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十章 决战来临

第十章 决战来临


  等到殷徳二人赶到武功补给处的时候,不由大松一口气。
  “看来武功补给还没有被人拿走,运气确实不错,非但找到一头野驴,还可以拿到一份武功补给,希望是棍类武功。”
  殷徳走向前去,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描金箱子稳稳地躺在大树根部。
  双手运转,一本黄色封面,寸许厚度的小书被殷徳拿起,刚一翻开,小书化作黄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一刻,殷徳面露喜色。
  “竟然是《达摩棍法》,一本一流武学!”
  《达摩棍法》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传言少林绝技非但极其难练,练成之后,威力更是奇大,少林弟子终其一生,也至多只能在七十二绝技中选择一两种苦练。
  殷徳将棍法默念于心,不断熟悉,最终加上了自己的理解,完全将达摩棍法融会贯通才作罢。
  这时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范如晴催促道:“快要缩圈了,我们得赶快走,希望还来得及。”
  殷徳点头,两人同骑野驴,迅速赶到朝最新出现的圈中赶去。
  明天就是月中,竞技场中第十五天。
  生存者人数只剩下13人。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场竞技已经到了半决赛的赛程,一旦人数到达个位数,决赛势必到来。
  殷徳有些好奇,不知道那名中级赛选手有没有拿到神珠。
  但他是不可能知道答案的,他甚至连那名选手是谁都不知道。
  时间一晃,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竞技场,只有淡淡的银白色月光在地上流淌,像条条匹练一般。
  “到了!”
  殷徳与范如晴跳下野驴,范如晴貌似惊魂未定,说道:
  “这一路上我们差点就被无烟火吞噬掉了。并且遭受无烟火吞噬好几刻钟,若不是你的丹药充足,恐怕早就被淘汰掉了。”
  殷徳更是脸色阴沉,他没想到无烟火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一旦陷入无烟火的范围,非但整个人浑身疼痛难言,精神上甚至会莫名狂躁,这种狂躁感如同跗骨之蛆一般,怎么都冷静不下来。
  偏偏这种无烟火奇怪得很,无色无味,焚烧之时,连烟雾都看不到,无烟火这个名字倒是十分恰当。
  而他身上的丹药,早就用得一干二净了。
  唯一让殷徳觉得有些奇异的是,这头野驴似乎早已习惯了无烟火,丝毫没有被无烟火影响的迹象。
  殷徳说道:“我们安全了。所以现在当务之急是让你找到赵林和慕容兄弟,将中级赛选手进场的消息告诉他们,最好能说服他们共同抗敌。我会去找王侯,并且尽力说服他的。”
  “可若是他们不答应呢?”
  “绝不会的,没有人会容忍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存在。”殷徳解释道:“尽管历史在变,但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说明人心是不会变的。”
  “只要这个看不见的敌人一天不死,所有人就会一直恐惧,为了消除恐惧,他们只能硬着头皮联手。”
  范如晴是个冰雪聪明的女人,她立刻就明白了殷徳的意思。
  “赵林他们到了!”
  殷徳提醒道。
  只见一个魁梧的大汉和一个长着两颗脑袋的连体人从不远处走来,身后正是无烟火形成的外圈。
  “可见他们也刚刚到达,肯定也受了不轻的烫伤。”
  殷徳又说道:“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
  说罢,也不管范如晴如何反应,运起《云上六变》,迅速消失在密林中。
  赵林和慕容兄弟走过来,见范如晴呆呆地望着黑色的密林,赵林出声道:
  “范小妹,看什么呢?你是否也是刚刚逃火到这里?”
  范如晴点点头。
  旁边的慕容兄弟则暴躁地说道:“听说范姑娘杀掉了侏儒张大大,可真是本事不小啊。”
  范如晴恢复了冷淡的神色,说道:“这并没有什么。”
  除此之外,并不愿意多透露半分,反而将话题引到了中级赛选手身上,赵林和慕容兄弟俱都是大吃一惊。
  “哥!不好了,不好了!听说有中级赛的选手混进了竞技场,我们这才是第一次参加竞技场,如果遇上了他,岂不是死路一条?”
  只见另一颗脑袋晃了两下,似乎刚刚睡醒,听到弟弟的话语,眼底闪过一丝诡异之色,阴阳怪气地说道:
  “你怕什么?我们已经练成了《阴阳化魔功》,这可是一种黄级功法,仅在玄级功法之下。你要清楚,就算是一名中级赛选手,也不一定有足够的身家换取黄级功法。若是真碰上了,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弟弟脸上露出安然之色,又暴躁说道:“那我们岂不是不用和其他人联手,一起对抗中级赛选手了?”
  哥哥冷笑一声,“当然要,非但要联手,更要将所有人聚在一起,以此确定他的真实身份。”
  …………
  殷徳不知道三人组的对话,正在圈边的一颗古树上靠着,手中把玩着一枚银色戒指。
  正是灾星戒。
  清点起殷徳的优势,其实并不是很大。二流功法他有不少,但用得上的只有《云上六变》,至于《骨瘦如柴拳》之类,则完全派不上用场。一流功法中,他新得了《达摩棍法》,配合大圣棍,倒是也有进了决赛圈的门票。至于装备,他有了范如晴赠送的敖丙宝甲。
  可据他所知,王侯也有一件金丝宝甲,这样看来,其他人有也未可知。
  如此一来,这宝甲实在算不得优势了。
  说到底,他的底牌竟然只有一个,就是这灾星戒。灾星戒号称一旦发动,百米之内,寸土不留。
  这实在是一个玉石俱焚的底牌。不到绝地,殷徳绝不会动用灭神戒。
  他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天色竟然已经蒙蒙亮了。
  “许霸被王侯用两仪剑法击杀。”
  “张二狗被王侯用一阳指击杀。”
  “笛梵被王侯用一阳指击杀。”
  “何一鸣被王侯用一阳指击杀。”
  短短的几分钟,竟然有四人命死王侯之手!
  “难道说……”殷徳忽然有个可怕的想法,“王侯就是那名中级赛选手?!现在开始不掩身份地屠杀了?”
  这种想法一出现就立刻被殷徳打消。
  “不会的,当初王侯被我三言两语惊走,就说明他心中仍然忌惮着我,一名中级赛选手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怎么会被人惊走?这么看来,王侯的确是第一次参赛才对。”
  “可若不是他,还能是谁呢?”
  殷徳惊奇地起身遁去,寻找所有可能出现的人迹。
  生存人数到达了5。居然在第十六天,只有五人生存!
  有的人是被王侯杀掉的,有的人赫然是被赵林,慕容兄弟,范如晴杀掉的。
  “难道说决战有可能就在今天爆发?”
  殷徳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之前发生的事情太不符合常理,若不是王侯,难道中级赛选手另有其人?
  大约半日后,殷徳才在一处平地见到了一个身穿金色宝甲的人。
  在他周围,赵林,慕容兄弟,范如晴三人以一个三角形的阵势围着他。
  殷徳现身,其余四人将目光对准他。
  在这场百人竞技中,最后五人赫然已经全部出现,在这处平地聚首。
  最终之战,终于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