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八十二章帝气楼拍卖会

第八十二章帝气楼拍卖会


  送走殷徳,太子才问小太监:“他到底拿了什么东西?”
  小太监苦着脸,一副喏喏的模样,颤抖着双手,拿出一份清单给太子。
  这份清单并不长,甚至可以说很短。
  “符纸两叠,星辰石两颗,腐蚀七星花三百株……他要的实在不多。”太子感叹殷徳的人品,低声道。
  小太监提醒道:“这是他不要的,他要的都没写,这下您知道他到底要了多少吧?”
  太子仿佛看见了即将空空荡荡的库房,额头冷汗直流而下,最后还是柔弱叹气一声,不再言语。
  …………
  逆鳞空间内,无垠的荒原中,堆叠了不可分数的材料,其中大多早已绝世,世人难觅踪影。殷徳站在密密麻麻的小山旁,大觉满意。
  在他身旁,有一堆单独摆出的材料,这些材料是殷徳答应肃王的,要帮他破解封印。
  “还差三种材料,就可以完成任务了。”殷徳长吁一声,大感轻松,随即又皱眉道:“只是这‘月石’是月宫独有,很少外流;‘福音草’是天堂特产,更是把守严密;‘伴生石’只存在上古,现世已绝,说是旷世珍宝也不为过……”
  如今他与月宫结怨,天堂材料很少外露,世人难见,某种程度上来说,前两种材料的可得性,并不比‘伴生石’高。
  他只好上网,开始查询相关的资料。
  一则新闻跳入他的眼前:近日,帝都皇家拍卖会将举办,诚邀贵族朋友们前来参加,买卖交换。
  殷徳脸色深沉,想起了关于这场拍卖会的一些传闻。
  贵族们经常会有用不到的东西,恰恰是其他贵族需要的,于是就由皇家出面,每年举办这样一场拍卖会。这个拍卖会有一个门槛,只有贵族才有资格参加,如果连勋爵都不是,就只能门外看着,算是贵族小圈子的交换会。
  如今是五月份,河洛坊市只在四月四,九月九打开,他手中攥着一叠冥币,也用不了。所以也只能另寻他法了,这拍卖会就是摆在眼前的机会。
  皇宫旁边的某座占地极广的酒楼,名流贵客源源不绝,侍卫们点头哈腰。
  这座酒楼叫做‘帝气’楼,表示在皇根脚下,帝王之气隆重威严,沾染到不少。里面的装潢也的确庄重肃穆,一种端庄美扑面而来。
  今天这座楼被全部包了下来,为参加拍卖会的贵族提供一个交流场所。
  殷徳站在酒楼门口,身着金色燕尾服,轻轻摇晃手中青色酒杯,鲜红的酒液跳舞般晃荡,盯着楼顶‘帝气楼’牌匾,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
  他的衣着虽极华贵,面色极尊荣,年纪却稍显稚嫩了些,与周围上了年纪的贵族们格格不入。
  “你认出他了吗?”侍卫长看着殷徳,问身边的小侍卫。
  小侍卫明显刚刚入职不久,身上一腔热情激扬在脸上,稚气未脱,居然和殷徳年纪差不多的样子,他疑惑道:“头儿,你是说那个打扮得像花花公子的那个?”
  “是的,我说的就是他。”
  小侍卫摇头不已,武断道:“可能是哪里来的酒鬼吧,看他的打扮,家境似乎很不错的样子,说不定是哪家富豪的纨绔子弟。”
  侍卫长叹息不已,看着小侍卫,像是看着当年的自己:“那么,如果这个花花公子一定要进‘帝气楼’,你会让他进去吗?”
