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八十三章奇异的铜镜

第八十三章奇异的铜镜


  殷徳讪讪一笑,作势就要将她推开。
  女子忽然说道:“让我陪着你,有任何吩咐,我都会做的,比如端茶倒水,再比如……“她的声音忽然娇媚诱惑起来,在殷徳耳边轻声细语。
  殷徳苦笑一声,感受着怀中的温香软玉,低沉道:“就算你要做些什么,也该稳稳当当站在我后面,是不是?”
  娇艳侍女幽怨地看了一眼殷徳,果然起身,识趣地站在殷徳身后,给他捶起肩膀来。
  殷徳轻轻摇头,透过窗户看拍卖舞台。单间的视线极好,一眼就可以看到拍卖台,此时几乎所有的单间都满员了,拍卖会即将开始。
  一名垂暮老者缓缓走上拍卖台,手中小锤落下,宣布道:“现在拍卖会正式开始!第一件……”
  整个拍卖会有条不紊进行着,出现了不少珍稀材料,甚至有许多绝世兵器,其中甚至有不少关于制作‘芭蕉扇’的材料,殷徳花费了大概两千万金币才全部买下。
  心中固然喜悦,但对于仿若流水般的金币花费,也是大感心疼。
  “现在还有最后三件,这三件可谓是压轴物品,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万金币。”整个拍卖会赫然进行到了最后的阶段。
  妖艳侍女幽怨地看着殷徳,眼光奇异。来到这里的王公贵族们,和侍女们有鱼水之欢,动手动脚是经常发生的,甚至属于默认惯例,如今见到这么一个不动声色的人,真是让她大跌眼镜。
  “爵爷,你是否……”侍女喏喏,想说什么,却好像不敢说的样子。
  殷徳正看得聚精会神,听到后诧异回头看了她一眼,揶揄道:“我是否是个男人?”
  侍女一下子被说中了心事,脸上羞赧:“是的,我现在丝毫不怀疑你是个男人,但我怀疑你是否是个真正的男人……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脸色大变,殷徳一把将她搂在怀中,轻轻拍打她娇嫩的脸蛋,嘻然一笑道:“我有个不良嗜好,看到你人好,这才告诉你。”
  侍女似乎猜到了他的‘不良嗜好’,脸色羞红,声若蚊吟道:“随便你有什么不良嗜好,尽管使出来,千万别憋着,您是伯爵大人,我只是个小小的侍女,任你宰割的……”
  殷徳大感有趣,重复道:“你真的什么都可以承受?我可告诉你,我的嗜好,真的是不良嗜好,弄不好会死人的。”
  侍女脸色大变,似乎想到了什么,急道:“我只希望你下手轻点。”
  殷徳手中拿出一把刀,正是红三娘送给他的那把奇异的刀,仿若闪电般在她细嫩的脸蛋上划了一道,鲜血顿时潺潺而下。
  “啊!!!”侍女摸着脸上鲜血,眼含泪水,惊恐异常,再次看向殷徳时,只觉得他像恶魔。
  殷徳英俊的相貌,冷酷的嘴唇,在此刻,已经变成了恶魔的标配,令人胆战心惊。
  殷徳见到侍女惊恐莫名,心中一抹愧疚油然而生。他原本的想法,只是变个魔术,如今看来,这个魔术实在太过成功,差点将侍女吓死。
  “你……你居然将我毁容,我这辈子完了!呜呜呜~~~”侍女梨花带雨,忍不住哭泣起来。
  殷徳嘿嘿一笑,决定将这个无聊的游戏结束,安慰道:“你不要怕,这血是假的……很多人都会这个把戏,实在没有什么稀奇。不信你再看……”
  说着话,殷徳手中奇异小刀再次划过侍女脸颊,速度之快,让侍女阻挡不及。只见刚才还‘咕噜噜’往外冒血的脸蛋,瞬间完好如初,光滑洁白。
  “这……”侍女被吓得不轻,再次摸到脸蛋时,才惊喜莫名,再次看向殷徳时,已不觉有些畏惧,再也不敢造次,乖乖站到殷徳身后,给他按摩。
  殷徳心中跟明镜儿似的,嘿嘿一笑,继续关注拍卖台。
  “这第一件至宝,是一副画卷,大家请看。”主持拍卖的老者示意,一副画卷水墨般展开,挂在拍卖台上。
  “这幅画是韩星子的遗作,韩星子的名气自然不用多说,作为旅行家和画家的他,声望极高。画中的山水,清秀,俊逸,笔道流畅,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但最重要的,传说……”
  老者的声音停顿下来,所有人都屏气凝神,认真听着,全场落针可闻。
  他似乎对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非常满意,才接着说道:“传说闻名天下的‘狼道人’传承,就藏在这幅《大好河山图》中,若是真的将此图参透,说不定可以得到狼道人的传承。嘿嘿,狼道人是谁,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整个拍卖厅瞬间炸裂,讨论声不绝于耳。
  “狼道人?怎么他的传承也现世了?如今上古大能的传承现世很多啊……”
  “狼道人这个邪魔外道,传承白送给我都不要!”
