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一百零二章 重回鬼雾中

第一百零二章 重回鬼雾中


  这个情况出乎他们的意料。
  金币和画笔回到卷轴附近,李悠保持着灵魂引渡也凑了过去。
  影像又回到了之前的样子,幽灵再次呆立在船头,只是之前的烧灼让它的灵魂看上去稀薄了不少。
  “这是怎么回事?”李悠问道,“怨灵会害怕引渡?”
  “不是害怕。”巴休克脸色难看,死死盯着船舱,“有东西在控制那些怨灵。”
  李悠有心再探测下船舱中,但之前的情况让他心有余悸。
  “那怎么办?”金币看着巴休克,“总不能放着肖克罗在里面不管吧?他和那些东西再待下去就真的会被同化了。”
  巴休克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恢复少年人形后,呼了一口气:“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
  金币急道:“你疯了?!那些东西要是沾上了你也会受影响,我可不想你更混蛋些。”
  巴休克没好气的白了金币一眼:“你说怎么办?我不进去怎么把肖克罗带出来?”
  “我们可以继续像刚才一样,只不过就想一下怎么摆脱那些灵魂……对了!”金币看着李悠,“你拿神格引出肖克罗,巴休克抓住后你再用这个领域!”
  “是个办法。”李悠点头。
  “可以试试。”画笔也同意。
  然而实验结果却不如人意。
  李悠晃着神格都快和刚才的巴休克一样了,可幽灵只是静静看着这边,不仅没动,连喊都不喊了。
  “看吧,只能我进去了。”巴休克就准备撕裂空间。
  “等等,带我一起。”李悠收起神格,“我就不信打进大本他们还能跑。”
  “你不能去。”巴休克摇头,“你带着神格,绝对不能出事。”
  “你忘了水晶球了?你走了我在这就安全?”
  “该死,忘了他了。”巴休克一拍脑袋。
  “所以说别想了,我们一起去。”李悠跃跃欲试。
  不是因为他那么想救肖克罗,他主要是奔着那些怨灵去的。
  两次引渡亡魂都获得了不小的好处,而这次更高级别的怨灵,而且数量如此之多,如果引渡了,奖励一定丰厚。
  一番思考后,巴休克同意。
  画笔和金币也要一起跟着,他们同样不希望神格出事。
  而原本直接撕裂空间分层的做法就不安全了,李悠提出用羊皮卷试着召唤鬼雾。
  因为有危险的可能性极大,他们决定远离船队再开始召唤。
  李悠去找船长借了一艘小船,并将诺斯一并叫上。
  他们没通知更多的人,放下小船后,几人在船上等着船队远离。
  安德蕾雅看着他们离开后,嘻嘻笑着,打了个响指。
  绿色的光点散开,凝成了另一个她。
  安德蕾雅伸手摸了摸新凝成的自己的脸,满意的点点头,转身没入了突兀出现的蓝色光门中。
  等到船队的最后一艘船都已经看不真切时,巴休克展开羊皮卷,诺斯伸手按在上面。
  但这一次,并没有文字出现。
  “连这样都不行了?”李悠无奈。
  “那你把他们都收起来,我带你一个过空间层轻松些。”
  正说着,周围开始模糊起来,雾气渐浓。
  “有效果!”李悠叫道。
  等到迷雾浓郁起来后,大船破开水面的声音响起,但他们等了很长时间,也没见到都船只出现。
  金币的眼睛射出一道金光,不久后金光消散,金币眨了下眼睛:“前面有一艘船,它正向这边航行。”
  “还有多远?怎么现在还不到?”李悠问道,那艘船上没有幽灵存在,他感应不到。
  “永远都到不了,我们也在前进,和那艘船的距离就没变过。”
  “那就我们过去。”巴休克说完,挠挠头,“你们谁会划船?”
  李悠和诺斯摇头,金币和画笔连手都没有。
  “那还是飞过去吧。”
  巴休克刚飘起来一会儿,又落回到船上,脸色难看:“不能飞,飞起来就会离开这里了。”
  金币尝试着飘得高些,而后迅速回落:“差点就被甩出去了。”
  不能飞,只能划船了。
  但问题又回到原点,没有会划船的。
  画笔落在船上,画出了一条大鱼。
  当他收笔后,画出的大鱼一点点凸起,变成了一条真正的鱼,在船上跳动着。
  画笔停了一会儿,笔尖在大鱼身上点了一下。
  在大鱼的嘴边,长出了两条长长的须子。
  大鱼高高跃起,从船头落入水中,然后两条须子甩了上来。
  “抓着它,我们走。”画笔说道。
  李悠比了个大拇指,会画画真的为所欲为。
  架鱼的任务交给了诺斯,诺斯兴致勃勃的抓着两条须子蹲在船头。
  靠着大鱼的游动,还真拉着小船移动起来。
  速度很快,他们不一会儿就看到了第一艘鬼船。
  接着前行,经过一艘艘鬼船。
  虽然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发现他们,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们都没有去管有的鬼船上的幽灵,巴休克掩盖了他们的气息,避免被幽灵们发现。
  当经过了一艘恶臭的破烂鬼船后,巨大的黑影终于显现出来。
  “就是这艘。”李悠说道。
  “我们上去。”巴休克刚飞起又落回,“不行,只能爬上去。”
  画笔闻言,在船上随便画了一圈黑线,前面加了个三角钩,爬船的的东西就有了。
  考虑到可能遇到的危险,李悠收起了诺斯。
  金币和画笔被巴休克收进衣袖里,李悠变回原形跳到了巴休克的肩膀上。
  巴休克抬头看着上方,甩着手中的钩子,狠狠向上抛去。
  第一次没有成功,之后又试了三次,钩子才挂住。
  巴休克拉了拉绳子,然后双脚落在了大船上,拽着绳子,如履平地一般向上走着。
  走到一处锈蚀了的金属装饰旁,巴休克看了一眼,眯缝着眼睛。
  “怎么?你认识?”李悠咬着巴休克肩膀处衣服问道。
  “刚认出来,这个铭文制作的时候我还在场呢,只不过这船还没造好的时候,我就离开了。”巴休克咂嘴,“没想到是这艘船,希望当初没弄什么东西吧。”
  “很麻烦?”李悠问道。
  “当然,这可是众多神明参与制作的船。”巴休克俯身摸了摸锈迹,“一开始可是想做战船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