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五十四章青楼解忧

第五十四章青楼解忧


  这是一间闺房。
  红色丝绸高高悬挂,就连被褥也都描龙绣凤,极为喜庆。瓷色酒杯早已倒满了酒,精致的炒菜也不断被传上来,殷徳悠悠拿起一杯酒,笑道:“你这里简直就像是新人成亲的喜房。”
  “我们岂不是就该让客人这么想?你们来这里,岂不是就该像成亲那样高兴?”美艳女子咯咯笑着,媚眼盯着殷徳。
  殷徳无疑是一个极为英俊的美男子,尽管如今满身血污,却平白增添了几分悍气,更有男人味儿,这对成熟的女子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诱惑。
  “你叫什么名字?”殷徳随意问道。
  “叫我三娘,红三娘。”美艳女子轻轻刮着殷徳脸颊,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殷徳点头,不再言语。
  红三娘见他不理不睬,顿时大急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呆?我告诉你名字,你总该也自报家门呀……”
  说罢,幽怨地看了殷徳一眼。
  殷徳揶揄道:“那就叫我阿呆吧。”
  红三娘气恼地锤了他一拳,愠怒道:“哼哼,这名字倒是和你极配,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呆子……”
  这时候,门外龟奴抬着一个巨大的浴桶进来了,上面飘洒着颜色各异的花瓣和不知名的香料,殷徳从未想过,一盆洗澡水居然会这么香。
  “想喝吗?”红三娘调笑道,看到殷徳狂吸屋内香气,不由觉得好笑。
  殷徳问道:“我就在这里洗澡?”
  红三娘点头。
  “你也在这里?”
  红三娘点头。
  殷徳本能就要开口拒绝,红三娘却说道:“你若是不让我在这里,我只能去大街上吹凉风去了,妈妈不会放过我的,说不定还要挨一顿毒打。”
  殷徳无奈点头,却疑惑道:“毒打?亏你想得出来,我还没发现这里哪个姑娘身上有淤青呢。”
  红三娘让殷徳钻进浴桶,拿起一块毛巾,不断帮他搓洗。
  “那是你没把她们的衣服脱下来,等你脱下来了,你就会发现……你会变成一个禽兽!”
  殷徳对她这番话很是无语,苦笑摇头。
  红三娘继续絮叨:“你知道洗完澡之后,要做什么吧?”
  殷徳嘿嘿一笑:“知道知道,洗完澡之后,当然要穿衣服了。”
  红三娘见他这么痴呆,不禁怔了怔,赌气道:“那么穿上之后你就别脱下来。”
  殷徳点头称是。
  红三娘更加气恼,手中的力道也打了许多,殷徳假意说疼,红三娘听到,更加用力。
  殷徳只得安慰道:“你放心,该做什么我心里有数。”
  红三娘这才转怒为喜,脸上一抹红晕闪过。
  殷徳好奇道:“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红三娘回忆道:“有个四五年了。”
  殷徳点头不语,再也不说什么。任凭红三娘如何**,他只是跟着附和,红三娘好笑地看着他。
  血污尽去,殷徳终于露出英俊的面容,均匀的身材,红三娘不禁火热。
  她拿来一套睡衣给殷徳,他在红三娘的服侍下,心安理得穿起来。
  “你知道现在要干什么了吧?”红三娘双目火热,盯得殷徳心里发毛。
  殷徳讪笑一声:“这身睡衣,我刚穿上,还没热乎呢,你就让我脱下来,不太礼貌吧?”
  红三娘凑到殷徳耳边,**道:“没关系,我会让你热乎的……”说着,就脱去上衣,露出一个鲜红的肚兜。
  巧的是,这肚兜上绣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小麒麟。
  殷徳本来被撩拨得大为意动,但一看到这肚兜,就立刻像一个霜打的茄子般,对眼前美色再也提不上一点兴趣。
  红三娘见殷徳苦着脸,奇怪道:“你不喜欢我的肚兜?”
