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一百零五章 屈服的老人

第一百零五章 屈服的老人


  原本的黑暗已经不成问题了,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船舱中的样子。
  虽然依旧是没有尽头,但比刚才那种压抑恐怖的气氛好了很多很多。
  原本在他们心中有点恐怖色彩的老人,此时正以一种看上去艰难但跑动飞快的姿态在前方夺路狂奔。
  一边跑着,老人喘息着叫道:“我……我好心给你们……喝粥,你们居然……算计我?!”安德蕾雅没说话,只是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哎呦!”老人惊叫一声,速度被迫再次加快。
  李悠被迫开启了加速技能,金币和画笔的速度已经到了极限了。
  “停!别追了,我不跑了!”老人叫道。
  “那你先停下,我们就不追!”安德蕾雅接话道。
  “你们先不追,我就停下!”老人叫道。
  但追逐的双方,无论是谁,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李悠不想再耽误时间,狂化开启,速度再次提升。
  脚下猛的蹬地,强力跳跃和强力撞击一并开启,瞬间超过了前方的安德蕾雅,直逼老人身后。
  手臂中一根丝线喷出,外壳硬化,变成棍子后,抡圆了,照着老人的屁股就是一下。
  感受着身后恶风,老人有些急眼了,要真被那么一棍子抡在屁股上,老人觉得自己丢脸丢到家了。
  “你们逼我的!”老人尖叫一声,身上黑气涌出。
  他扭过头来,一双眼睛满是血丝,全身黑气在体外凝聚,直奔李悠。
  看上去十分厉害的招数,却被李悠一棍抽散。
  “怎么会?!”老人惊叫道,就看到黑色的丝线棍直逼自己的屁股,“你别!”
  丝线棍已经落在他的身上,原本黑色的丝线变回白色,缠绕在了他的腿上。
  高速奔跑的老人向前扑出,被李悠一把拎住身上的衣服。
  安德蕾雅他们这才赶到。
  看着李悠拎着的老人,安德蕾雅笑意盈盈的走到老人面前:“您好呀,老爷爷。”
  老人没好气的哼声道:“好心给你们吃的,居然这样对我。”
  “如果不是你的粥,刚才那一棍子我就先打实,再缠住了。”李悠一直提着老人,不敢把他放在地上,就怕像之前那样突然消失。
  老人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看着安德蕾雅:“说吧,你想谈什么?”
  “他们之前不是说过了吗?”安德蕾雅笑了,“我们要找那些幽灵啊。”
  “都说了我不能让你们去。”老人拒绝。
  安德蕾雅抬头看看李悠,凑到老人耳边小声说道:“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老人冷哼一声,不予回答。
  安德蕾雅不以为意,换了一副表情,接着说道:“他可是个变态。”
  两人的交流声哪怕再小,李悠也能听个一清二楚,眼中的蓝火跳动的越发剧烈。
  老人的脸色一僵,说道:“他变态和我有什么关系?”
  “但是你想呀。他刚才出招直奔的是什么地方?您要是不说的话那……”安德蕾雅直起身子,笑容有些阴森。
  老人的脸黑了不少,但还是逞强道:“我不信他能……”
  老人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李悠的另一只手上已经伸出了黑色的丝线,正瞄着他的屁股,似乎准备下手。
  老人脸都绿了,叫道:“混蛋小子!你他妈真是个变态!”
  李悠眼眶中的蓝火抖动的几乎快要融成一团火焰了,手中的丝线棍差点就直接扎了下去。
  “我说!我告诉你们,你们想死就去!”老人叫道,“你先放我下来!”
  “你先说完再说。”李悠声音冰冷,但一直盯着安德蕾雅。
  安德蕾雅干笑几声,后退。
  老人也明白多半是他们俩的合伙吓唬自己,但刚才的情况还是让他人有些愤怒和后怕,真要叉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怨灵们在下面,你们真要去可以,但你们要保证,绝对不能伤害他们,他们都是可怜人。”
  “你刚才还说去到那里我们就死定了,现在又要我们别伤害他们?”
  老人冷哼:“我可以将你们安全送出去,但是前提是你们不能伤害他们。”
  李悠刚想说‘你会这么好心?’又想到他送粥,让他们能看清周围模样的行为,问道:“怎么个伤害法?”
  “你们不能抹杀他们的灵魂。”老人叹了一口气,“反正在这里他们也伤害不到谁,就让他们一直在这里呆下去吧。”
  “伤害不到谁?鬼雾在星辰海上吞噬的船只可不少了。”
  老人沉默。
  李悠没说自己可以引渡灵魂,看着一脸哀愁的老人问道:“那之前被引走的,巴休克去哪里了?”
  “那个家伙,他不是能撕裂空间吗?先让他多跑跑,冷静一会儿,等你们出去时,我会一起将他送出去。”
  “你还是将他一起弄过来吧,我们一起过去。”
  “绝对不行!”老人摇头道,“他会对他们造成极大的伤害。”
  “那好吧”李悠觉得巴休克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跑跑就跑跑吧,“那就带我们去吧。”
  “那你还不送开我?”老人没好气的说道。
  安德蕾雅微微点头,示意可以放开。
  李悠松开手,准备去解老人腿上的丝线,却被老人一把拍开手臂。
  老人腿上的丝线在黑气下溶解消失:“跟我来吧。”
  他在地上跺了下脚,一条通往下方的楼梯生成。
  看老人走下去,安德蕾雅拉着李悠,一起跟着进去,金币画笔紧随其后。
  楼梯一直向下,因为之前粥的关系,即便周围黑暗,也能看得一清二楚,虽然没有任何可看的东西。
  越向下走,周围的空气越潮湿。
  等到他们走到前方没有阶梯时,周围已经全是迷雾了。
  这个时候,李悠稍微扩散开的灵魂感知终于接收到了若有若无的灵魂呼喊。
  “那里就是。”老人伸手指了指前方,“他们就在前边。”
  安德蕾雅准备向前走,被李悠拉住了手臂。
  “怎么了?现在又不敢啦?”老人斜视李悠。
  “我只想问个问题,我们这一次来是为了救一个灵魂,他叫肖克罗,你认识吗?”
  “肖克罗?”老人皱着眉头,“这里没有一个幽灵拥有自己的名字,你说的肖克罗我没听过。”
  “他站在船头。”
  “有很多幽灵都会站在我船头。”
  “他身上缠着黑气锁链。”
  “这里不少幽灵身上都缠绕着这东西。”
  “我们想带他离开时,所有幽灵都在拉着他的锁链。”
  老人一副要吃了李悠的表情,狠狠瞪着他:“你们想救的是他?!”
  “对。”李悠点头。
  “走!你们离开这里!”老人如同被激怒的狮子一般,狠狠推着李悠,“他是罪人!他不可能被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