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五十三章后福

第五十三章后福


  无垠的荒野,夜空中繁星闪烁,地面上星光点点,一上一下,呼应成趣。
  所有地面上的星光仍在不断涌入殷徳尸体,这星光似有神奇力量,星光所到之处,芳草丛生,虫鸣蝶飞,就连殷徳原本支零破碎的尸体,此刻也慢慢接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只是殷徳仍是气息全无,旁边倒地的小麒麟更是金鳞暗淡,双眼无神,热切盯着殷徳尸身。
  小麒麟的气息越来越弱,到最后,干脆有出气没进气了,终于脑袋无力耷拉在地。反之,殷徳全身已经被星光拼接完好,一块块新肉重新长出。
  一夜时间,殷徳仍然气息全无。再看小麒麟,早已死去多时。
  小麒麟一人高的身躯,慢慢变小,很快就化作一樽巴掌大小的暗金色麒麟,只是它浑身僵硬,竟然仿若雕塑一般。
  雕塑麒麟滚落到殷徳身旁,双眼紧闭。
  许久,殷徳才仿佛做了噩梦般,瞬间惊醒,整个人疯狂喘气,身体不断抖动。
  他双目似寒潭,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完好无缺的身体,下意识就要运起《麒麟臂》。
  一阵难忍的剧痛从左臂传来,让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我不是被何冰的剑阵击杀了吗?这是……”殷徳大感头痛,忽然狂暴拍打脑袋,想要努力回想起发生的一切。
  清晨第一缕阳光泼洒而下,照在静静躺在草地上的麒麟雕塑,散发出暗金色光芒。
  这光芒极其刺眼。
  殷徳看到了麒麟雕塑,身躯巨震,眼中水雾升腾。他终于明白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了,他终于知道那尊麒麟雕塑是谁。
  “你救了我……你平时虽然淘气,但我的性命,你比谁都关心。”殷徳仿佛神经般,口中一直喃喃,说的全是小麒麟。
  “从抠下你的第一片逆鳞开始……”
  “……到如今你为我而死。”
  他手中捧着麒麟雕塑,似乎在捧着绝世珍宝,不断用脸颊抚摸麒麟雕塑,几乎要哭出声来。
  他赫然陷入相思的疯狂。
  这无人的荒野,竟先后成为殷徳和小麒麟的坟场。
  殷徳觉得自己死有余辜,偏偏觉得小麒麟实在太可怜,它还没长成大麒麟,就陨落掉了。
  一滴热血从殷徳后背,瞬间融入他的身体,这滴热血滚烫,精纯,似乎蕴含有无穷的能量。
  热血刚一入体,殷徳立刻鬼使神差地认定,这滴血是月供圣女何冰的。
  他曾在《通册》中看到过,剑阵威力奇大,往往需要很多人,或者很强的个人,才能发动起来。若是催动剑阵者实力不够,必定会失败。
  然而凡事都不是绝对的,《通册》中曾提出过,有些古老势力,对人体奥秘已经研究到很深的地步了,某些古老势力可以催动心头血,强行提升剑阵威力,降低催动者要求,从而发动。
  只是每个人都只有一滴心头血,用过之后,就再也不可能有了,所有几乎每个人都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殷徳眼神阴冷怨毒,他从未想过,何冰居然如此恨他,甚至不惜牺牲唯一的心头血。
  殷徳很快就觉得浑身燥热,一种难以忍受的折磨,从身体最深处传到皮肤,这股燥热所到之处,如同虫咬般,刚刚生出新肉的地方,居然大有再次进化的征兆。
  殷徳运起《麒麟褪甲功》,盘坐于地,仿佛一樽古佛般入定。
  他深刻明白,这次何冰热血入体,对他而言是种机会。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殷徳此时此刻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不知过了多久,殷徳身上金鳞不断掉落,随后不断有新的长出,来来复复,到最后一层崭新的金鳞赫然出现在殷徳身上。
