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十一章 敌友难分

第十一章 敌友难分


  “王侯!你是中级赛选手,竟然肯屈尊来到我们区区的入门赛,看来所谋非小啊!”
  赵林怒喝道,但显然对王侯有些忌惮。
  王侯之前的无情屠杀,早就显示出了超凡的实力,尽管在三人组的围攻之下受了不轻的伤,却仍然让赵林不免有些心虚。
  慕容兄弟竟然罕见的醒了两颗头颅,弟弟更是暴躁大喊:“还和他说这些干什么?所有的生存者都在这里了,我们四人只要联手,就不怕杀不死他。”
  范如晴神色复杂地看着殷徳,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侯果然受了不轻的伤,一条胳膊早就无力地垂在一边,看样子是被赵林卸掉了筋骨。身上宝甲更是破烂不堪,似乎下一刻就会崩坏。一柄长剑黯淡无光地倒在地上,早就化作一团废铁。他头发凌乱,往日的潇洒风度早已无影无踪,哪里还有半分英俊的模样。
  王侯此刻竟然狂笑起来,揶揄道:“我问你们,若是我真的参加过中级赛,你们还会稳稳地站在这里威胁我吗?”
  弟弟则是大喊道:“那你怎么解释不久之前,你率领两人屠杀其他人的事情?要知道,那些倒下的人虽然武功远不及你们,但也绝非会在一分钟之内被屠杀干净的。”
  赵林附和道:“不错,现在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你隐藏了实力。”
  哥哥则冷笑地看着王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殷徳大感头痛,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场面竟然如此混乱,但中级赛选手很明显没有现身。
  王侯绝不会是潜伏进来的中级赛选手,因为范如晴曾说过,每跨一级,选手的实力天差地别,这种差距不仅体现在武功高低上,更加体现在选手的智力,耐力上。
  而王侯?
  他显然缺少把控全局的能力。
  所以他才落到被孤立,被诬陷的境地,如果不是殷徳赶来,不出意外的话,他的结局就只有淘汰。
  …………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黄剑翔,各位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欢迎来到我的解说室。”
  黄剑翔终于在这场决战中显示出了他过人的主持功力,狂吼道:
  “决战之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决战之日!各位朋友,你们激动吗?!”
  台下观众沸腾起来,不断高喊自己支持的选手,甚至有一个女观众因为太过激动而晕了过去,旁边的工作人员赶紧将她抬走治疗。
  “你们沸腾了!!!”
  黄剑翔的嗓子爆发出一股爆炸般的吼声。
  所有人更加沸腾,有人挥舞双手乱跳,有人竭声嘶吼,还有人涨红了脸捶打自己的胸口,整个解说室几乎要炸了!
  黄剑翔露出一股满意的笑容,开怀大笑道:“是的,是的,观众朋友们,我感受到你们的热情了,你们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热情的人,最可爱的人啊!”
  这个时空的很多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着电视中的黄剑翔的解说直播。
  “现在我们的解说正式开始!所有的观众都可以参与下方的模拟投票,模拟成绩仅作为参考使用。正式投票将在诞生冠军之后的三天生效。投票前十名将会获得复活机会,参加接下来进行的初级赛。”
  黄剑翔顿了顿,又说道:“然而十名开外的选手?不好意思,帝国的资源是有限的,复活一个选手要耗费大量的资源,所以,只能遗憾地说抱歉了。”
  “现在决赛的局势实在有些混乱,所有人都剑指王侯,全都认为他就是混进来的中级赛选手,不知关于这件事,李秀小姐怎么看呢?”
  李秀说道:“中级赛选手通过购买昂贵的降级券,的确可以参加入门赛,这是不违反规定的。只是王侯现在的处境的确不妙,所以他否认此事也在意料之中。”
  “只是……”李秀顿了顿说道:“我也主持过许许多多的赛事了,可从来没见过王侯啊。”
  殷徳不知道这场决战已经万众瞩目了,他双目沉静如水,思考着对策。
  “我认为中级赛选手另有其人。”
  殷徳忽然出声道。
  “不可能!”
  “除了他还能是谁?”
  赵林和弟弟同时出口否认。
  哥哥更是阴森森地质问殷徳:“你也看到了他的实力,除了他之外,还能有谁有屠戮全场的能力?”
  殷徳淡淡说道:“若是有人明明有不逊于王侯的实力,偏偏不肯出手清场,希望一直潜伏到最后呢?”
