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八十四章内幕

第八十四章内幕


  毫无意外的,殷徳拍下了这枚铜镜。
  他冷冷看着拍卖台上老者,大感心痛。原本没人购买的铜镜,在他出价之后,居然像是有托一般,不断有人举牌,争夺铜镜。
  他心中早已恼怒,知道这大概是拍卖会用的小伎俩,不动声色,紧跟着加价,最后以五个亿的价钱拍下。
  “想坑我?嘿嘿……”殷徳心中冷笑,他身上只有五千万,根本付不起这么多钱。
  “爵爷,您刚才还谦虚呢,什么囊中羞涩,能随随便便拿出五个亿的,在场的也没有几个。”侍女幽怨地敲打殷徳肩膀。
  殷徳嘿嘿一笑:“等会儿你就知道了,我可绝没有骗你。”
  侍女更加用力捶打,显然没有相信他的话,殷徳只当她在挠痒痒,不愿意深究。
  第三件物品也被呈上来了,准确的说,不能用物品来形容,它是一个女人,一个绝美的女人。
  殷徳也算是个见多识广的男人了,在地球时,经历了媒体大爆炸的时代,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都快产生审美疲劳了。来到这里之后,更是见过范如晴那样的冰山美人,秦红玉那样的坚强美人,楼兰公主那样的异域美人……何冰在他心里不算女人,算是死人。
  可是,他这辈子都没见过一个像这样的女人。
  拍卖台上,女人被关在囚笼之中,眼神无助凄凉,衣衫裸露,银色发丝垂落,遮盖着半部容颜。这样的女人很容易勾起男人的保护欲。
  她不像一个女人,倒像是一道罕见的银色月光。
  台下的观众疯狂了,更加疯狂的是那些老公爵,老侯爷,他们知道,这女奴的价值不会低,整个拍卖场,能拿下这个女奴的,只有他们这一层次的人。
  许多勋爵,男爵,子爵当然也对面前美女垂涎欲滴,却因为囊中羞涩,根本无力争夺,只能摇头叹息,将眼睛移开,不再做非分之想。
  “这名女奴,被农夫在山野中得到,据说她的眼睛有些毛病,虽然容颜绝世,但要提醒各位,她的眼睛……实在有些毛病。”
  老者像是想到了什么,居然有些忍俊不禁,难以自持地笑出声来,随后尴尬地清清嗓子,继续说道:
  “我还是先将她的来历,向各位说明吧。一个农夫在耕田的时候,见到一名女子——也就是囚笼中的这个女子,衣衫破碎,还以为是哪家的姑娘逃婚出来的,没有注意,没想到,这姑娘一头撞在了田边的大树上。”
  殷徳哑然,没想到这绝世美女,眼睛居然这么有问题,连树都看不清。非但是他,几乎在场的所有贵族都被惊住了,怔怔说不出话。
  老者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非但如此,农夫见她可怜,将她扶起来送走。没想到,第二天,农夫在树下又看到了她,可惜那时候她已经晕倒在树下了,居然又是撞到了这棵树……”
  “农夫不知道帮了她多少次,可是不知为何,她总能返回树下,一头撞上去。无奈之下,农夫只好报官,一番查询之后,发现这姑娘是个黑户。于是,她就出现在这里了。”
  殷徳顿时大感无语,觉得囚笼中的银发少女实在好笑,贵族们更是毫不掩饰,直接哄堂大笑,银发少女置若罔闻,仿佛根本不关她的事一般。
  殷徳眯着眼睛,盯着银发少女,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意味。
  “现在开始拍卖第三件物品,底价一个亿,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万,现在竞拍开始!”老者高声喊道,落下小锤。
  一股热潮立刻被狂涌着掀起,无数见色起意的贵族纷纷出价。
  短短时间之内,价钱就被哄抬到了十个亿,在这之后,出价的人数明显少了下来,每次加价,也变得极为谨慎。到最后,赫然只有两个人仍在加价了。
  一个是某位公爵,另一个赫然就是太子!
  殷徳看着皇家区不断加价的太子单间,若有所思。
  妖艳侍女‘咯咯咯’调笑殷徳:“看到大美女,你是否不心动?”
