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九章 神珠传说

第九章 神珠传说


  殷徳苦笑一声,本来自己成为冠军的希望就不太大,依靠着地利人和的优势,才将张大大杀死,如今又出现一位中级赛选手?用脚丫子想也知道这个选手的实力远远不是殷徳等人可以匹敌的。
  “究竟这位中级赛选手为什么要进入区区入门赛的呢?难道说……这里有他必定要拿到的东西?”
  殷徳心中一惊,觉得大有可能,否则这一切太说不通了。
  殷徳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诧异地问范如晴: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范如晴默然不语,许久才幽幽说道:
  “这是我的秘密,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位中级赛选手是自愿来这里的,为的是寻找一枚上古秘宝。你听说过四象没有?”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是的,青龙控制木系,白虎控制金系,朱雀控制火系,玄武控制水系。上古时代结束之后,四神兽分别化作四枚珠子。传说只要得到四枚珠子,学习对应系别的武功时快得令人咋舌。可惜世人只知道这四种神兽,而不知道在中央,存在着一种神兽,直接统御四神兽!”
  殷徳怔住。
  “难道说,这名中级赛选手就是为了中央神兽所化神珠而来?”
  “不错。中级赛选手如果要进入低级别的赛事,所花费的入场费一定是天价!值得他来到这里的东西,绝不可能是什么武功秘籍,只可能是更加珍贵的神珠!”
  范如晴顿了顿,接着说道:“每种武功都有属性,四象珠仅能在学习单一武功时有奇效。可中央神珠呢?只要神珠主人愿意,他可以神速学习任何一种武功!”
  “要知道,在竞技场外的休息区,用金币买到武功后,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地学习,绝没有竞技场中的一学就会之类的事情!”
  殷徳默然,他来到这个世界不过十四天,对范如晴所说的事情并不十分了解,被范如晴一说,倒也觉得有趣。
  “那有人得到过四象神珠吗?”
  范如晴点点头:“四象神珠全都安安静静地躺在银河帝国皇宫密室内,自然是被银河帝王得到了。”
  “银河帝王?”
  殷徳又是一阵迷惑,怎么又冒出一个银河帝王?银河系不是只有地球吗?什么样的国王敢称银河帝王?
  “你不知道?”范如晴诧异道:“银河帝王统治下的银河早就战乱不断了,就是为了转移银河系人民的注意力,维护他的统治,这才制造出竞技场供帝国子民观看。对了,你是从哪个低维度星球来的?”
  “地球,一个水蓝色星球。”
  殷徳心中早已经翻起滔天骇浪,久久不能平静。
  在地球上他可从没听说过已经发现了高维度的生物,可现在一个巨大的银河帝国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对他而言,的的确确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击。
  “我是从猎户星系来的。在我们那里,银河帝国的暴虐名声早就路人皆知了。看你一无所知的样子,貌似我们猎户星系比你所说的地球还要高一个维度。”
  范如晴又说道:“你还想回去吗?”
  殷徳点头沉默,他怎能不想?来到这里的十四天来,他几乎每天都在怀念家中的亲人。他可以想到,在他失踪之后,父母双亲一定焦急如焚。
  范如晴同情地看着他:“其实你是可以回去的,尽管希望十分渺茫。”
  殷徳精神一振,大声问道:“真的有?”
  “你只需要参加一场最高级别的竞技,并且获得冠军,就能回去。只是这种竞技太过残酷,愿意参加的大明星实在少之又少,所以回去的人简直屈指可数。”
  范如晴苦笑一声,解释道。
  “这不重要,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机会回去。”
  殷徳脸上泛起这十四天来从未有过的光彩,似乎一下子有了生存下去的支柱。
  殷徳看着范如晴,心中不由对这个神秘的女人产生了一丝好奇,内心更是觉得她疑点重重。范如晴应该也是第一次参加竞技,可为什么她知道的事情比自己多了太多?
  “难道说……”殷徳大胆猜测道,“她也并不是第一次参加竞技?”
  范如晴脸色忽然大变,惊声道:“糟糕了,今天是第十四天,无烟火很快就要缩圈了。”
  殷徳也紧张起来,赶紧穿上青色的敖丙宝甲,在脑海中看起地图来。
  “可是下一个圈距离我们仍有两天的路程,恐怕我们不能及时赶到的!”
