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四十一章古墓主人

第四十一章古墓主人


  “姐姐,还是手下留情吧。”旁边二宫主劝解道,语气温婉道:“我广寒宫对外人虽不容瑕疵,但他毕竟是我广寒宫的人,不如稍微惩戒一下,也就算了吧?”
  大宫主沉吟片刻,露出一抹回忆之色:“广寒宫……多么辉煌的名字,之前提到这个名字,谁不胆寒?自从没落之后,哼哼,外面那群宵小便直呼我们‘月宫’了。”
  “姐姐,只要找到小桂树和玉兔,我们广寒宫恢复名望指日可待的。”二宫主轻拍大宫主手臂,出声安慰。
  “是啊,只要炼制一炉‘广寒丹’,就算会因此毁掉了小桂树和玉兔,我们的功力也会大增,到时候,就算天堂那群老不死也得给我们几分薄面。”
  “姐姐你这么想就对了。”二宫主看起来很高兴。
  大宫主满意点头,忽然脸色一寒,看着阶下禀告的人,冷冷道:“既然二宫主求情,那就罚你三天吧。”
  那人心中松了口气,随即又面色一苦,认为“三天也不是人受的呀。”
  不久之后,某处封闭极严的密室般的冰窖,牙齿打架的‘咯咯咯’不断传来。
  大宫主又吩咐道:“传令下去,将那个从低等位面来的奴隶,列为我月宫的一等通缉犯,将其捉拿归案者,赏金币一千万,桂花酿三坛!”
  …………
  殷徳躺在血腥松软的地上,整个人似乎死掉了一样,一动不动。
  忽然,殷徳睁开双眼,直立立坐了起来。
  殷徳自然知道冠军已经是他的了,但他没有选择回到现实,他还有任务要完成。
  轩寿还需要回家。
  自打刚一进入竞技场,轩寿就一直陪在殷徳身边,殷徳也一直想把他送回家。
  现在只要踏入主墓室,就可以回家了,可是殷徳心中骤然生出一股不舍。
  轩寿在这一路上,虽然调皮了一些,也闯了不少祸,但殷徳说的话,他都乖巧照做。
  在他心中,哥哥是除了父母之外最亲的人,是要带他回家的人,所以哥哥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殷徳心中柔肠百转,最后仍是无奈叹气,轻轻抚摸逆鳞。
  小男孩出现在殷徳面前,这儿看看,那儿看看,瞪大了眼睛问道:“哥哥,人呢?”
  殷徳好笑道:“哪些人?”
  轩寿摇着殷徳手臂,露出两颗长长的虎牙,一副憨真的模样,撒娇道:“就是那些想杀我的人。”
  殷徳淡淡道:“埋掉了,现在我带你回家。”
  由于考虑到轩寿年纪还小,殷徳怕他看到满地残碎会感到不适,于是在轩寿出来之前将这里清理干净了。
  “嗯!”轩寿惊喜点头,随即失落道:“可是,如果我回家了,那不是见不到哥哥你了……轩寿不想回家,轩寿还想再和哥哥待在一起。”
  殷徳心中好笑,又有些感动,强打精神,揶揄道:“你要是不回家,岂不是见不到你爹娘了?”
  “啊……那不行!可是,回家的话,唉……”轩寿居然像个小大人一样,学殷徳叹气起来。
  殷徳看得满心难受,却仍没忘记,人家爹娘现在可能都急疯了,四处寻找呢。
  “嘿嘿,别任性,你回家之后,我以后还会来看你的。”殷徳安慰道。
  轩寿这才有了笑颜,又伸手道:“哥哥,我要吃糖。”
  殷徳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轩寿要吃辟谷丹了……这一路上,也幸亏殷徳辟谷丹带得多,否则根本不够轩寿天天吃的。
  殷徳拿出一些辟谷丹,看着轩寿‘嘎嘣嘎嘣’咬着,说道:“下次哥哥来看你,给你带一堆真正的糖给你尝尝,那糖啊……啧啧,真是甜呀!”