  殷徳嘿嘿一笑,揶揄道:“我何必买个瞎子回去?今天她撞到了树,明天或许会撞到别的男人,你说是不是?”
  话虽然这样说,但他眼中闪烁,显然想到了什么,最后看向太子所在单间,嘴角轻扬。
  “十五亿!”太子平静加价,给出了令人咋舌的超高价格,这个价格对一个奴隶来说,的确超过了常识认知。
  与之竞价的公爵单间中,久久静寂无声,半晌后,才传来幽幽一叹:“既然太子钟爱此女,那在下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殷徳嘴角冷笑,静静看着。
  果然,在公爵放弃竞价之后,又异军突起另一个单间,拼命和太子抬价,最终太子以二十亿的价格,才将银发少女拍了下来。
  殷徳轻轻摇头,自然大感拍卖会的无耻,脸色阴晴不定。同时,他对那名银发少女的来历,有了些许猜测。
  拍卖会到了此时此刻,赫然已经结束!
  老者却并没有立刻结束的意思,高声道:“我们从达狎缴获了一大批孕灵木,已获得帝王批准,准备再三天后公开售卖,地点是此楼后面的空地上,欢迎各位前来选购!”
  台下仿佛热水般沸腾起来,许多人高声讨论起来。
  忽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台下传来:“个头太小的孕灵木,在下是绝没有兴趣看的。没什么好东西,没什么意思。”
  老者淡淡一笑,拍着胸脯保证道:“老朽可以向你保证,这批的孕灵木,无论让什么人看到,都绝不会不满意的,爵爷这下可放心了?”
  那道威严的声音再次传出:“哼。”
  殷徳也是大为心动,极有兴趣参加这次售卖,只是……他的脸色忽然变得奇异起来:钱从哪里来呢?
  “爵爷,现在我们该去交钱了。”妖艳侍女提醒殷徳。
  殷徳纹丝不动,轻晃手中青色酒杯,惬意道:“我是什么身份?你让我屁颠屁颠跑去交钱?让你们管事的出来!”
  这最后一句话,赫然已经厉声非常了。
  侍女脸色大变,再次出声:“哪怕是公爵,侯爵这样的贵族,也都是乖乖排队交钱的。”
  殷徳忽然变得和颜悦色,笑道:“我希望你明白,我和他们绝不一样。去吧,就和你们管事的说,有位爵爷有笔大生意要和他谈。”
  侍女呆呆地走出门,对殷徳脸色的转变,脑子一团浆糊,不明所以。
  不一会儿,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干瘦中年人来了,笑容满面:“不论客人要和我们谈什么大生意,是不是应该先将拍卖款项支付了?”
  “你是说,那一个亿?”
  殷徳揶揄地看着他,将原本五个亿的铜镜,压到了一个亿。
  山羊胡面色大变,阴晴不定,盯着殷徳冷笑,许久,才面如春风笑道:“爵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分明是五个亿,像铜镜那等至宝,一个亿岂不是煞了爵爷威风?”
  “威风?”殷徳脸色已经像寒冰一样,冷冷道:“难道我堂堂一个爵爷,被你们像小孩子一样欺骗,糊弄,玩笑……我就有威风了?”
  ‘啪’地一声,殷徳赫然起身,一掌拍在桌子上,一个极深的掌印赫然出现,木屑横飞。
  “我不想将贵会的丑事抖露出去,也希望贵会给我一个公正的价格,否则,嘿嘿……”殷徳盯着山羊胡,一字一句说道。
  侍女的嘴巴已经合不拢了,惊讶异常:“眼前的这位伯爵大人,居然准备砍价……”
  如果将殷徳和拍卖会互相交换一下,说不定殷徳也会找人故意哄抬竞价,但如今他是买家,拍卖会这样做,显然就是从他手里抢钱,这是他决不能容忍的。
  别的贵族花钱买面子,他偏要尊严,不希望被别人像傻子一样戏耍。
  “那你想一个亿将铜镜拿下来?不可能……”山羊胡忌惮地看着殷徳,才出口试探。
  殷徳嘿嘿一笑,揶揄道:“那只是刚才的价格,如今价格又低了,五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