  殷徳苦笑道:“喜欢,简直喜欢得要死,我恨不得,你肚兜上的小麒麟活过来。”
  红三娘嫣然一笑:“哦呦,那可不得了了,真要是活过来,咱俩怕是要被吃掉。”
  殷徳苦闷道:“它要是真能活过来,我就算被它吃掉,也是心甘情愿的。”
  红三娘看他苦闷的神色,不知说什么,再也不提脱衣服的事情,只是拿起两个酒杯,倒满酒液,递给殷徳。
  殷徳仰头,一杯酒下肚,仍觉不足,又要倒酒。红三娘赶忙给他满上。
  他连喝三杯,正要说些什么,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怒吼:
  “老子今天就要红三娘陪!你们别想拿一些残花败柳糊弄老子……老子有钱!”
  殷徳好奇地竖起耳朵,看着尴尬的红三娘,好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
  红三娘轻捶他,说道:“他呀,我之前接待过,大主顾!你看起来虽然也不穷,但和他比,那就差得远了。”
  殷徳揶揄道:“有多大?”
  红三娘正色道:“别跟我说笑,他是做药草生意的,他的生意遍布江南,说是江南第一药王也不为过。这个人别的爱好没有,就是喜欢抢别人的东西。”
  “尤其是抢老婆?”殷徳大感有趣,出声猜测道。
  “是的。”红三娘见殷徳猜中,叹了一口气,说道:“他这么有钱,偏偏一个老婆都没有,挤破了头要抢别人的老婆。”
  “瞧你对他这么了解,你肯定被他抢过。”殷徳似笑非笑道。
  红三娘有些失落道:“是的,还不止一次,好几次都到半夜了,他硬是把我从别人的被窝里揪出来,然后带到他自己的被窝。我也曾劝过他,也求过他,可是没什么用,就跟抓兔子似的,一次次把我从洞中揪出来。”
  殷徳终于忍不住嘿嘿笑了两声,对小麒麟的思念减轻了一些。
  红三娘气恼殷徳,正要数落他几句,房门忽然被巨力推开,一个醉汉冒冒失失闯了进来。
  他无视坐在酒桌旁的殷徳,拉起红三娘就走。
  刚走出两步,殷徳瞬间出现在他面前,醉汉‘砰’地一声,撞到殷徳身上。
  “找死啊!眼睛长脚板底下了?”醉汉双眼迷离地看了殷徳一眼,又喃喃道:“老子今天高兴,不找你麻烦,三娘,走,我们睡觉去……”
  话还没说完,醉汉又是摇摇晃晃,绕过殷徳,强拉红三娘往外走。
  红三娘几乎是乞求地看着殷徳。
  在她心中,殷徳虽然人痴呆了一些,但相貌英俊,和她也能聊几句,可是醉汉呢?满脸横肉,行为粗鲁,有多少次,他毫无情趣,横冲直撞?红三娘已经记不清了,只是在她心中,她始终觉得自己和一条狗没什么区别。
  她毫无选择的余地。谁想要她,只要能付得起钱,就可以要了她。
  如果一定要有选择,她选择殷徳。
  醉汉正拉着红三娘走,没走几步,一道身影再次出现他面前。
  醉汉仿佛视力全失般,又一次碰了上去。
  ‘砰’
  醉汉像是被撞疼了,低着头怒喝一声:“又是哪个不长眼的?还想不想活命了?疼死老子了……春宵苦短,三娘我们别理他,走吧……”
  殷徳站在一旁,大感有趣,忽然身形一动,第三次出现在醉汉面前。
  他还没等醉汉撞过来,伸手就是一个巴掌,呼啸着打向醉汉。
  ‘啪’
  一声清脆的回声荡在房间内。
  醉汉有些醒了,心中怒火升腾,还没等他骂出声来,一个接着一个,铁质般的巴掌呼啸而至。
  醉汉被打得摇头晃脑,迷迷瞪瞪,酒虽醒了,却要被打晕了。殷徳的手臂每次落下,必定留下一道虚影。到最后速度越来越快,虚影和实影互相纠缠,完全看不出殷徳真正的手臂。
  醉汉满脸膀肿,哀嚎一声,不甘倒下。
  红三娘看着醉汉倒地,惊恐道:“他不会被打死了吧?”
  殷徳目光热切看着她。
  红三娘见到殷徳炙热的目光,惊慌而欢喜道:“你……你要干什么?”
  殷徳嘿嘿一笑,道:“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的。将军打仗回来,最想要什么?最需要什么?”
  红三娘顿时羞红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