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九十七章 来自圣魔导师的求助

第九十七章 来自圣魔导师的求助


  从袖剑获得到现在,用到的次数并不是很多,就连杀鱼人都要多捅上几下,更多的敌人根本用不上袖剑,它太短了,不适合搏杀,又没有游戏中一击必杀的能力。
  拜托熔火做一把大剑?李悠摸着剑刃想着。
  “你好,西大陆的朋友。”
  李悠抚摸剑刃的动作停下,将剑刃收回。
  提格等了一会儿,轻轻拍了下自己的额头:“看来不会魔法。”
  他接着说道:“那就麻烦你……”
  “洛伦教国的大佬啊,有什么事请说。”声音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提格眉头一皱,直达灵魂这种交流方式,他只知道柯尼斯那老家伙可以,除了他,基本都是亡语魔法师才能用。
  但如果是亡语魔法师,对方要可怕到什么地步才能直接和自己的灵魂沟通。
  还有大佬这个词,是西大陆独有的词汇吗?
  “我不是亡语魔法师,这点你可以放心。”
  提格叹气,他最讨厌这种谈话,因为想什么对方都会知道。
  “很抱歉用这样的方式,但是我也不会用别的来远程交流了。”
  提格再次叹气,觉得找上对方并不是个好主意。
  “给你带来困扰了吗?很抱歉。”
  “请不用再说了。”提格捂着额头传音道,“我有件事情想拜托你们。”
  “什么事情?”
  “……阁下既然可以透过灵魂交流,那应该也可以感受到周围的鱼人吧?”提格看着水晶球中的李悠。
  “可以。”李悠站起身来,趴在船梆上看着海面,“您的意思是?”
  “西大陆的各位一直以来给我的感觉都是善良……”
  “这个就不用说了,我们知道的,您直接说要干什么吧。”
  提格干笑一声,说道:“我希望各位能保护这些无辜的人们。”
  “哦?您的意思我有点不明白。”李悠手指敲打着船梆,“您说,要我们保护他们?”
  “是的。”
  “那您,或者说洛伦教国是个什么意思呢?是不想管,还是用他们当诱饵,或者我们保护他们然后给我们按个罪名之类的,又或者……”
  听着李悠一个个假设,提格苦笑道:“我没这个想法。”
  “那您,至少也是魔导师级别吧?”
  “我,已经是一名圣魔导师了。”
  “唔,圣魔导。”李悠点头,来头挺大,“那我想知道,您自己就可以轻松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我们来办呢?这可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就算是魔法盟约,高塔的人来了,调查清楚了也不会拿您怎么样,他们也不敢。”
  开玩笑,一个圣魔导师为了救人用高级魔法,要是还被高塔刁难,高塔就是作死了。
  提格苦笑一声,问道:“你知道柯尼斯吗?”
  “柯尼斯?”李悠想了想,好像在创世记上看到过这个名字,但一时间想不起来,“好像有印象。”
  “我和他打了个赌……”
  “您这话半真半假。”
  “咳,你听我说完!”提格有些恼羞成怒。
  “您说。”
  “我和他打赌,不会动用高级魔法,如果用了就要一直在高塔待着了。”提格破罐破摔,“还有我这次偷跑出来的。”
  “……”
  “能感觉到实话了吧!”
  “您这让我怎么说……那我能问下,您不想回去的理由吗?”
  “为了我的学生。”
  “明白了。”李悠点头。
  “那你同意了?”
  “这个……我们还要考虑一下。”虽然李悠觉得到时候,熔火他们很可能会出面,但他不想吃亏,“您说,这本来我们可以安然度过旅程,看您大显神威的,可现在这……”
  “要什么你就说。”提格打断了李悠的话。
  “您说,这人命可是无价的,这么多人命……”
  提格脸都黑了,要不是压着声音估计早就叫出来了:“什么无价?!这可是救人,不是交易!”
  “救人归救人,交易归交易……这样吧,我问下您学生是谁,那个竹竿?”
  “竹竿?”提格皱着眉毛想了想,突然笑出声来,“不是。”
  “不是竹竿啊,是那个叫维因的?”
  “也不是。”
  “迪妮莎?”
  “是。”提格捋了捋胡子。
  “是她呀,那……”
  “你是迪妮莎他们遇到的那个绿人,之前救了她的杜古拉对吧?那这么说来,打了金币之手副会长的白袍人就不是你了。”
  李悠一惊,他怎么知道的?
  “我是杜古拉,但您说的什么绿人,什么打了金币之手副会长的,我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嘿嘿,你那白袍伪装对我没用。”提格看着愣住的李悠,捋着胡子,眼睛笑得眯了起来,“要不是我能感觉到不是骷髅,我还真以为你是亡灵呢。”
  “……”
  “我们,再谈谈?”
  “……不谈了!您厉害,您自己解决吧!”李悠摆手,“我睡觉了!没得谈了。”
  “你说了,救人归救人,交易归交易的。”提格满脸笑容。
  “我……”
  “我觉得,我应该可以付出你们想要的东西。”提格正色道,“我知道你的身份,但我没打算用这个威胁你,事情我有些了解,虽然你打伤了我的学生,但我感觉你没有恶意。”
  “……”
  “即便是圣魔导师的寿命也长不了太多,我已经老了,迪妮莎是我收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学生,她……你觉得她怎么样?”
  “傻,死脑筋。”
  “是啊。”提格苦笑,“如果没有我在这里,那孩子不知道会吃什么样的苦呢。”
  “我觉得吃点苦未尝不可,您不可能护她一辈子。”
  “但我是看着她长大的,我拿她当我的孙女,我舍不得……”
  “……行吧,行吧。”李悠一边说着,一边在自己心里喊着,白痴,这和你有个屁关系,“我会和他们说的。”
  “真是太谢谢你了。”
  “行吧,但必须有补偿啊。”
  “一定。”
  听提格斩钉截铁的应承,李悠站起身来:“那待会儿就……”
  “那个,能不能少要点?”提格干笑着,“我出来没带多少东西,都被柯尼斯那老家伙看着呢。”
  “……”李悠觉得自己答应下来真是愚蠢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