  轩寿欢欣鼓舞拍起手来。
  殷徳宠溺地捏捏他的小脸蛋,入手冰凉。
  “回家!”殷徳一声吩咐。
  “回家!”轩寿跟着说道。
  在整个起居室内,墙壁早就坑坑洼洼,放眼望去,哪里有什么进入主墓室的入口,整个起居室像是被封闭了一般。
  轩寿走到一面墙前,伸出小手在墙上点了几下,就听见墙壁隆隆作响,墙壁赫然缓缓升起,露出里面的空间。
  前面就是主墓室了。
  “哥哥!你跟我进来呀。”轩寿招手喊道。
  殷徳跟随轩寿进入主墓室。
  整个墓室空空荡荡,一股潮湿阴霾的气息扑面而来。
  墓室中央摆放着两具华贵的棺材,一大一小,大的那具棺材雕龙画凤,宫殿楼宇,飞禽走兽,奇花异草一应俱全,小的那具画着不知名的异兽,生动活泼,同样精美绝伦。
  这哪里是两副棺材,分明是两件无价的艺术品!
  “轰”
  大棺材的棺材板忽然挪移,一位凤冠霞帔的女子从棺材内急不可耐地冲了过来。
  这女子极美,穿着雍容华贵,仿佛一位新娘子。
  偏偏她的身上带着一股莫名的潮湿阴冷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寿寿!我的寿寿,你终于回来了。”女子哭着抱起轩寿,不住亲吻。
  另有一位中年男子从棺材中缓缓走出,见到小男孩回家,同样惊喜不已,忽然看到了旁边的殷徳,眼神变得警惕,出声询问:“这是?”
  轩寿躺在母亲怀里,搭着母亲脖子,说道:“这是我的哥哥,就是他带我回家的。”
  接着,轩寿将整个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男子。
  “我出去玩的时候,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然后就哭,碰到哥哥后,他说带我回家,我就跟他走了……”
  轩寿的描述中,殷徳成了一个拐卖儿童的罪犯,让殷徳心中大汗。
  看到轩寿的描述越来越离谱,殷徳只好出声解释。
  两人将肃王墓被划作竞技场,遇到了天堂七十二杀手等事情全都告诉男子。
  男子聚精会神听着,有种莫名的威严,听完殷徳和轩寿的叙述之后,终于哀叹一声:“没想到,没想到天堂对我阎罗殿仍然紧追不舍……呵呵,只恨我肃王被困此地,差点连儿子都保不住。”
  女子赶紧出声安慰,肃王挥挥手:“王妃,你不用多说。”
  接着道:“殷徳小友,这次多亏了你把寿寿带回家,我夫妻二人被困此地,无法出去,你想要什么,尽管和我提,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殷徳沉吟一声,看着肃王,问道:“晚辈只有几个问题,希望前辈可以告知一二。”
  肃王点头。
  “晚辈想知道,阎罗殿就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天堂一定要追杀阎罗殿的人呢?”
  肃王露出一抹回忆之色,缓缓叙述道:“阎罗殿是一个古老的势力,由阎罗王统治,其传承时间之长,还远在天堂之上。阎罗有十二王,代代世袭。我的武功虽然不好,但靠着祖上荫萌,倒也勉强算上一个。”
  “阎罗十二殿,分布在各个地方。但都无一例外,这些殿堂全部深埋地下。你站的这个地方,就是肃王殿。”
  “天堂是阎罗殿建立之后近五百年,冒出的另一个古老势力,他们买通了六个王,在一次会议上,里应外合,将整个阎罗殿全部颠覆。所有不投降天堂的王,只有我活了下来。“
  “这段历史听起来虽长,但只不过发生在五十年前而已,我亲身经历了这件事。”
  “六王归顺,五王战死,只剩下我苟活于世。”
  肃王露出极其悲痛懊悔的神色。
  “阎罗殿已经不复当年实力,但只要我肃王还活着,我阎罗殿的传承就绝不能断。”
  殷徳沉思,摇头叹气,表示十分同情阎罗殿的遭遇。
  “另外……寿寿也是有武功的,他没帮你打天堂杀手吗?”肃王疑惑道。
  殷徳茫然摇头,看向轩寿,真想不到这么大的孩子也会武功。
  “我……我不敢打。”轩寿怯怯地看着肃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