  “那个武功绝强,作恶多端,偏偏寿终正寝的狼道人?”
  殷徳脸色阴沉,看着拍卖台上的那幅水墨山水画,冷冷一笑。
  他曾于通册中看到过关于狼道人的相关记载。狼道人一生逍遥桀骜,从未娶妻生子,从小在狼堆里长大,惊才绝艳,居然根据狼群生活习性,自创武功,败尽天下英雄,风头一时无两,是那个时代最耀眼的人。
  “狼道人的传承,绝不可能放在一幅山水画里面。因为狼道人死在达狎,被好友用棺材埋了……也就是说,嘿嘿,他现在很可能在某个孕灵木中躺着呢。”
  殷徳听着周围贵族大为心动的嘘声,不住摇头,这幅山水画,他绝对不会去拍,至于其他傻子花了多大代价,已经和他无关。
  “这幅《大好河山图》起拍价一个亿,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万,现在开始竞拍!”老者激情澎湃道,显然对这幅山水画抱有极大的希望。
  “我出一个亿!”
  “一个亿就想买下,做梦!我出一亿三千万!”
  这幅画的价格,居然在短短时间内,就被哄抬到三十个亿,加价逐渐慢了下来,显然,虽然很多人觊觎狼道人的传承,但是得到画之后,研究出藏宝地点,也需要大费工夫,显然不值得花费过多的钱财。
  三十个亿已经是天价了,让人咋舌。
  侍女给殷徳捶着肩膀,看殷徳对这幅画貌似毫不心动,奇怪道:“爵爷,你难道对这幅画没有想法吗?”
  殷徳没有回头,轻呷一口酒杯,故作叹气道:“囊中羞涩。”
  侍女失望地‘哦’了一声,殷徳心中嘿嘿一笑,不再多说。
  第二件至宝,很快被呈了上来,是一枚古香古色的青铜镜,上面刻着奇妙无比的花纹,栩栩如生,仿佛要活过来一般,尤其是上面悬挂的青铜眼球,更是阴沉冷静,似乎可以看透人心般,极为妖异。
  “这枚铜镜来自某个低等位面,是一个古老王朝的国宝,传说这个王朝善制青铜器,工艺精湛。这枚铜镜代表了这个王朝的绝高水平,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同样的,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万!”
  老者似乎对这枚铜镜不报太大的希望,这个世道,武者盛行,很少有人关注铸造艺术,所以这枚铜镜就算流拍了,他也不会多么吃惊。
  这枚铜镜本来没有机会压轴,工艺却的确顶超,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无数鉴定师认定了,那就是用青铜制成的,偏偏就做得要活过来,不放到压轴,实在对不起它的艺术价值。
  老者轻叹一口气,缓缓道:“底价一个亿,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万,现在竞拍开始。”
  整个拍卖会鸦雀无声,居然没有一个人举牌,和《大好河山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赫然冷场了。
  殷徳眼光深沉,盯着那枚铜镜,仿佛看到了地球,莫名有种熟悉感,这种熟悉和认同让他心潮澎湃,难以自制。
  他对着身后侍女轻轻说了几句话,侍女举起牌子。
  看到场面爆冷,老者非常尴尬,忽然看到了殷徳所在的单间举起了牌子,终于大吼道:“伯爵区117号客人出价一个亿!”
  殷徳死死盯着铜镜上那枚栩栩如生的眼球,那眼球血丝暴露,同样死死盯着他。两双眼睛之间,仿佛隔着一条长长的岁月之河,隔空对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