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四十四章 异族入侵

第四十四章 异族入侵


  殷徳很想知道地球怎样了,那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有没有一个叫地球的蓝色星球?”殷徳关切问道。
  “这些一概不知,通讯线路都被异族切断了,派去的细作也没有发回相关的消息。所以直到现在,帝国对于异族的行踪还是一头雾水。”子墨冷冷道。
  殷徳更是大觉担心,却也无计可施。
  “我们也会被波及到吗?”殷徳担心道。
  子墨冷冷道:“或许会,或许不会。现在帝国已经派出大军抵抗,两方伤亡都不少的。最后很可能一纸合约结束,但不排除在此之前,用其他方式进行小规模战斗的情况。”
  殷徳好奇道:“什么方式?”
  “竞技场。”
  殷徳冷汗瞬间流下。他懂得子墨的意思,帝国和异族很可能各自派人进入竞技场对抗,以此作为大国博弈的筹码。
  他本身是一个明星,这场战斗中,以他巨大的名气,以及三连胜的战绩,很有可能会被派出去。
  “……还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没想到两个国家之间的战斗,居然会波及到一个从低等位面来的小人物。”
  殷徳心中苦涩。
  “其实这也是正常的,明星本身就是为帝国服务的,生死当然不由自己了。”子墨解释道。
  殷徳觉得以竞技场战斗的方式,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毕竟两国如今都伤亡不小,但又不肯放下面子和谈,于是,找一个台阶下是最好的选择。
  和谈势必有利益纠纷,可是竞技场,无论胜负,都不代表国家实力,只需要简单说一句佩服就好了。
  这样一来,无论是谁被选到竞技场,势必难免要曝光在大众的视野下。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尽管可以获得大量粉丝,但同样有无法被复活的风险。
  殷徳道:“这些异族,究竟是什么来历?”
  子墨道:“是一群生活在银河系北面的人。说是异族,其实他们和我们长得差不多的。只是生活习惯不同,民风比较彪悍,侵略性极强。他们其实也有名字,叫达狎族。只是民众习惯称呼他们叫异族。”
  “那你觉得我有可能会被选上吗?”殷徳忐忑问道。
  “很有可能。”子墨幸灾乐祸,冷冷道。
  殷徳的心更加冰凉,他的实力还很薄弱,底蕴不深,一旦被抽了壮丁,怕是连露面的机会都没有。
  这达狎族,殷徳虽然了解不深,但从子墨寥寥几句中,也大概可以推测出,达狎族人势必武功高强,全民皆兵,否则侵略性也不会这么强。
  殷徳想到了肃王给他的那本《通册》,这本书所含极广,可能会有相关的消息。
  洁白无垢的客厅内,一名清秀俊朗的青年,神色冷峻地躺在太师椅上,眉目紧锁,不时轻叹一口气,显得忧心忡忡。
  他衣着极平凡,但却很整洁。
  轻轻晃了一下手中青色酒杯,青年放下一本极厚的书卷,蓦然起身,对着一台电视机说道:
  “子墨,我要休息两天,这两天你不要打扰我。”
  随后,也不管电视机的反应,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
  《通册》上记载的异族资料极其详细。异族只是除去银河系的子民外,对所有种族的统称,其实,不仅仅是北面的达狎族,在其他地方也有着不同的种族,只是达狎族对银河的威胁太大,所以一般来说,异族指的就是达狎族。
  殷徳脸色阴沉不定。
  他必须早做打算,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来应对即将到来的异族之战。
  这场战斗实在重要无比,关系到殷徳的性命和前程,由不得他不慎重。
  冠军之王竞技的冠军奖励已经发放,包括五十万金币和一部自选黄级武功。
  在此之前,殷徳还是看了一下竞技场排名,他不想小胖子李立被观众嫌弃,没有进入到投票前十,从而失去了复活的机会。
  但是结果尽管令人心惊,倒也有惊无险,小胖子李立虽然是倒数第四个被淘汰的,但是票数是第十。
  只差一丝,就永远要埋在肃王墓了。
  排名第一的是,赫然是狂神,第二是殷徳,第三是何冰。
  对于狂神夺得人气第一,殷徳并没有感到任何惊讶,倒是关于自己超过何冰的人气,让殷徳震惊不小。
  尽管自己也很帅,但是何冰更是当仁不让的大美女,人气这东西实在太虚渺,人生这玩意儿也实在太过莫测,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在了别人的前面。
  但这也实在是人生的一种乐趣。
  殷徳大感有趣,也对李立放了心。
  他在这里的朋友不多,在入门赛时候的范如晴、王侯,中级赛的秦红玉,高级赛的李立,都可以算是他的朋友。
  至于经纪人子墨,也勉勉强强算是吧。
  对于朋友,殷徳一向很看重,也不由对他们的生死前途关心起来。
  知道李立没事,殷徳心中稍微轻松了些,赶紧在商城中挑选功法,不想错过任何提升实力的机会。
  “《云淡秋高剑》倒是也不错,只是我没有打算走剑法的路线,有些可惜了。”殷徳摇头,大感惋惜。
  这部剑法不但用法轻灵,而且用处极广,若是殷徳没有修炼《麒麟臂》,《麒麟褪甲功》,倒也愿意试一试。
  “《遗弃蝉蜕功》,炼体武功?唉算了,还是不如《麒麟褪甲功》,现阶段毕竟还是要以这部武功为主,贪多嚼不烂的。”
  殷徳一部接着一部查看,可是黄级功法已经没什么可以入了他的眼,不禁大为失望。
  他倒了一些葡萄酒,拿着青色夜光杯,静静喝着,双眼明灭不定,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些黄级功法,他竟一个都没有选,一个是看不上,另一个是在想一个人。
  秦红玉。
  这个只因他随口解围,而感激不已的女子,陪他走过数个难熬的夜晚,外面天寒地冻,两人依偎着取暖。
  遭人暗算之后,是柔弱的她抱着他四处逃命,从未抱怨,不离不弃。
  最后,为了给殷徳制造优势,不惜以身饲虎,想着击伤姬无忌,最终香消玉殒。
  不知她如今怎样了?为父亲沉冤昭雪的进度如何,缺钱用吗?缺武功用吗?
  殷徳神色变换不定,一动不动,神游天外。
  许久,天色暗沉。
  殷徳轻叹一口气,走出房间,问子墨:“我可以将冠军奖励送给别人吗?”
  子墨惊讶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没什么,告诉我能或者不能就好了。”
  子墨道:“不可以……冠军奖励都是绑定了的,金币也都不可以赠送,我……”
  它还没有说完,殷徳转身离去,‘啪’地一声关上了房间。
  子墨目瞪口呆,“不是说要呆好几天吗?这怎么才几个小时就出来了?”
  殷徳强打精神,想着什么时候见见几位老朋友。
  既然送不出去,殷徳也只能自己消受了。
  再次打开商城,他比前一次看得更加上心。
  “《移形换影》,一种轻功,品阶倒是比《云上六变》高,但是仅仅是多了几个模糊的虚影,用处实在鸡肋,这些东西《云上六变》也可以做到,若是兑换的话,实在有些浪费了。”
  “《指东打西》,这种武功有些意思,只是所需心神未免太大,若是遇到了眼力好的,不免被动。”
  殷徳不断摇头,一一否定,显然对这些武功都不甚满意。
  很多武功没有自己的特色,仅是取巧而已,用处实在不大。
  “咦……这是?”
  殷徳似乎发现了什么,眼神大亮起来。
  “《缩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