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九十六章 海面下的鱼人

第九十六章 海面下的鱼人


  船队静静航行着,风向正好,连划船都省了。
  如此的静谧,就连洛伦教国大船上那些原本惶恐不安的居民们大多都安静的睡去了。
  但除了他们之外,没多少人敢睡着。
  已经后半夜了,很多人水手即便有些困顿,但也要强打精神。
  星辰海上,尤其是即将靠岸的海路上,绝不会缺少危险,鱼人、海盗,都会时常出没。
  如此大规模的船队,又有洛伦教国参与,海盗基本是不敢过来的了,但是鱼人呢?
  相比其他船队战战兢兢的心理活动,西大陆商队成员们可轻松得很。
  除了少量维持商船运行的水手,负责警戒的成员,以及要调度船队的船长外,基本都在自己的房间中呼呼大睡。
  库克船长叼着烟,微眯的眼睛透过烟雾看着远处的景象。
  李悠则倚在船梆,静静听着船只破开水面的声音,发着呆。
  “睡着了吗?”
  李悠扭头,就看到一枚金币立在他旁边的甲板上。
  “怎么了?”李悠问道。
  “没感觉?”金币跳到船梆上,眼睛向海面下看去,“我们被包围了。”
  “被包围了啊。”李悠扶着船梆站起身来,“你不怕被别人发现啊?”
  “他们看不见……蠢货!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金币立在船梆上转了一圈,眼睛瞪着李悠,“我们被包围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李悠趴在船梆上,“早就发现了,从刚才开始越来越多了。”
  “那你还在这发呆?”
  “我都能发现,你以为巴休克发现不了?你以为船上这帮警戒的是摆设?”李悠又扭回身,滑坐在地上。
  “什么意思?”金币滚落甲板上。
  “都发现了,都没动静而已。”
  “你们不管那些人类吗?”
  “呦?对人类挺上心?”
  金币眯起眼睛:“那你们什么意思,看着人类去死?”
  “这个不可能,他们都是好人的。”
  “你快说!”金币瞪圆眼睛,“和巴休克一个毛病。”
  “切,白活几万年,还那么急躁。”李悠伸出一根手指,“第一,我们要是立刻示警,不管对方是否突然发动攻击,我们都麻烦,下面这些东西突然进攻,这些人死的绝对少不了,不进攻,弄得我们跟谎报一样,都不好。”
  “那你们不能悄悄通知他们吗?”
  “悄悄?你觉得这些家伙得知这个消息有几个能安分下来的?一个乱了,全玩儿完。”李悠轻笑。
  “第二呢?”
  “第二啊,我刚才发现这些东西的时候,就往洛伦教国船那边感应了一下,发现了个大佬。”
  “什么是大佬?”金币疑惑道。
  “就是很厉害的家伙,应该是魔法师,灵魂波动掩饰的很好,但灵魂力量很强大,保守估计,魔导师级别,我怀疑这是个故意设下的圈套。”
  “魔导师是什么?”
  “你们就一直闷在那个空间里没出来过?”李悠疑惑道。
  “哪有时间?”
  “反正挺厉害的,东大陆好像都没几个。”
  “可以对付水下这些东西?”
  “不就是鱼人吗,肉体力量挺强的,其他的没什么。”李悠摇头,“就算出现祭祀捣乱,还有巴休克在这呢。”
  “还有第三吗?”
  “没了。”
  “哼!你们就这么保证不会出问题?”
  “保证不了,但至少伤害会降到最低。”李悠头靠在船梆上,“生死有命喽。”
  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情了?一直这样吧……李悠发出一声哼笑,如果不是穿越过来和安德蕾雅他们相处久了,估计自己更无情吧……
  “你们交流过了?”金币还是不放心。
  “一起生活了一年,好歹有点了解。”李悠摆手,“他们不全是蠢货,至少在一些方面不蠢。”
  “哼!就我一个不懂是吧?!”金币忿忿,准备离开。
  “别走啊,难得你来,我想问个事情。”
  “没心情!”金币消失。
  “嘿。”李悠摇头,继续呆坐着等消化,
  ……
  在船队领航的船只上,一名黑袍老者端坐椅子上,眯着眼睛,看着面前悬浮的水晶球。
  水晶球上的画面不断转换,一只只狰狞的鱼人出现在上面。
  “提格导师。”有人轻轻叩响房门。
  “进来吧。”黑袍老者开口,水晶球黑暗下去,落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一名白袍人推门走了进来,向黑袍老者行礼。
  老人笑道:“怎么?还要和我行礼?”
