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网游之新文明 > 059 转职完毕

059 转职完毕


  这是一个很大的溶洞,溶洞中央有一条蓝色的瀑布飞流而下,瀑布的周围有着一个个蓝色的小水坑,整个溶洞都被朦胧的雾气所充斥,如同仙境一般。
  这里就是整个贝尔玛尔王国魔力最强的几个地点之一,圣心泉。可不要小看这些蓝色的水,这可是传说中最接近“液态本源魔力”的魔力泉。
  刘星杰浑身赤裸的坐在一泓魔力泉中。水坑很小,直径也就四五米的样子。
  过了许久,刘星杰将放在岸上的珍贵药材放了进来。五阶影草、五阶阴影吞噬者、五阶遁世果………甚至还有一枚六阶的末影人水晶!
  刘星杰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犹豫后,还是觉得主修自己最熟练的影之力比较好。对此安娜塔西牙十分不理解,毕竟像是影系这种冷门的本命被动技能很少有人会主修它。
  蓝色的魔力泉渐渐变红,这是转职材料已经融入魔力泉的象征。刘星杰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浇了一层烫油,这种感觉让刘星杰发要忍不住叫了出来。
  “不行!安娜塔西亚就在不远处。”刘星杰难以允许自己在一个女人面前露出懦弱的样子,他咬紧了牙关。
  然而身体上的痛苦并没有因为刘星杰的坚强而就此罢休,反而愈演愈烈!最终刘星杰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啊啊啊啊!”
  在这种感觉下刘星杰觉得每一秒都是这么漫长。
  似乎是一年又似乎只是几分钟,刘星杰感受到自己身上从火辣辣变得麻木,再从麻木变得清凉。
  刘星杰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身着红黑相间的战袍,站在演讲台上,高声演讲。底下也有一群人附和着什么。
  “真是奇怪的梦呢。”
  他睁开了眼睛,打量了打量自己的身体。刘星杰记得一年前与温平的那场战斗中,他的三叉戟在自己身上分明造成了两道疤痕。一道小疤痕在脸上,不过在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那道小疤痕也消失了;还有一道大疤痕分明是在自己的身上来着。现在这道疤痕没了,而且自己也变白了。上述是刘星杰外貌的变化。
  刘星杰抬了抬胳膊,挥了挥手臂,又用眼睛望了望远方。
  “不错不错,感觉整个人都强了好多。”说罢,刘星杰看了一下系统提示。
  【转职成功】
  【使命者全属性+3】
  【使命者以确定主修本命被动技能】
  【阴影约束进阶为“影子束缚”,隐藏进阶为“暗影潜行”】
  【领悟新技能“阴影触手”】
  【转职后,玩家每次升级将得到一点非自由属性点和二点自由属性点,非自由属性点将自动添加到敏捷上】
  一串系统提示让刘星杰的脑袋险些有些经受不住。
  【影子束缚】
  【类型:本命主动技能】
  【效果:1.以自身直径一百米以内的阴影为媒介,形成“次领域区”进行后续招式;2在“次领域区”内以影子为媒介对敌人造成预判若力量大于(包括等于)敌人:可操控敌人行为;若小于敌人则可减速敌人(假设你力量10,但小于敌人,那么敌人的身后就相当于有一个人用10的力量拽住敌人)注:施术者施术期间可以移动】
  【阴影潜行】
  【类型:本命主动技能】
  【效果:站在阴影环境中,使命者身体将自然与阴影融为一体;当使命者进入移动状态时,使命者会被降低存在感】
  【阴影触手】
  【类型:本命主动技能】
  【效果:可操纵“次领域”中的阴影,使阴影实质化为触手,触手的强度由自身体质决定,触手的长度和力量由自身力量决定,触手的速度由敏捷决定(目前最多可操纵四条长不超过10米,宽不超过20厘米的阴影触手)】
  “呼~”刘星杰看着自己的新技能,他感觉自己现在的水准哪怕是对阵四阶强者也没有问题。
  ……………………
  拇指大小的雪花夹杂着呼啸刺骨的寒风拍打在地面上。
  一队人马正穿梭在这片雪原上。
  “队长,再前面就是通往冰之谷的毕竟之路了!”说话的家伙骑着黑马,身上穿着厚重的羊皮袄,脸上带着面罩,只有两个眼珠子可以透过风镜看到。
  “你说什么!”漫天飞舞的大雪和呼啸而来的北风阻挡了声音的传播,被称之为队长的黑袄男子大声问道。
  “前面就是冰之谷的入口,死尸森了!”男子由于大声说话的缘故,许多热气从他面罩的缝隙中冒了出来,相反的,男子也钻进来的寒风冻的打了个颤。
  “弟兄们!别让野狼队的小王八蛋早到冰之谷!”被称为队长的男子站了起来,大喊道。
  这是一支冒险者小队,说的好听是冒险者,实际上是一群由有点实力的平民所组成的鸡鸣狗盗小队罢了。
  传说中冰之谷千年一见的冰之遗迹吸引了整个北域的三教九流之人来观望,向这只冒险者小队不过是这支大队伍当中的一员罢了。
  ………死尸森中………
  一匹白马在森林中不断的穿梭,随着一声鞭响,马停了下来。
  从马上跳下来了一个身着大羊皮袄的男子,他发现了远处的雪堆里有什么异样,便走过去一瞧
  这是一幅常人一辈子都难以见到画卷。
  一片相对开阔的空地上,无数残肢断臂被堆在了一起。最令人恐惧的不是这个,最可怕的是这些尸体竟然被摆成了类似于宗教印记的符号。
  男子向后退了两步,突然,好像有什么东西挡在了自己身后!男子转过头,差点就叫了出来!这是一个身着普通,年纪大概也就在15到20之间的小姑娘,她被一把铁剑定死在了树上,两只大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生前经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一般。
  男子屁颠屁颠就往回跑,一边跑一般嘴上说着:“太可怕了!早知道就不一个人来了!”他跑了很久,可就是见不到他的马。
  纵然周围是严寒,可男子的脸上还是不免的有冷汗冒出。
  “谁在那!”男子瞳孔不断放大,嘴上喘着粗气,暴喝道。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