  他缓缓睁开双目,眼中仍有悲伤之色,却仍然强打精神,感受身上金鳞带给他的奇妙感觉。
  《麒麟褪甲功》共分为九层,每过三层,就是一道坎。
  早在肃王墓中,殷徳就进入了第三层,但是迟迟迈不过第四层那道坎,如今意外身死,又意外复活,出人意料地拿到月宫圣女的心头血,终于让殷徳更进一步,达到了第四层。
  第四层的金鳞更加坚固,更加闪耀,而且在膝盖,手肘,心脏等重要器官那里,加强了金鳞厚度,甚至在肩膀两边,隐隐出现了两块突出的肩甲。
  如今的殷徳,一旦运起《麒麟褪甲功》,整个人仿佛披上了一层铠甲,但因为这层铠甲长在他的身上,所以机动性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只是如今的身体,还是比较虚弱,应该找一处地方安心养伤,倒是何冰,找到机会,一定要宰掉她。”殷徳眼神阴森,对何冰显然恨之入骨,无法原谅小麒麟陨落一事。
  殷徳掏出一本青色书籍,翻看起来。
  他渴望在这本书中找到复活小麒麟的方法,尽管这件事看起来并不可能实现,无奈他对小麒麟的思念和感激,已经几乎是强迫他做这件事了。
  天色再次暗沉,殷徳掏出一颗辟谷丹,稍解饥饿,这才缓缓站起,朝着城中再次走去。
  他相信,当何冰认定他死亡的时候,城内追兵一定会离去。
  殷徳如今刚刚活过来,浑身武功施展不出半分,他估计,最起码要半个月的休养才能恢复实力。
  绿色的荒野中,一道金色身影缓缓前行。
  天色终于完全暗沉。
  万家灯火距离殷徳越来越近,越来越亮,让他不禁大松一口气。
  秦淮河畔隐隐有歌声传来,殷徳嫌弃道:“靡靡之音。”
  由于他轻功全无,再也不能像之前一样飞檐走壁,只好乖乖像个普通人一样,通过城门入城。
  夜色中,城门口的通缉榜早已围满了形形色色的人,议论声不断传来,赫然一副火热的样子。
  这通缉榜一直挂在城门口,殷徳入城后也曾看过,当时没有发现自己的名字。
  靠近一看,殷徳的照片明晃晃贴在榜单上,只是下面写着四个字:无效通缉。
  这四个字的意思,就是通缉犯被捉拿归案了,或者意外身亡了,没有了通缉的必要。
  “看来如今我不再是通缉犯了。”殷徳苦笑一声,丝毫不见喜悦。
  他先是找了一个面摊,一口气吃了三大碗面才肯罢休,随后继续落魄西行。
  最西面,就是那烟柳之地了。
  殷徳却根本毫无意识般,大大咧咧走了进去。
  “大爷们,快来快来,这里的姑娘好得很呢。”
  “把香秀给我叫出来!大爷今天要过夜。”
  莺莺燕燕之声不断传来,娇笑声,娇喘声,觥筹交错,让人仿若置身颐景。
  听到这活泼的声音,殷徳胸中气闷总算冲淡了一些。
  刚走进这里,一股脂粉香气扑鼻而来。
  “…………”
  “…………”
  这座青楼很大,大约有三层左右,占地极广,靠着不知名的河流,河中船房更是糜烂,入耳处,入眼处尽是难堪。
  所有的姑娘,所有的嫖客都看到了满身血污的殷徳。此刻,殷徳满面血污,难以辨认,像一尊杀神般。
  整个青楼落针可闻。所有人都看着这个不速之客,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殷徳忽然笑了,揶揄道:“被人打了,岂不是更应该嫖一嫖?”
  空气终于活跃起来,姑娘娇笑着,男客不断起哄。
  “不错不错,被人打了,正是一肚子气呢,赶紧来这里撒撒气!”有人赞同道。
  “这兄弟可以呀,被打成这样还有力气来这种地方……”有人敬佩道。
  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一个身材丰腴,样貌美艳的女子,从人群中走出,轻轻挽住殷徳手臂,笑道:“你倒是好精力,不过要快活,不洗洗你身上的血是不行的,否则我多难受。”
  殷徳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表示默认,随即跟随这名女子上了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