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八章 山洞秘事

第八章 山洞秘事


  殷徳终于支撑不住,“啪”地一声,一屁股坐到地上,不停地抹着头顶冒出的热汗,就连身上也都黏黏糊糊的,全都是张大大的口中唾液。
  “真是见鬼!这侏儒明明这么小的体型,怎么在他嘴里走了一遭,跟被暴雨淋了一样?”
  殷徳甩掉一团黏液,心中早就对着张大大大骂起来。同时他也知道,这大概全是《蛇吞象》的功劳。
  他究竟来到了怎样的一个世界?为什么一本武功秘籍竟然可以打破人的生理规律?
  有一个疑问一直埋在殷徳心里深处,从进入竞技场开始搏杀,一直到现在,他始终都在想,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殷徳面目阴沉不定,淡橘色的火光不断跳跃。
  “你在想什么?”
  范如晴忽然靠近殷徳,在他耳边呼气道。
  殷徳吓了一大跳!整个人仿佛被石化了一般,任凭殷徳怎么努力,屁股就像是被定在地上了,只能任由范如晴一股股热气喷在他耳边。
  殷徳心中仍抱着对范如晴的警惕。
  尽管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也一起经过生死大关,但他就是放不下心中的警惕。
  别忘了,这场竞技只能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这个人如果是殷徳,就绝不可能是范如晴,如果是范如晴,那殷徳就会死去!
  想到这里,殷徳立马像是绷紧了一根弦一样,一阵清明传入大脑,屁股又能动了!
  一把推开黏在身上的范如晴,殷徳声音冷淡地说道:
  “你中了情药,药效似乎还没有过去,你再动来动去,我可不敢保证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范如晴“嗯”了一声,身体更加不老实,浑身热气散发,又把身体靠近殷徳。
  两人就这么来来回回,你推我,我靠你,磨蹭了少许时间。
  “……”殷徳终于‘嗖’地一声站了起来,期望能够摆脱像树袋熊一样不老实的范如晴。
  “求求你,我求求你了,不要走,外面的雨那么大,你就算出去了,又能去哪?”
  范如晴几乎是哭着对殷徳乞求,手不老实地拉扯殷徳的衣服,大有脱下来的意思。
  殷徳脑子生疼,哪里还不知道范如晴的药效已经发作,只是药力之猛烈,时间之绵长,的确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原本以为和张大大的一场战斗早该将情药药效消耗掉了,怎会料到,范如晴竟会疯狂到这种地步!
  “只是看她这样,怕是要被这情药折磨死啊……”
  想到范如晴不仅没有害过他,甚至说与他生死与共也不为过,殷徳的心软了。
  他实在不忍心看着范如晴备受折磨的样子,若是这里真的只是一处普通的山洞,说不定殷徳真的就接受了。
  可是这里是直播啊!外面密密麻麻的观众都在看着呢,在观众面前脱裤子?
  殷徳从内心接受不了这件事情,说到底,他还是一个传统的男人。
  一想到无数的吃瓜群众对着自己品头论足,他的内心就泛起一种难言的尴尬与苦楚。
  “可是这里就我一个男人,到底要怎样才能让她把情药熬过去呢?”
  殷徳沉思起来,可是范如晴并不给他时间思考对策,他的衣服早就被七零八落地撕在地上,只剩下一块可怜的遮羞布了。
  “如晴姑娘,得罪了。”
  殷徳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范如晴,手掌一起一落,劈在了范如晴纤细的脖子上。
  范如晴倒在殷徳怀中,沉沉睡去,诱人的胴体上红晕还没有褪去。
  殷徳将其轻轻放下,自己则靠着洞壁,眼中明灭不定,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黑漆漆的山洞中,柴火依旧旺盛地烧着,淡橘色的光芒忽明忽暗,
  …………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雨早已停了,空气中散发着新翻的泥土的芬芳。沉寂了一个雨天的虫子小鸟重新冒出头,报道新的一天已经开始。
  范如晴这才悠悠转醒,揉揉疼痛的脑袋,这才看到殷徳靠在墙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当看到殷徳光着膀子时,范如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禁脸色一变,惊怒起来。随即昨夜的记忆便如潮水般涌入她的脑海。
  “难道昨天并没有发生什么?”
