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五十五章老鸨要账

第五十五章老鸨要账


  红三娘闷闷不乐地给殷徳倒了一杯酒,气急败坏道:“你这个将军可算是窝囊死了,人家将军回来都要找美人,你可倒好,放着我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大美人不要,去喝这二两猫尿!”
  殷徳调笑道:“猫尿不也是你这美人倒的吗?”
  红三娘欣喜一笑,再次劝酒。
  两人推杯交盏,一时之间大为交心。
  红三娘喝得迷糊了,又要脱殷徳衣服,吓得殷徳瞬间清醒。
  “快办正事。”红三娘催促道,殷徳百般推脱,可惜红三娘似乎认定了今天要做些什么,根本不容殷徳拒绝。
  …………
  殷徳看着夜空的明月,眼中闪过一丝厉芒。
  他想到了‘月宫圣女’,想到了死去的小麒麟。
  看着晕倒在一旁的红三娘,殷徳不禁苦笑一声。这一夜,他什么都没做,红三娘很心急,殷徳只得一掌打在她脖颈,最终晕倒过去。
  殷徳眼中似乎有些不忍,却摇摇头,没再说什么,坐在酒桌旁,自酌自饮。
  倒是那个醉汉,酒醒了之后,要死要活想找殷徳报仇,殷徳只得再给他打个半死,让人拖了出去。
  至于明天他是否会带人来,殷徳不在乎。
  他本意是想找一处安静之地,疗好伤之后,再参加下次的竞技场。只是误入青楼,最终留宿在这里。
  手中拿着《通册》,他开始聚精会神看了起来。
  “‘异兽篇’中提到过麒麟。麒麟的主人死了之后,它有两种办法复活,一种是天地之精,但是天地之精以器官的形式,存在异兽身上。一旦用过,这个器官会完全消失,异兽实力会大为削弱。”
  “青龙的牙,朱雀的尾羽,白虎的眼睛,玄武的龟壳……俱都是天地之精。”
  殷徳苦笑,手中继续翻着书页。
  “‘麒麟的角’同样是天地之精,但只有在麒麟成年之后才可以用。”
  殷徳心中大惊,小麒麟明显没有成年,难道说,它用了其他代价更大的方法?
  “麒麟作为四象之主,拥有四象所有的能力,而且有一种独有的星象:麒麟克死。麒麟以命换命,必然成功。可惜这许多年来,非但是麒麟,就连四象也都灭绝了。”
  “这两种方法,都只在传说中有,真正的四象,从未有人见过。就连四象神珠,也被帝国收藏,从不面世,故这么多年来,竟没人看到过有关异兽的蛛丝马迹。”
  “异兽死去后,原则上是无法复活的。但是曾有人推测,集齐四象神珠,可以复活麒麟,然后神珠会破碎……”
  这个难度太大了,银河帝国不可能平白将四象神珠送人的。
  “既然不能送……能不能抢呢?”殷徳顿时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殷徳揉揉脑袋,天边出现一抹亮色。
  红三娘悠悠转醒,看到殷徳衣衫不整的模样,笑道:“昨天对妾身还满意吗?”
  殷徳神色不动,微笑道:“满意,简直满意极了。”
  红三娘嫣然一笑,却伸出手摸摸脑袋,奇怪道:“真的?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殷徳不敢说话,低头看书。
  “哎呦,大爷,昨天三娘伺候得好吗?”门被推开,老鸨还没进来,声音就传到殷徳耳朵里。
  老鸨是个身材极其高大的人,身高起码七尺以上,腰间粗如水桶,圆脸上皮肤很松弛,使得她比实际年龄更老一些,粗短的手指上戴着花花绿绿的翡翠和金银戒指。
  殷徳看着她,实在分不清这到底是个男人还是个女人。
  这样的女人,的确不是时常能见到的。
  “您是先结账,还是再玩几天?”老鸨堆起笑容,皱褶层层堆叠,虽然在笑,却比哭还难看。
  殷徳不知从哪里抽出来一枚金币,问道:“这些够吗?”
