知去向的巴休克复制品。
  想到这里,李悠问道:“巴休克,你能感应那个复制品去哪了吗?”
  “没办法,他要是想躲我也追踪不到,这你可以问他们。”巴休克挑着下巴指着画笔,“毕竟他们做出来的。”
  “我们也感应不到,毕竟是你的复制品,我们要是弄上什么东西,他会暴走的。”画笔说道。
  “哼!”巴休克冷哼,而后传音给李悠,“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那灵魂碎片我查过,就是那家伙。”
  “那金麦岛的事情和他们也有关系?”李悠通过灵魂回道。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关系,不过这些可以以后再说。”巴休克狞笑一下,把手指弄得嘎巴响,“现在,你们是大爷我的俘虏了!”
  “巴休克!现在要紧的是……”金币叫道,不过声音有点颤抖。
  巴休克没理,照着它们两个就冲了过去。
  “难得这么精神。”李悠摇头。
  “我们怎么办?”安德蕾雅小声问道。
  “还能怎么办,回去呗,神仙打架,不是我们能管的,和阿德拉他们说一下,让他们知道就行了,涉及到当年神明们的事情,先让巴休克这家伙顶着吧。”
  “那我现在也算神明了吧?”
  “你?不算。回去让巴休克把你灵魂转回来,把生命女神身体放好。”李悠有点遗憾没把水晶棺收了起来了。
  “别啊!”安德蕾雅叫道,“这样挺不错的。”
  “不错个什么?!”李悠侧头,“你用你身体胡闹也就这样了,你还准备用生命女神的身体胡闹?”
  “什么叫胡闹!我是……”
  “安德蕾雅!史莱姆!”
  安德蕾雅原本气鼓鼓的表情变换,向着对面挥手:“你们也进来了。”
  李悠回过身子:“阿德拉,额,这是……”
  阿德拉身边,珍和白袍人被黑光托着,两人看样子都已经昏迷。
  白袍人兜帽掀开,金色的长发散开,露出一张带着几分英气的秀美面容。
  “一个奇怪的幻境,等我出来她们就这样了。”阿德拉看着握着画笔和金币狞笑的巴休克,“这是?”
  “别理他,日常发疯。”
  巴休克回头道:“人都到齐了,那咱们先回去。”
  魔法阵从巴休克脚下扩展至整个石室,所有人一起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