  范如晴一抿嘴笑了起来,重新容光焕发起来,看向殷徳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柔和。
  她一想到昨天自己不仅依靠殷徳活了下来,甚至没有被他玷污,就不禁大为庆幸。
  然而殷徳却知道,正常的范如晴绝对是个冰山女神,平常对人重不假以颜色。殷徳曾有一次亲眼看到,赵林和慕容兄弟多次讨好范如晴,纵然同为三人组成员,她也没有多看他们一眼。
  在这个竞技场中,实力最强的,当然非范如晴莫属。连实力强横的张大大都需要用药对付她,就可见一斑。
  “看来她全都想起来了。不过若是能获得她的好感,在这竞技场中活下去的把握又大了不少。越是外表看起来冰冷的女人,内心反而更加火热,更懂得恩情。“
  殷徳想着,神色一动,正色道:
  “范姑娘,你还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吗?”
  “记得。”
  “那么,看来以范姑娘的聪明才智,必定不会忘记昨天的同盟之约和惊天之密了?”
  范如晴眨眨眼睛,竟然有几分俏皮和调侃说道:
  “昨天的事全都记得,唯有这两种忘了,简直忘得干干净净了!”
  一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切,范如晴二十年来从未摇动的春心竟然又有了一丝裂缝。无论是在张大大嘴中被困时,给殷徳换气,还是脱困后,自己撕扯殷徳衣服,不让他走……
  范如晴简直认不出自己了。
  殷徳昨天几乎占尽了好处,偏偏现在一副一本正经,公事公办的模样,让范如晴气不打一处来。她也不知为什么生气,但就是想用尽方法气气他。
  “……”殷徳语塞,没想到范如晴一口否认。
  “若是她真的不认的话,我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殷徳心中有些懊恼。
  范如晴看到殷徳半天不说话,心中倒是一软,说道:
  “现在我已经想起来了,关于同盟的事情,既然我已经说出了口,那就不会反悔。至于同盟的方式……昨天你出了主力,所以你尽管提出来。”
  殷徳点头,心中一松,缓缓说道:“既然是同盟,我们就要进行优势互补。但武功是我们每个人最大的秘密,我想,非但殷某不可能将武功全盘托出,就连范姑娘也不肯交根交底的吧?”
  “你的意思是……”
  “我们可以互相交换装备,交换丹药,虽然武功无法交换,但我们最起码可以简单介绍一些自己的情况。”
  “我同意了。”
  殷徳笑道:“放心,这些天我手上也存了不少用不上的铁质兵器,给你用过之后,对你功力提升大有好处的。”
  范如晴并不答话,而是在洞中及极隐蔽的一处角落找出一件背甲,放到殷徳脚下。
  “敖丙宝甲,并非敖丙所穿,而是传说哪吒当年杀死龙王三太子敖丙之后,留有一截龙筋。被后人得到,就做成了这样一件宝甲。”
  “这件宝甲,就是我同盟的诚意!”
  范如晴目不转睛盯着殷徳,一字一句说道。
  殷徳面无表情拿起敖丙宝甲,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就将宝甲随意地放到一边。
  不理会范如晴郁闷的表情,殷徳说道:“昨天你所说的惊天之密又是什么?难道有人得到了绝世武功?”
  范如晴有些犹豫,定了定神,才说道:
  “你是否知道,我们这场赛事,是入门赛?”
  殷徳茫然地摇摇头。
  “在这之上,还有初级赛,中级赛高级赛,至尊赛。友谊赛之类的先不管,每种竞技模式的难度其实是几何指数倍增的!初级赛选手和中级赛选手的实力简直天差地别。”
  “而我要告诉你的是……在你我所在的竞技场中,已经混进来一个中级赛选手!”
  殷徳自若地笑笑:“那又怎样?他还能在竞技一开始就把装备和武功带进来不成?”
  范如晴郑重地看着他。
  “不是吧?”殷徳心中一沉,脸上瞬间变色。
  “每个人出去后,都可以在休息大厅用赢来的金币兑换武功,装备的……”
  范如晴不说话了,她发现殷徳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