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八十七章孕灵木中物

第八十七章孕灵木中物


  帝气楼旁边的那处极辽阔的空地上,已经布满了形形色色的孕灵木,被人用栏杆围了起来,分别写着编号,大小各不相同,最大的居然有两层楼那么高,最小的,也只有婴儿头颅那么丁点。
  所有的孕灵木明码标价,写在栏杆旁边。
  此刻早已人山人海,选购者虽然非富即贵,有不少帝都的富商都参与其中,但显然,每个人都谨慎异常,不敢轻易出手,生怕打水漂。
  这里最便宜的孕灵木,居然都要五千万金币,普通人家显然不会到这里。就算是富贵人家,大多也不敢常常出手。
  “这个我要了!”魏武侯居然也在这里,指着一个一人高的孕灵木说道。
  旁边侍者冷冷道:“三亿金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魏武侯乖乖交钱,正想要求侍者切开,忽然看到一个身着金色,仿若花花公子的英俊年轻人信步走来,急忙高声道:“殷伯爵,快来我这里!刚买了一块儿孕灵木,帮老哥看看!”
  殷徳闻言,也是一眼看到了满脸胡须的魏武侯,轻轻一笑,缓缓走了过去。
  刚一过去,魏武侯急不可耐地拉住他手臂,指着那块儿一人高的孕灵木说道:“就是这块儿,花了老哥三亿金币,你看看怎么样?”
  殷徳嘿嘿一笑,并没有运去虚空之眼,谦虚道:“我哪里懂这些啊……今天是第一次来,恐怕还要老哥你多带带呢。”
  魏武侯眼中不可避免地闪过一丝失望,忽而轻松笑道:“也是,这孕灵木中,谁都不知道藏了什么,几千年了,也没见谁敢夸下海口,说自己一定能看准。玩这个,全靠运气。”
  殷徳嘿嘿一笑,心中对虚空之眼大为期待,立刻运起虚空之眼,眉间如常,看向魏武侯买下的孕灵木。
  只见孕灵木层层剥开,外层什么都没有,越往里面看,就出现了端倪,一只张牙舞爪,龇牙咧嘴的猴子静静地躺在里面,毛色金黄,极为不凡。
  殷徳认出了那只猴子,正是早已绝迹的宠物——金毛狮猴。
  他回头看向魏武侯,知道魏武侯回本了,这猴子极为不凡,早已有价无市,无数富家贵妇等着买呢。
  “给我切开!如果这块儿孕灵木中没有,就说明今天运气不好,我就只能明天再来了。”魏武侯似有期待般盯着孕灵木,眼中火热,一副赌徒的模样。
  殷徳早已知道了其中奥妙,心情平淡,脸色如常。
  侍者拿起一把锯子,开始在孕灵木身上动手动脚。这锯子仿佛有奇异力量般,没有出现木中物时,速度极快,只是刚刚切到了一根金色猴毛时,仿佛长了眼睛一般,速度变得缓慢,精准起来。
  殷徳大为惊叹,对这种锯子很感兴趣,准备自己买一个。
  木屑横飞,锯子传出‘嗡嗡’之声,很快就锯出了一条毛色细软,金光闪亮的猴尾巴。
  “恭喜侯爷了,嘿嘿,这次没买亏!”殷徳拱手道贺。
  魏武侯显然也是心情大好,嘴里仍说道:“不算什么,说不定是只野猴子,如今还不能高兴得太早。”
  殷徳笑笑不说话,不一会儿,整个猴子赫然出现,刚一脱困,便咋咋呼呼朝着殷徳扑过来,显然,殷徳身上金色服饰给猴子造成了极大的敌意。
  殷徳淡然一笑,一把抓住猴子尾巴,将它死死吊在半空中,对魏武侯说:“这小猴子活灵活现,一点都不像是埋了几千年的模样。”
  “这才是几千年的猴子,如果能找到上古时代的猴子……那就一步登天了!当然上古时代流传的孕灵木早已少见,世人就算见到,也认不出的,与几千年的并没有什么区别。”
  魏武侯接过猴子,随手递给随从,心中大定,向殷徳解释道。
  一道浓烈无比的黑气从东边一角冲天而起!
