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九十四章 讨论和修复灵魂

第九十四章 讨论和修复灵魂


  “巴休克你个智障!”李悠艰难地从安德蕾雅身下挣扎出来。
  阿德拉第一时间带着珍和白袍人进入了黑暗中,免于落得和李悠一样的下场。
  巴休克哼了一声,向外走的时候还踩了李悠一脚。
  “我¥%#@……”
  巴休克从船舱角落离开的,传送回来的地点也在这里,狭小的空间容纳一群人,比较费劲。
  安德蕾雅站起身来,刚准备向外走。
  阿德拉从黑暗中将珍推给她,说道:“我先去把她找个地方放下。”
  “嗯。”安德蕾雅抱着珍点头,然后把珍拦腰抱起,找船舱去了。
  “巴休克,有办法把她灵魂复原吗?”李悠问道。
  “等转换的时候再看,应该不难。”巴休克颠了颠手中的金币,“不过在此之前,我想搞清楚些事情。”
  “正好,我也有想问的。”李悠说道。
  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当他们回来时,熔火等人都知道了。
  原本的小范围询问,变成了讨论大会,一群加起来可以摧毁一个国建甚至整个大陆的家伙们,挤在船舱中,盯着桌子正中的画笔和金币,以及缩在角落里的安德蕾雅。
  就连远在西大陆的精灵女皇等人都通过影像参与了讨论,从近现代一直说到远古诸神。
  当金币全都讲完,巴休克和画笔补充几次后,情况已经很明了了。
  外敌,就是当初那些打得神明都不得不逃亡的机甲们,他们还存在,而且在盯着这个世界。
  内鬼也有,包括当年对神明们下手的一部分神明还存活着,比如被西奥多带走的那位;还有水晶球多罗,很可能想利用诸神的残留神力成为至高神;而且根据金币发现的一些迹象,很可能还有一些没发现的家伙不知道在谋划什么,还要加上个不知所踪的巴休克复制品,前途一片崎岖。
  精灵女王等人对此事十分上心,开始和金币询问起来,金币也觉得现在和他们合作是个不错的选择,详细告知。
  至于其他人,该干啥干啥去了。
  金币他们的谈话持续了一天,巴休克那家伙却早就跑出来继续打牌了。
  李悠从阿德拉那里要回了自己的袍子和面具,继续看着大海发呆。
  凯尔文醒过来后,深感自己的弱小,开始更加发奋努力,但李悠总觉得凯尔文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具体是什么也说不出。
  乔迪和李悠说了凯尔文消失的事情,但不管是李悠还是巴休克,都没感觉凯尔文出现什么具体的变化,最后只能归结为受刺激了。
  安德蕾雅因为灵魂还处于生命女神体内,被强行留下参加会议。
  阿德拉没参加会议,他和珍谈了一次。
  具体谈了什么不清楚,反正之后珍继续在了船上,一切照常。
  诺斯则继续听着凯文的船长爷爷科雷多讲当年的故事,他对这个很感兴趣,这次的经历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影响。
  反倒是没参与进去的德洛克找到了李悠,有些迷惑的问战神长什么样子。
  “怀疑自己是战神?”李悠笑了一声,“你和战神长得不像。”
  “这样啊。”德洛克点头,趴在船梆上,“我还以为我和安德蕾雅一样,也和神明有关系呢。”
  “怎么这么想?”
  “我做了个梦。”德洛克叹了口气,“我梦见被小时候的安德蕾雅追着打。”
  “正常,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可我感觉那个不像是安德蕾雅。”德洛克挠头,“她还带着个小女孩一起追我。”
  “不就是带了个帮手……吗?”李悠扭过头来,“那你怎么做的?”
  德洛克回忆了一下,有些不确定:“我好像是抱头蹲下了……”
  “之后呢?”
  “之后我就醒过来了。”德洛克挠头。
  “现在,回去,继续睡。”李悠推着德洛克。
  “怎么了?”
  “等你梦到你做东西的时候告诉我,去吧。”
  “哦。”德洛克点头,但觉得李悠语气有些不对。
  “德洛克啊,我希望你是,又不希望你是……不过你要真的是战神转世之类的……哼哼!”
  李悠觉得自己的誓言似乎有了完成的可能。
  当深夜时,金币他们的讨论大会终于结束。
  安德蕾雅当先逃出船舱,却被李悠和萝蕾芙联手抓住,拉到船舱里去转移灵魂了。
  灵魂转移很顺利,修复的也很好,当安德蕾雅的灵魂在本体醒过来时,所有人(包括非人)都松了一口气。
  可惜他们刚松了一口气,安德蕾雅还没坐起来,旁边的生命女神先坐了起来。
  “这怎么回事?!”李悠叫道。
  巴休克看了看安德蕾雅的身体,又看了看生命女神,迟疑道:“建立联系了?”
  “联系?”李悠问道。
  “没错!”安德蕾雅本体坐起来,笑眯眯的,“我现在可以控制两个身体,就是感觉有点奇怪。”
  生命女神站起来,双手合在下巴处,做花状。
  金币和画笔都有点颤抖,它们受不了生命女神的身躯被这么个家伙控制着。
  “那种水晶棺你们还能做吗?”李悠问道。
  “可以。”金币说道。
  “现在来一个。”
  李悠刚说完,一口水晶棺就出现在船舱中。
  萝蕾芙立刻就明白了李悠的打算,走过去拉住生命女神的身体。
  安德蕾雅也知道,嘟嘴道:“我知道了,我自己来!”
  看着生命女神进入水晶棺躺下,再被萝蕾芙盖好棺盖,李悠将水晶棺收进一个单独的物品栏中。
  “还能感应到吗?”李悠问道。
  “不能了!”安德蕾雅气鼓鼓的坐下。
  “那就行。”
  皆大欢喜。
  “那就这样,回去休息吧。”熔火捶了捶自己的腰,转身向外走,“明天就要出航了。”
  “明天出航?”李悠问道。
  “对,明天就要全部离开金麦岛了,这里已经不安全。”奥尔丁顿说道。
  “那这里的居民怎么办?”李悠问道。
  “洛伦教国的船只已经到了,可以帮助居民们离开。”奥尔丁顿说道。
  “为了下面的石室,还是真的关心这些居民呢……”
  “好好休息吧。”奥尔丁顿拍了拍李悠的肩膀,“别想这些了。”
  “你是不用想。”阿德拉说道。
  “你想吗?”奥尔丁顿看了阿德拉一眼。
  “和我有关系吗?”
  奥尔丁顿瞥了阿德拉一眼,离开房间。
  “你什么意思!”阿德拉不干了,也走了出去。
  “有什么可想的,你又不是人类。”巴休克伸个懒腰,抓住空中的金币和画笔,“睡一觉就好了,到东大路之后,一切才刚开始呢。”
  “你抓我干什么?!”金币叫道。
  “好久没见了!聊聊!”
  “我%&*……”
  “也是,和我有什么关系。”李悠拍拍脑袋,“受白痴影响。”
  说完,也走了出去。
  “萝蕾芙,天晚了,我们也赶紧睡觉吧!”安德蕾雅看到所有人都走了,脸上生气的表情变成了讨好的神色。
  说完,迅速铺床,钻进了自己的被子里。
  萝蕾芙看了眼装着睡着打呼噜的安德蕾雅,无奈叹气,铺好自己的床后,叫了声:“别打呼噜。”
  “哦。”
  房间归于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