  范如晴简直要哭起来。
  殷徳长出一口气,强自镇定脑子。他很清楚,越是在这种紧急的时刻,越是不能乱,冷静远比混乱有效率得多。
  “首先,我同意给你的铁质兵器绝对不能遗弃!那些铁质兵器都藏在不远处,只要拿到这些兵器,你的《万流归宗》绝对会再上一个层次,对我们大战中级赛选手会有用的。”
  “再者,我之所以会遇到你,是因为不久之前,我想拿到附近的一份武功补给。你也看出来了,我空有大圣棍这样的神兵,却没有对应的棍类武功,任何一份可以拿到手的武功补给,我都不会放弃的。”
  “最后,就是怎样赶路的问题了。看你这么着急,肯定没有赶路类的轻功,我的轻功也的确不适合长途赶路。这样一来,只能边走边看了。幸好我身上有不少疗伤的丹药,想来就算被无烟火烧伤,也可以尽快恢复的。”
  殷徳连珠炮似的说出这些话,立刻走出山洞,迅速朝着以前藏着的兵器移动。
  范如晴仅仅跟在殷徳身后,默然不语,显然也是紧张异常。
  刚走了一半路程,殷徳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范如晴诧异问道。
  殷徳眼观四路,耳通八方。南疆雨林似乎静谧异常,并无异动。
  “我听到了一种声音,似乎是驴叫。”
  范如晴则静静倾听,不敢出声,半晌,才惊喜说道:
  “我也听到了,在那边!”
  殷徳二人狂奔而去,在稍远处果然看到一头驴啮噬着树叶。
  这是一头毛色发亮的野驴,蹄子轻扬,鼻孔喷气,神骏异常,哪里像一头驴,简直像一匹马!
  殷徳与范如晴不禁对视一笑。
  殷徳毫不费力地驯服了这匹野驴,范如晴则四处寻找藤蔓,做出了一捆缰绳。
  将缰绳套在野驴脖子上,两人立刻双人同骑,操纵气驴子狂奔起来。
  这驴子或许因为天赋异禀的缘故,不但神力无穷,而且对雨林轻车熟路,茂盛的大树丝毫没有影响它的速度,在这雨林中奔跑,竟仿佛如履空地一般。
  不多时,两人便拿到了兵器。
  范如晴运转《万流归宗》,丝丝黑气从兵器中流入范如晴手掌,仅仅一个运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等到所有兵器都化作一团团废铁,殷徳明显可以感觉到,范如晴的气息强大了许多。
  “这样的话,对抗中级赛选手的把握,就又大了不少。”
  殷徳说道:“事不宜迟,快和我一起拿补给。若是有其他人抢在我们前面,可是大大不妙。”
  说罢,两人骑上驴子,狂奔而去。
  在路上,殷徳与范如晴仔细商量了关于同盟的具体事宜。既然范如晴已经答应了和殷徳联手,那么自然不可能再与赵林和慕容兄弟并肩作战了。
  可以说,因为殷徳的强插一脚,原本实力最强的三人组,已经分离崩析了。
  同时殷徳也了解到,赵林和慕容兄弟在这些天也得到过一些一流武功,赵林得了到《童子功》,现在的力气居然达到了空手打出气爆的程度。原本赵林就练有开山掌,现在的他,实力的确强得不像话。
  至于慕容兄弟,据范如晴说,他们得到了《阴阳化魔功》,两人既可合二为一,也可一分为二,与殷徳的云上六变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每个人都是实体。
  在合二为一的状态下,合体居然生有三头六臂,魔焰滔天,连范如晴都有些忌惮。
  “什么?你要我继续潜伏在赵林和慕容兄弟身边?”
  范如晴不可思议地惊叫道。
  殷徳摇摇头,淡淡说道:“不是潜伏,而是合作。现在我们共同的敌人是中级赛选手,若是让他找机会将我们一一击破,他就是冠军。”
  “尽管他现在仍在潜伏,但这次缩圈之后,所有生存者碰面的几率就会无限增大,到那时,他一定会出手的。”
  范如晴点点头,却仍有些不情愿地问道:“你真的愿意把我送走?”
  殷徳苦笑,默然不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