  殷徳皱眉看去,只见一个全身黑衣黑甲,长相奇异,浑身像是被下毒了的雄壮男子赫然出现,手中长刀挥舞,竟有逞凶之兆!
  “邪魔外道胆敢伤人?将我银河铁卫放在何等位置?”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怒喝道,随即就看到数百名铁衣铁甲的侍卫将那雄壮男子瞬间包围,运起一种威力极强的大阵,死死困住男子。
  一名垂暮老者出现,一只手骤然朝着大阵男子抓去,这只手变得巨大,青筋暴露,瞬间将男子抓成一团血雾,爆裂开来!
  “不好意思了,这位客人,你的运气似乎不太好,居然切出了近古邪武,所幸没有造成伤亡,您可以继续选购了。”垂暮老者对着一位垂头丧气的中年人说道,语气平淡,显然这种事情出现过不少。
  中年人哀叹一声,转身离去,不愿意再切割孕灵木。
  这时,旁边有声音传来:“他将全部身家都放在这块儿孕灵木中了,可惜呀可惜,这下连老婆都要赔出去了!”
  殷徳轻轻摇头,显然不赞成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
  他一块块儿看着孕灵木,虚空之眼在眉间急速转动,却不断失望摇头。
  这些孕灵木中大多毫无价值,所含空空,只有一小部分有些东西,但都不是什么太珍贵的物品,大多是什么废弃的材料,不值得出手。
  他又瞄准一块儿两人高的孕灵木,准备一看,抱有期待。一般说来,孕灵木块头越大,所含珍稀物品的几率也是越高的。
  两人高的孕灵木很少见,虽然价值不菲,但是回本的几率还是比较高的。
  这时,他听到某处似有嘈杂之声,魏武侯笑笑:“应该是有人切出稀世珍宝了,咱们去看看。”
  两人推开人群,露出一块儿空地,空地上,一名妖艳女子赤身裸体,浑身被捆绑得结结实实,双膝跪地,屈辱流泪。
  殷徳心中震惊:“切出来的,不会就是这名女子吧?”
  周围全是恭喜之声,一个胖子不断拱手回谢:“多谢多谢,今天张某真是走了大运,让各位见笑了。”
  “死胖子,我买你切出来的这女奴。”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传来,这个张胖子脸色骤然变冷,看到说话那人时,才呵呵笑道:“原来是你小子,这女奴刚被鉴定过,来自近古,年纪比你还大呢,怎么,你还想要吗?”
  “要!”
  “你要?我还不给呢!”张胖子粗粗地喘了一口气,盯着地上女奴,眼神垂涎,回绝道:“不可能给你的,这女子是冥婚被葬在木中的,还是完璧之身,你说,你让我怎么送给你?”
  那人只能失望叹气,转身离去。
  殷徳对魏武侯说道:“孕灵木中所藏,真是令人惊叹。”
  “怎么?殷老弟不来切一块儿玩玩?虽然你已经得到太子馈赠,有了那银发少女,但或许会切出其他稀世珍宝,也说不定的。”魏武侯怂恿殷徳。
  殷徳轻轻点头,开始精挑细选起来。
  “这个!殷老弟,我今天运气不错,我看这个好,必出奇珍!”魏武侯指着一块四四方方的孕灵木说道。
  殷徳立马运起虚空之眼,朝着这仿若棺材的孕灵木看去,却发现里面空空荡荡,竟什么都没有。
  他失望摇头,正准备拒绝,只听旁边吐气如兰,一道清脆娇憨的声音传来:
  “这块棺材一样的木头,本郡主要了!谁都别想抢。”
  魏武侯看清了来人,惊声道:“慕灵郡主!这个混世女魔王怎么也来了……”
  一个浑身火红,扎着清爽马尾的娇憨女子,一鞭子抽在地上,旁边马匹惊嘶一声,此刻,她恶狠狠地盯着殷徳,又缓缓举起手中长鞭,指着殷徳,道:
  “那个打扮得像花花公子的小子,本郡主说得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