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五十一章 殷徳之死

第五十一章 殷徳之死


  圆润女子惊惧道:“圣女,你真的要动用那个杀阵?”
  何冰冷冷看着她,嘶声道:“怎么?难道你不想让殷徳死?”
  圆润女子心中更是又惊又怕,急忙道:“不是的,我简直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只是这《千里一剑》需要我们原地结阵,才仅仅能打出一剑。若是杀不了他……”
  “如果真的杀不了他,那也是他命不该绝,我们只好等下次了。”
  何冰无奈道,殷徳轻功实在太过高深,现在已经见不到他的背影了,又如何能继续追杀下去?
  除了千里取人首级的月宫剑阵《千里一剑》,何冰实在想不到,究竟还有什么办法可以留下殷徳。
  “没时间了,快些准备。”何冰怒喝道。
  密密麻麻的月宫弟子骤然行动,原本混乱的队伍变得井然有序,细细看来,发现他们竟然组成了一轮残月。
  从上空看来,这轮残月由身穿白色服饰的月宫弟子组成,他们口中念念有词,袖中匹练飞起,在残月尖上不断缠绕,不断凝聚。
  随着时间推移,这轮残月突然大放光芒,竟和天空残月极其相像。
  一柄五颜六色的巨剑赫然成了一半,在空中悬挂,神威绽放,不断轰鸣,似在伺机而动。
  圆润女子脸上流下汗水,不仅是她,就连何冰也面色潮红,一副用功不浅的模样。
  至于其他弟子,更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这看似只需念几句口诀的剑阵,竟然需要耗费如此大的精力。
  有些弟子勉力支撑着,有的甚至晕倒过去。
  何冰似乎也感觉剑阵难以成形,看着周围倒地的月宫门人,终于叹了口气,眼中决绝之色闪现。
  “圣女,你,你难道要……”圆润女子见到何冰异状,吓得说不出话来。
  何冰没有理会她,‘噗’地一声朝空中巨剑剑柄吐出一口血雾,似乎得到了什么巨大的滋补一样,光芒大涨,轰鸣声中隐隐含着剑鸣声,赫然一副神剑出世的模样。
  “圣女!”圆润女子‘扑通’一声跪下,惊惧道:“您为什么要拿心头血换他一条命呢?那心头血一旦触发,如果他死不了,会帮助他炼体的呀。”
  何冰脸色苍白,摇头道:“放心吧,这次就算他长了十个脑袋,都不够他掉的。《千里一剑》的威力,你没见过,我曾看过大宫主用它斩杀阎罗殿的强者,最后那位强者连尸身都没留下。”
  接着何冰像是想到了什么,怒道:“心头血和守宫砂一样,只有一份。守宫砂又提升不了实力,但我这份心头血,月宫还不知有多少猥琐男子盯着呢,全都妄想靠着这份心头血,武功更近一步。如果不是今天这次意外,恐怕大宫主会强迫我给圣子。”
  “与其这样,倒不如用这份心头血杀掉殷徳。”
  何冰显然下定了决心,一点悔意都没有,眼中全是决绝之色。
  “圣女,你的心头血和我们的不一样啊。”圆润女子终于哭出声来,似是极为心疼,“你是月宫圣女,我月宫一百年才能有一个圣女,圣女的心头血不知比我等好出多少。每代圣女心头血都是要给圣子的,以便将来接管月宫。这下子……”
  圆润女子忍不住叹气。
  “你是怕大宫主会怪罪与我?”何冰冷冷道。
  “大宫主的雷霆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真若是犯到她的手上……”圆润少女恐惧异常,不忍说下去。
  何冰眼中同样闪过一丝恐惧,道:“没关系,二宫主会帮我求情的,她对我一向不赖。况且只要杀掉殷徳,夺回小桂树,不但无罪,而且有功呢。”
  “不能多说了!再说几句殷徳这贼子就要跑掉了。”何冰看着空中摄人巨剑,终于行动。
  两手极快地拍打巨剑,口中念念有词,何冰看到巨剑随着自己双手,不断轰鸣,她嘴角终于露出一丝残酷又狠毒的笑容。
