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一百零四章 追逐

第一百零四章 追逐


  巴休克不信邪的左右查看一番,却发现这里真的都是结实的墙壁,不存在什么暗道之类的。
  但刚才的那个老人的确是活人,有生命气息的,这点他们都不会感应错,但偏偏就那么消失了,事情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金币的眼睛都快成了车轮,在四周不断巡视着。
  一番搜寻无果后,他们无奈退出房间。
  “现在怎么办?我们还要继续往前吗?”李悠问道。
  “继续。”巴休克狂躁的挠挠头,“我就不信走不出去。”
  “这么走也不是办法。”画笔在空中一点,向前飘了一段,一条散发着淡淡蓝光的细线在空中生成,“先走。”
  他们再次向前。
  走了不久后,画笔叫停,几人开始向回走。
  然而走了没几步,他们就再次看到了之前的那个老人。
  此时他正以一副十分可笑的模样,向上跳跃着,不断挥手,将空中的线抹去。
  “原来是你这个老家伙在搞鬼!”巴休克怒吼一声,冲了上去。
  看到巴休克冲来,老者呲牙一笑,跑进了黑暗中,巴休克追了进去。
  “巴休克!”金币叫了一声。
  等他们跑到之前巴休克和老人的位置时,早已看不见他俩可。
  又向前跑了一段距离,依旧没有发现他们,而且画笔留下的线也没有了。
  “这下好了,巴休克没了,我们也走不了了。”金币忿忿道,眼睛盯着周围,一副警惕的模样。
  李悠展开灵魂引渡,却没能找到哪怕一个灵魂。
  最强的巴休克,被老男人勾引跑了,现在哪怕撕裂空间离开都做不到了。
  他们只得继续沿着巴休克追击老人的方向前进,也就是向回走方向。
  似乎印证了老人所说,走了相当于之前两倍的路程,依旧没能看到出口。
  当他们走过一个开着的房门时,老人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你们也该饿了,来吃些东西吧。”
  李悠第一反应就是从物品栏中拿出可以战斗的武器,可加仑的佩剑还在凯尔文那里。
  在物品栏里扫了一眼,李悠抽出了巴休克还给他的肖克罗身体的两根大腿骨。
  一手抓着一根冲了进去,金币和画笔紧随其后。
  金币的光芒照射到屋内的桌子上,四碗散发的热气的米粥放在桌子上。
  老人站在旁边,手中也端着一碗,正津津有味的喝着。
  他扫了一眼李悠抓着两根大腿骨,笑容僵硬了一下。
  “认识?”李悠举了举手里的腿骨。
  “只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拿这东西当武器。”老人仰头喝干了碗中的米粥,抹抹嘴巴,“你们也快喝了吧,趁热喝好喝。”
  李悠也摸不清眼前的老人到底是个什么水平,侦查信息悄然发动。
  但没想到无往不利的侦查居然被老人侧身躲了过去,看着老人没入黑暗中,李悠的心也揪了起来。
  看着桌上的四碗米粥,估算时间,现在应该是第二天的早晨了,也就是说现在到了吃早饭的时间。
  先不提他们贸然离开被阿德拉他们发现后会如何寻找,只说在场他们三位哪个还需要吃东西?就算李悠自己不吃不喝带上一个月都不成问题,那两位能不能吃还是一说。
  而且他们只有三个,这四碗米粥之后是个什么意思?
  正想着,就看到桌角的一碗米粥漂浮起来,而后倾斜,里面的米粥就这样一点点消失了。
  李悠将左手的大腿骨放在右手中,伸手就照着米粥旁边抓了过去。
  喝干的瓷碗被慌乱放回桌上,摇晃着。
  李悠的手确实抓了东西,对方正在剧烈挣扎。
  将右手的大腿骨猛地砸了过去,但大腿骨并没有砸到目标,被空中突兀伸出的两根藤蔓挡住了。
  看着两根藤蔓,李悠眼眶中的蓝火抖动几下:“安德蕾雅?”
  被抓的东西僵硬了下,而后挣扎的更加剧烈。
  “还真是你?”
  “什么啊?你认错人了!”看不到的地方传出声音。
  李悠将手中的大腿骨放入物品栏,根据抓住的胳膊估算了下大概位置,挥手打了过去。
  一声痛呼后,安德蕾雅的身影出现。
  一只胳膊被李悠抓着,另一只手正捂着自己的后脑,气鼓鼓的看着李悠。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安德蕾雅哼了一声,扭头看向旁边。
  金币眨了下眼睛:“我之前还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跟着呢,看来真不是错觉。”
  “你怎么不早说?”
  “当时不是巴休克还在吗?我以为巴休克都没发现,那应该是我的错觉。”
  “厉害,巴休克都发现不了。”李悠哼了一声,“看来我这把生命女神身躯收起来后,你照样能用。”
  “你说什么?我不知道!”
  “等回去问问提修就知道了。”
  “你怎么能这样?!”安德蕾雅一副受到伤害的模样。
  李悠哼了一声,就准备将安德蕾雅一并收进物品栏中。
  但没想到,安德蕾雅居然和物品栏的收纳力量抗衡住了,她急道即:“你先别把我收起来!没有我帮忙,你们出不去!”
  李悠放弃了将安德蕾雅收起的举动,松开她的胳膊,但心中却不平静。
  被松开的安德蕾雅拿了一碗粥,笑嘻嘻的凑过来:“先把这个喝了。”
  确定是安德蕾雅,也没有什么异常状态。
  李悠伸手接过瓷碗,塞进身体以后。再拿出来,碗中的米粥已经不见了。
  “你们也喝。”安德蕾雅端着另外两碗粥,到了金币和画笔面前。
  金币看了看粥,又看了看安德蕾雅:“你让我怎么喝?”
  “你们进去就行了。”
  金币暗中和李悠沟通道:“她没问题吗?”
  “应该。”
  金币发出一声叹息,钻进了粥碗中。
  等他再出来时,米粥消失了。
  看到金币的做法,画笔也只能钻进米粥中再出来,那一碗米粥同样消失。
  安德蕾雅点头,将瓷碗回桌子上。
  “现在你总该说要干什么了吧。”
  “喝完粥,咱们就能去找刚才的老爷爷啦。”安德蕾雅伸手一指。
  李悠三个同时发现了门口正在向里看的老人。
  看到被发现,老人立刻缩回身子,逃之夭夭。
  安德蕾雅当先跑出房门,追了出去,李悠三个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