  “您是我的导师,这是应该的。”
  “行了,坐吧。”老人笑着摆手。
  白袍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摘下兜帽,金色的长发散开,露出一张白皙的面容。
  老人看了白袍少女一眼,失笑道:“这可不像我认识的迪妮莎,你一直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导师,我适合当裁决骑士吗?”
  老人皱眉:“有人和你说什么了?!”
  白袍少女摇头。
  “和导师都不说实话了?”老人微怒。
  “导师,我……做了一个选择。”白袍少女声音微颤。
  老人没说话,静静听着。
  “我……为了……其他人,放弃了一整座……城市里的人……”白袍少女放在腿上的手抓紧白袍,身体都在微微颤抖,“我看着他们在我眼前……”
  “你做的选择?”老人打断了她的话。
  “是……的。”
  “但,现在有哪座城市因为你的选择受损了?”老人问道。
  “可我有种感觉,这件事一定会发生的,而我……”
  “所以再加上维因的斥责,你觉得自己不适合再当裁决骑士了?”老人眯着眼睛。
  “不是维因主教的事情,是我……”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比谁都了解你。”老人拍了下桌子,震得水晶球都差点掉下去,“你当裁决骑士还是我推荐的呢,谁不同意让他找我来!”
  “导师我……”
  “行了!既然你来了,我让你做个决定。”
  水晶球飘起,再次悬浮在空中,上面出现了鱼人的身影。
  “鱼人?!”迪妮莎站起身来。
  “坐下,急什么。”老人挥手。
  “是……”迪妮莎坐下,但依旧死死盯着水晶球上的画面。
  “这些呢,都是包围我们的家伙。”
  “多少?”
  “可能要十万了。”
  “十万?!”迪妮莎惊呼。
  “也不是个大数目。”老人一脸笑容,指了指自己,“导师我在这里呢。”
  “那请导师您保护那些无辜的人,他们都是跟我们一起出来的,我们不能……”迪妮莎再次站起。
  “不急,坐下。”
  迪妮莎坐下,一脸焦急。
  “你看啊,导师我呢,是为了你偷跑出来的,对付这么多鱼人,估计要使用九级魔法了,这一用了,那老家伙立刻就能发现我,你说这到时候……”
  迪妮莎站起来鞠躬道:“对不起,老师,到时候我会去和柯尼斯圣者解释,如果有惩罚,迪妮莎愿意承担。”
  “他敢!”老人瞪眼道,“他要是惩罚你我烧了他的胡子!”等老者叫完,看迪妮莎愣愣看着自己,假装咳嗽了几下,挥手,“坐下,听我说。”
  看迪妮莎坐下看着自己,老人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柯尼斯那老家伙,我是不怕的,可我也不想因为救人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但是,如果你要救他们的话,导师我可以救他们。如果那样的话,我就只能回去高塔了,之后的事情我就没办法帮你了。”
  老人看着迪妮莎:“你好好……”
  “救他们。”
  “你想……”
  “救他们。”迪妮莎再次站起来,语气坚定,“之后的事情,迪妮莎会竭尽全力,还请导师先救他们。”
  “可如果我回去了,你……”老人看着迪妮莎,突然苦笑一声,“我突然不想让你选择了。”
  “导师……”
  “放心吧,导师我说话算话。”老人挥手,“但是你自己决定的,就要自己承担后果,也别后悔,明白吗?”
  “我明白了。”迪妮莎再次鞠躬,“谢谢您导师”
  “去吧,好好休息,交给导师吧。”
  看着迪妮莎离开,老人笑着摇头,看着水晶球上的鱼人,心里却在想另一件事。
  我要是和柯尼斯那老家伙打一架……嘶,怕是打不过……不行,打不过也要打!要是不跟着,迪妮莎那傻孩子还不知道要吃多少苦。老人咬牙,既然正面不行,那有没有什么好用的阴招……
  当看到面前水晶球的影响转到一艘船上的时候,老人眯起了眼睛。
  船上,一名白袍人依靠着船梆,摸着一柄从袖口弹出的剑刃。
  “西大陆商队……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