  “给我去!”何冰娇喝一声,随即闭眼,似乎在控制着这柄巨剑。
  话音刚落,巨剑直升云霄,大有神剑出鞘的气势,轰鸣声震得人耳朵疼。
  这柄彩虹般的巨剑,虽然由匹练构成,但在这骇人的气势下,大有无坚不摧的气势。
  ‘嗡嗡’
  巨剑横向轰鸣,剑尖直指殷徳后背,瞬间飞走。
  仿佛一道闪电般,这柄剑带着无与伦比的气势,转瞬间,就来到了殷徳背后。
  殷徳运起《云上六变》,化作一男一女两道虚影,相视一笑,身形几个急转,希望能够迷惑巨剑。
  何冰闭着眼,嘴角忽然扬起一个不屑的弧度。
  她早就见识过殷徳这门武功,在未曾重视的情况下,曾吃过不小的亏,她回去后,花了极大力气,修习了月宫的《月轮眼》,号称看破天下幻象虚影,殷徳的《云上六变》只是二流武功,自然被看得里外通透。
  巨剑速度不减,直刺殷徳真身,很多回合中,虚影不断迷惑,却丝毫功劳未建。
  殷徳依靠着巧妙的身法,不断躲避巨剑,尽管巨剑速度奇快,一来二去间,竟丝毫没有打中殷徳的迹象。
  只是殷徳脸色阴沉,大感不妙。
  这巨剑虽然没有刺到他,但是巨剑主人在不断进步,似乎已经慢慢摸清了他的轻功套路。
  时间慢慢过去,一人一剑的追逃变得更加凶险,很多次殷徳都差点被腰斩。
  殷徳运用《麒麟臂》,左臂赫然暴涨,张牙舞爪朝着巨剑打去。
  巨剑只是轻轻摇晃几下,随即又恢复正常,直刺殷徳。
  殷徳一时之间险象环生,只得运起第三层的《麒麟褪甲功》,仿佛穿上一身铠甲般,这才安心。
  无论殷徳用什么方法,这柄巨剑总是死死追杀殷徳,半柱香的功夫过去,他身上已经多了许多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潺潺流淌。
  再看巨剑,七彩光芒大放,一副威力不减的模样。
  《麒麟燃血诀》!
  殷徳迫不得已,终于还是运起这门透支的武功。这门武功他只用过两次,一次是在和狂神决战的时候,第二次,就是现在。
  他运起《麒麟燃血诀》,不是要和巨剑拼命,而是要逃命。
  “和一柄剑打,太不划算了。再说也打不过,还是早些逃掉为妙。”殷徳脸色阴沉如水。
  只是他不知道,何冰究竟花了怎样的代价才祭出这柄巨剑,如果知道,他就不会存在侥幸心理了。
  ‘嗖’
  殷徳像一阵风般逃离。
  极远处,何冰脸色大变,终于狂吐鲜血,巨剑威力与之前相比,暴涨了几倍都不止,呼啸着朝殷徳打杀而去。
  仿佛神来之笔,这柄巨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径直插入殷徳后背。
  殷徳整个人轰然倒地,口中鲜血直流,后背被极宽的巨剑横切成两半,赫然手脚分离。
  青色肠子松松垮垮落了下来,鲜血似河水般汹涌,再看殷徳面容,眼珠子早就不动了。
  在竞技场之外,殷徳赫然已经身死。
  “死了吧?”圆润女子似有所感,惊喜地问何冰。
  何冰睁开眼睛,长吁一口气,点头欣慰道:“的确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活生生被我腰斩。”
  说着,何冰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圆润女子吓得缩缩脖子,定了定神,又问道:“那小桂树?”
  “不要了!拿回去也是给圣子炼制‘广寒丹’,哼哼,人是我杀的,凭什么吃丹药的是他?”何冰愤愤道,显然对圣子极其不满。
  “现在我们所有人全都回月宫复命!”
  何冰吩咐众人,随即密密麻麻的月宫门人,跟随她离开江南这座城池。
  何冰临走时,将巨剑打散,又仿佛不放心般,看了倒地不起的殷徳一眼。
  殷徳的确已经死得不能死了,身上气息全无,身体不断变凉,最终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