  此话一出,弟弟暴怒:“殷徳,你说这话,难道认为我们三人是中级赛选手不成?”
  赵林更是二话不说,竟然双掌运用飞翻,冲着殷徳打杀过去:“哼哼,我们还没有怀疑你呢,你倒怀疑起我们了,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如将你打杀,也少一分变数。”
  慕容兄弟则一分为二,弟弟帮忙赵林打杀殷徳,哥哥召唤范如晴攻击王侯。
  局势瞬间大变。
  殷徳心中恼怒赵林不分青红皂白,形势却已经这样,他没有办法,只能运起云上六变,化作极为相像的一男一女,挥舞大圣棍应敌而上。
  王侯感激地说道:“殷徳,这恩情我记下了,我……”
  哥哥怎么愿意让他说话,整个人如同一团黑雾般,转眼就到了王侯身前,双手运作如飞,阴险诡秘,速度极快,根本不容王侯有丝毫喘息机会。
  范如晴神色复杂地帮助哥哥,王侯形势一下子危急起来。
  殷徳则惊讶于赵林的气力之大,赵林每一掌挥出,所到之处,空气都灼热起来。
  弟弟的武功则更加奇异,所化的一团白雾忽隐忽现,拳法更是飘忽不定,虚实难辨,偏偏招招杀手,让人不敢大意。
  殷徳眼见王侯那边就要殒命,却因为自己分身乏术,不能过去支援,不由大急。
  王侯这边的确危急,他所练《一阳指》本来只适合远程狙杀,如今哥哥如同随行鬼魅般缠着他打,自然处处被动,更不要提旁边还有《万流归宗》大成的范如晴助阵。
  战斗越来越激烈,大有白热化的趋势。
  王侯体力越来越不支,终于露出了一丝破绽。
  殷徳想着赶紧结束战斗帮助王侯,终于趁着赵林急攻时露出的一个破绽,大圣棍改变方向,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攻向赵林。
  “佛音绕梁!”
  殷徳跳起,一招佛音绕梁直取赵林耳背,沉闷地一声。
  “砰!”
  大圣棍竟将赵林的脑袋砸得七零八碎。
  弟弟脸色大变,出招更加凶猛。
  这时,一声女声的惨叫传来。
  殷徳面色阴沉,看向王侯战场,王侯早已被打得奄奄一息,头颅被哥哥踩在脚下,本来助阵的范如晴竟然早已倒地,胸口处有一圈发黑的指印。
  那声惨叫就是范如晴发出的。
  场上的生存数,赫然变成了3,殷徳,王侯,慕容兄弟。
  哥哥笑嘻嘻地踩着王侯头颅,脚掌扭动,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咔吱咔吱”声。
  “哥!”弟弟痛苦大叫。
  现在,谁还不明白,哥哥就是中级赛选手。
  “你把我哥怎么样了?你还我哥!”弟弟失声痛哭。
  哥哥揶揄道:“好弟弟,你在说什么呀,我不就是你哥吗?”
  “胡说,你胡说,你若是我哥哥,怎么会不知道我喜欢范如晴,你又怎么会将她杀死!我在竞技一开始的时候,一看到她,就把你唤醒说了这事的。“
  “所以你一定不是我哥,你非但不是我哥,还害死了我哥,说!你这小人把我哥怎么样了?”
  哥哥面色一冷,淡淡道:“既然我还在这里,那么他自然不在了。至于用的什么方法,告诉你也无妨。我在进场之前练习过一种名为《换神秘法》的武功,可以瞬间选定一人决斗,意志力弱小的人就会被强大者取而代之,你哥……再也不复存在了,就算是帝国也没办法将他复活。”
  “你可别忘了,他的身体还是我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根本没有死,又何谈复活呢?”
  说到这里,哥哥似乎极为得意,桀桀怪笑。
  “我跟你拼了!”弟弟本来就是一个暴躁,沉不住气的人,化作白雾直接打杀哥哥。只是白雾黑雾刚一接触,立刻被黑雾吸收得干干净净,黑雾变大了几分。
  “就连《阴阳化魔功》都是我交给你的,你拿什么跟我斗?”
  哥哥嘲讽一笑,脚下用力,王侯头颅终于支撑不住,爆裂开来。
  生存者数目写着:2。
  “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
  哥哥看着殷徳,不怀好意地一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