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这个大陆不正常 > 第一百二十章 黑帽成员

第一百二十章 黑帽成员


  血刃在萨拉城的分部被血洗的消息传遍了萨拉城的大街小巷,还没等这个消息带来的轰动消退,接二连三的震撼消息接踵而至。
  倒霉的不止血刃一家,铁酒桶、狼牙、灾厄之眼、黑帽等十七个组织在萨拉城的分部都被端了。
  李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惊讶万分,他看过黑狼的样子,不像是屠了十七个组织后的样子。
  旁边的那人还在眉飞色舞的讲述着听到的消息,也许是因为太过享受这种万人瞩目的感觉,他的声音越来越大。
  “哼!”一声怒哼在众人耳边炸响。
  那手舞足蹈的家伙如遭雷击,颤抖了一下后,七窍流血。
  嗖!
  一道寒光直奔那已经快要倒下的家伙的脖子,坐在李悠旁边的凯尔文挥起放在旁边的大剑。
  李悠只来得及将距离自己最近的蜜糖椰肉端起,就无奈的看着桌子连带着其他餐后甜点翻了出去。
  当!
  那道寒光被凯尔文的大剑击飞,擦着李悠的鼻子飞了出去,插在柱子上,没入大半。
  李悠白了凯尔文一眼,摸了摸鼻子,拿着插在椰肉上的叉子继续吃。
  凯尔文指着走进来的一男一女叫道:“你们怎么这样?!他不过就说了几句,你们就要杀他!”
  那震得七窍流血的家伙已经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省。
  其他人直冒冷汗,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但奈何那一男一女就在门口,他们没那个胆量过去。
  女的伸手一招,插在柱子上的纤细飞刀颤动着,从柱子中拔出,飞回女子手中,在她的指尖飞舞。
  “就因为他胆敢议论黑帽,他就该死。”男的看凯尔文的眼神如同在看死人,嘴角带着阴冷的笑意。
  凯尔文气愤不已:“你们黑帽就能决定别人的生死吗?!”
  “当然可以。”男子笑得很开心,“包括你的生死。”
  说完,男子动了,上身前倾,眨眼间到了凯尔文的面前,黑袍中的手臂,挥拳砸向凯尔文。
  凯尔文横剑挡在胸前,男子一拳打在凯尔文的剑脊上。
  砰!
  凯尔文和大剑一起飞了出去,撞翻了后面的桌子。
  男人冷哼一声,斜眼看着旁边吃着椰肉的李悠,抬脚就踹了上去。
  “有病吧你。”李悠上身后仰,护着甜食,抬腿踹在了对方的膝盖上,借着冲力带着凳子退后了一段距离,靠在了墙壁上。
  男子的脸色难看,正准备冲过去,被打飞的凯尔文已经挥着大剑冲了上来。
  “他交给我。”
  听到这话,男子恨恨看了李悠一眼,迎向了凯尔文。
  李悠和男子的交手,女子看在眼里,但她觉得只是男子不小心吃了个亏,杀了对方找回面子就好了。
  指尖流转的寒光激射而出,直奔李悠的脖子。
  “我就一吃东西的,我招你了?!”李悠侧头,寒光擦着脖子飞过。
  寒光迅速转弯,不依不饶的直奔他的后颈。
  “烦死了。”李悠迅速将最后一块椰肉放进嘴里,挥着叉子打向寒光。
  叉子即将接触到寒光的,寒光转向,绕过叉子直插咽喉。
  李悠身子一震,低下头去。
  女子冷笑,招手就要收回飞刀,却没见飞刀回返。
  “我还以为是念动力之类的东西呢,原来是魔法造物,没想到个玩飞刀的还是个魔法师。”李悠抬起头,嘴中咬着微微颤动的飞刀。
  女子脸色一变,见飞刀不能收回,再次甩手,又一把飞刀直奔李悠而来。
  “还有?”李悠将手里的盘子飞了出去。
  盘子和飞刀接触的瞬间,盘子碎裂,飞刀穿透而过。
  李悠挥叉,这次正中飞刀,将它打飞出去,但没想到,又一把飞刀穿过仍在空中的盘子碎片,瞬息间临近李悠的心脏位置。
  女子额头见汗,但脸上带着残酷的笑意。
  她原本可以成为一名高级魔法师,但却因为强行越级施展魔法损伤了灵魂,导致不能再用高级魔法。
  本来快被组织放弃的她,意外的找到了另一条路,就是这种能够用操控魔力的方法操控的飞刀,虽然造价高昂,但在她手里,成为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杀器,多少人都被她的飞刀取走性命,有的直到死,都不知道她在那里。
  她的极限就是同时操控三把飞刀,没想到在这个不起眼的餐馆里还有能接住自己一把飞刀的家伙,也难怪能让自己的同伴在不经意间吃个小亏,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在自己的第三把飞刀之下,还没人可以活下来。
  女子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她样貌也算好看,在这种扭曲的笑意下,有种别样的美感,但这笑容在最后,却僵在了脸上。
  她的第三把飞刀,被对方两根手指捏住了。
  李悠看着食指和拇指捏住的飞刀,在上面若隐若现的魔纹衬托下,如同精美的艺术品。
  “长见识了。”
  女子咬牙,伸手摸向腰间。
  “还有?不用展示了。”李悠抬手,眼中红光闪现。
  叉子钉在了女子的手臂上,穿透了她的小臂。
  女子惨叫,看着扎在自己小臂上的叉子,脸色惨白。
  男子那边也不顺利,他的对手可是在一众西大陆的家伙们,用各种魔法迅速催熟的的挥砍狂魔,要说战斗意识也不在男子之下,男子在挥了几拳后,就骇然发现自己只能拼命躲闪,对方的挥砍几乎连成一片,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艰难的躲过一次横斩后,对方的斜劈又到了,男子双手探入怀中,再次伸出时,手臂上套上了两个金属钢爪。
  双爪交错,向着上方挡去。
  本以为可以挡住这一砍,却只觉一股巨力从双爪上传来,被一剑砍得弯下腰去。
  看到凯尔文没有任何停顿的下一剑,男子暗自咒骂,只能狼狈翻滚,躲开这一剑。
  而这时,他听到了女子的惨叫声,偷眼看到女子的惨状后,男子心中一惊,被再次冲过来的凯尔文一脚踹在肚子上。
  李悠一直注意着凯尔文那边的情况,心中偷笑,凯尔文这个平A狂魔的威力初显,如果后面的训练计划可以进行的话,凯尔文的实力将会突飞猛进。
  李悠很期待熔火他们和自己的想法集合后,训练出来的凯尔文是什么样子的了。
  他们狼狈汇合,再看向凯尔文和李悠的眼神已经不复刚才的凶悍。
  男子喘着粗气,低声喝道:“我们是黑帽的成员,你们是哪个组织的?为什么对我们动手?!”
  “我们?”李悠后悔没带着面具了,不然可以丢锅给血刃。
  凯尔文踏前一步,惊得那男子后退一步,他实在怕了凯尔文了。
  “我们没有组织,只因为你们欺凌弱者才动手的。”
  他们惊疑不定地看了凯尔文一眼后,又看向李悠,他们不相信李悠他们是因为这么白痴的理由对他们动手。
  “别看我。”李悠摆手,“我是被迫自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