  “他年纪这么轻,一定不会是贵族,况且他醉醺醺的,我都准备不让他在酒楼门口多待……”
  侍卫长打断他,怒喝道:“有眼无珠!如果我今天不多提点你一下,怕是要闯下大祸!这个人你千万得罪不起,千万千万……”
  侍卫长不断嘱托,生怕小侍卫忘记了。
  “头儿,他到底是什么来历?”小侍卫委屈,一头雾水。
  “伯爵,近百年来,唯一一个直接从奴隶变为伯爵的大人物!前些日子,你在军旅之中,没观看那场直播……唉,今天你如果拦下了他,或许他不会和你计较,但是上面那些人就说不定了。”
  殷徳收起酒杯,走近‘帝气楼’。之所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夜光杯,是因为在他心中,仍存着找齐七个酒杯的念想。
  一个个去寻找,显然是不现实的,倒不如大大咧咧暴露出来,引出那些有另外五个酒杯的人。
  “只是……”殷徳苦笑,“这里的老狐狸们哪个没经过大风大浪?就算看到了,心中想夺过来,表面仍是不动声色,我竟什么都没看出来。”
  侍卫长显然也看到了殷徳,点头哈腰地让他进去。
  殷徳淡淡点头,看到了旁边的小侍卫,冲着他善意一笑,小侍卫却不好意思讪讪一笑。
  整个拍卖会,显然气派无比,秩序森严,按照爵位高低,完完全全分开了所在区域,甚至每个区域,都划分了单间。
  勋爵和男爵,占据了绝大部分,入眼处,五分之四的地方都被他们占去了。
  殷徳在‘伯爵区’终于看到了自己单间,脸上露出一丝奇异之色。
  伯爵区虽然很大,细数之下,也有数百单间的模样,但和下面的爵位一比,竟像只蚂蚁一般小。至于之上的侯爵和公爵,面积则更是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许多贵族身边更是侍卫林立,奴仆成群,前呼后拥。尽管拍卖会设置了专门的侍女端茶倒水,但这些气派的贵族仍觉得没有自家的好用,所以整个拍卖会顿时拥挤起来。
  殷徳神色自若,验证身份之后,径直走入自己所在单间。
  他再次从逆鳞空间内找出一瓶美味葡萄酒,倒入青色酒杯,酒液瞬间清澈冰凉,入口顺滑。
  他眼神轻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对这场拍卖会大有期待,希望可以将三种短缺的材料凑齐。
  门外相熟的侯爷们,赫然已经开始寒暄起来,整个拍卖会洋溢着热闹的气氛。
  “魏武侯!你不是在北面镇守吗?怎么也有空来帝都参加拍卖会呢?”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另一道同样苍老的声音说道:“我听说这次拍卖会中,有我需要的‘日曜石’,这种石头在北方很难得到,不得已,只好脱身来这里一趟了。”
  “什么?竟有‘日曜石’出现?嘿嘿,如果真有的话,你大可以放弃了,十九皇子身具‘阳神曜日体’,一定会全部拿下的。”
  门外,魏武侯诧异莫名,奇道:“你居然不知道?十九皇子早已突破,再也不需要借助外物提升实力了……嘿嘿,说他是当今年青一代的领军人,也不为过的。如果异族的五皇子还活着,在他手里,也绝对撑不过一招。”
  “他的武功居然达到了这种地步?这怎么可能?”
  魏武侯忌惮一笑:“没什么不可能,神体的潜力无穷,达到什么惊人的地步,其实都不足为怪的。或许……某一天他会登上至尊之位……”
  一人惊恐道:“魏武侯!这种事情不可说,不可说……”
  殷徳闭目,轻呷一口酒杯,将门外几人的对话,听得清楚,心中泛起波澜。
  姬无忌的天资,确实是殷徳平生仅见。当初,他靠着竞技场规则,取巧才堪堪赢了姬无忌,如今他实力更进一步,总是让殷徳有心惊肉跳之感,冥冥中,感觉自己与姬无忌仍有生死之斗。
  门被推开,一名身着暴露的女子,端着瓜果茶盘走进来,妖媚地盯着殷徳。
  缓缓将手中瓜果放下,看向殷徳的目光中有些奇异,显然没想到眼前一个这么年轻,差不多和自己相同年纪的男子,会是尊贵的伯爵。
  殷徳睁开眼睛,看到了这名侍女的表情,诧异道:“你难道不认识我?”
  在他心中,楼兰竞技场的传播度极广,不认识自己的人,大概不会有的。
  娇媚女子忽然趴入他的怀中,吐气如兰,吐得殷徳耳边一阵酥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