  “大爷说笑了。”老鸨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语气有些不自然:“您昨夜喝下的那些酒,都不止这些……”
  “没了。”殷徳苦笑道。
  他的确有金币,而且数量不少,但那些金币都存在腕表中,根本拿不出来。除非现在去钱庄兑换,否则,他全身的金币,就只有一枚。
  他准备向老鸨解释一下,可还没说话,老鸨脸色忽然变了。
  老鸨勃然大怒,作势要叫龟奴来,没想到红三娘笑道:“怎么没了?大爷你忘记了吗,你昨天就把金币给妾身了。”
  说着,红三娘不知从哪里找到一袋金币,从中数出三五十个金币,交给老鸨。
  老鸨脸上又堆起习惯性的笑容,对殷徳讪笑道:“大爷可能是喝多了,连这个都不记得了,嘿嘿,大爷一次性给了两天的钱,是准备玩两天吗?”
  殷徳诧异地看了红三娘一眼,不仅替他付钱,还多付了一天?
  他有这么大魅力吗?殷徳不禁摸摸自己的脸蛋。
  红三娘对老鸨说道:“妈妈,他是准备在这里多玩一天的。您先忙去吧,我留下来好好伺候这位大爷。”
  老鸨挤着富态的身体,带领一众龟奴走出。
  “你为什么给我付钱?我都准备典当身上东西了。”殷徳好笑道。
  他对青楼女子一向都没什么好印象,不愿意沾染,认为她们大多逢场作戏,见钱眼开。可是今天红三娘替他付账,让他深深觉得,以前的观点是错误的。
  任何行业都有好人,都有坏人,有冷酷无情之人,有热情似火之人。
  想到这里,殷徳看向红三娘的眼神,也不禁温和了许多。
  红三娘趴在殷徳身上,轻声道:“因为你没欺负我。”
  殷徳笑道:“你既然怕被人欺负,那么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呢。“
  “穷。”
  红三娘叹气:“我二十岁就到这里了,没来的时候,差点饿死在路上……”
  殷徳觉得,她的经历和秦红玉差不多,秦红玉没参加竞技场之前,也差点饿死在路上。女人的命都这么苦的吗?
  他不禁感慨道:“你们都不容易啊,女人很不容易……”
  话还没说完,红三娘打断道:“你们?还有谁?”
  殷徳摇头,不愿意提起秦红玉,红三娘只好继续说道:“其实很多年前,温饱不愁后,我就一直在攒钱,非但我一直在攒钱,有个人也一直陪着我。”
  殷徳瞪大了眼睛:“你是说有人在外面有人在和你一起攒钱?”
  红三娘苦笑道:“是的。”
  殷徳简直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样的男人?
  另一方面,却替红三娘高兴,觉得她人不错,既然两方你情我愿,她也该得到幸福。
  “那个人是做什么的?”
  红三娘道:“铁匠,他连自己都快养不活了,一开始四处借钱,却总是不够,只能慢慢攒了。”
  殷徳大感世界无奇不有,好奇道:“需要多少钱?你竟攒了四五年还不够?”
  “三万金币。”红三娘开始失落起来,明显不愿意再提这件事了,打起精神,强颜欢笑道:“你看我这么穷,刚才又给你付酒账,你这个大明星不能欠我的钱不还吧?”
  殷徳心中震惊,嘴角颤抖道:“你认得我?”
  红三娘轻轻拍他肩膀,希望让他安定下来:“我看过你的一场竞技,勉强对你有些印象,再说了,你的照片还在悬赏上面挂着呢,想不认识你,真是很难。”说着说着,自己咯咯笑了起来。
  殷徳惊惧道:“那这里其他人呢?她们认出我来了吗?”
  红三娘笑道:“没有。姐妹们整天呆在楼里,你昨天一脸血,看客们也没看出来。”
  殷徳心中安定下来。
  “看你连几十个金币都没有,混得这么惨,也是个可怜人。”红三娘同情道,“不如就在我这里当龟奴,挣上钱还给我,你也好躲避仇家,你觉得呢?”
  殷徳看到红三娘居然同情身怀巨款的他,不由大感好笑,仔细想红三娘的话,也觉得有理。大隐隐于市,在这里疗伤,的确比其他地方要安全。
  越是容易看到的地方,越是容易被忽略。如果月宫找不到他的尸身,一定不会安心。
  殷徳躲躲藏藏,一直没有放松对月宫的警惕。
  “可是我这张脸,万一被人识破的话……”殷徳摸摸脸,担心道。
  红三娘粲然一笑,拿出一把刀,看着面前英俊的脸,手起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