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八十八章慕灵郡主

第八十八章慕灵郡主


  殷徳不禁莞尔,看着眼前的刁蛮郡主,大感好笑,悄悄问魏武侯:“她什么来历?”
  魏武侯低声道:“你可千万别惹她,整个帝国也没几个惹得起她的。”
  殷徳怒道:“到底是什么来历,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呀……”
  “老帝王最宠爱的郡主,慕灵郡主。传说她和姬无忌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也是不世出的天才,只是没有姬无忌那么惊艳就是了,如今在北方剑派学剑,是领军人物。”魏武侯忌惮道。
  殷徳好奇:“那为什么她拿着鞭子?”
  “……你以为她手中是鞭子,很多人都这么以为,所以这些傻子都死掉了。这鞭子其实是一把剑,老帝王让宫中铁匠,用无数珍稀材料为她打造的。总之,这个人你不可以招惹。”
  殷徳再次看向慕灵郡主时,眼中已不觉多了一丝戏谑。
  “在下殷徳,爵位伯爵,见过郡主,既然郡主看上的东西,那么在下当然不敢横刀夺爱了。”殷徳有礼貌地对慕灵郡主说道。
  “满口大酸牙,七老八十一样,本郡主最讨厌你这种文绉绉的话了……”慕灵郡主上下打量殷徳,见他衣着金色,更加认定这是一个花花公子,爵位说不定都是世袭来的,便不耐道:“既然你自愿放弃,还待在这里干什么?还要我赶你不成?”
  殷徳心中有些烦躁,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在下告辞。”说着,就拉着魏武侯离开,却没有走远,在不远处关注着慕灵郡主。
  他一心想要看慕灵郡主的好戏,当然不愿意走远。
  “给本郡主切了!”
  慕灵郡主指着棺材板规整的孕灵木,心中信心大涨,她从未见过如此形状的孕灵木,当下交了五个亿金币,准备切木。
  刚开始的时候,她脸上还洋溢着笑容,等全部切完了,脸色阴寒,像是要吃人一般。
  ‘啪’
  慕灵郡主一鞭子甩到地上,身旁骏马惊声嘶吼,显然对她害怕至极,她仍觉得不解气一般,又是一鞭子抽到地上,恶狠狠吐了一口气,道:“刚才将这块儿死木让给那花花公子就好了……好歹坑他一把。”
  殷徳见到慕灵公主的反应,心中乐开了花,大有报复的快感,随即准备开溜,好好物色一块木头。
  刚才还远在死木旁的慕灵郡主,不知什么时候,仿佛瞬移般,一下子站在殷徳面前,其速度之快,动作之飘逸,让殷徳始料未及。
  显然,慕灵郡主的轻功早已登堂入室一般,让人咋舌。
  慕灵郡主脸色阴沉,原本娇憨的小脸,变得恐怖森森,对着殷徳笑笑。
  随后便是鞭子落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仿佛一条灵蛇般,诡异扭曲着抽打殷徳英俊的脸蛋儿。
  她竟然想拿殷徳出气!
  殷徳先是一惊,随即冷冷一笑,不退反进,一把抓住慕灵郡主手腕,脚下横扫,瞬间见效,慕灵郡主‘啊’地一声,就要摔倒在地。
  偏偏手腕被殷徳握着,整个人不上不下,姿势诡异。
  “你这个恶棍,不要脸的花花公子,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么?”慕灵郡主脸色急白,怒斥殷徳,全身使不上一点力气。
  殷徳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奇怪表情,揶揄道:“我只知道自己被女恶霸袭击了,其他一概不知。”
  话音刚落,骤然松开慕灵郡主手腕,‘啪嗒’一声,慕灵郡主圆润的屁股落地。
  她仿佛从未受过如此大的羞辱一般,脸色由白转红,竟一跃而起,手中长鞭抖动,骤然变直,成为一把利剑,朝着殷徳胸口狠狠刺去。
  殷徳瞬间消失不见!
  下一刻出现在慕灵郡主背后,冷冷一笑,正要小小给她一个惩罚,忽然,吊诡的一幕出现,慕灵郡主居然也活生生在他面前消失!
  殷徳脸色大变,运起《缩骨功》,整个人化作一团肉色圆球,在地下留下一团金色衣服,直冲天空。
  慕灵郡主正站在殷徳背后,正要刺出一剑,忽然见到这惊人一幕,不慌不忙,手中长剑骤然变长,仿佛一根竹竿般,朝着天上挑刺而去、
  眼看肉球就要被这长鞭刺穿,肉球忽然‘咕噜噜’一转,跳到长鞭上,弹跳起来,顺着长鞭一直滚落到慕灵郡主手腕,一双仿若寒潭般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
  “啊!!!”慕灵郡主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般,脸色羞红,丢下手中长鞭,双手捂着眼睛,娇憨道:“果然是无耻的花花公子,竟然脱了衣服打仗!”
  殷徳心中好笑,肉球瞬间胀大,急速从逆鳞空间内再取出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再次变成那个花花公子,走到她身边,轻轻将她手从眼睛拿开。
  “你长记性了没?”殷徳揶揄对着慕灵郡主说道,看得一旁魏武侯目瞪口呆,他从没见过哪个这么和慕灵郡主说话,还能完整离开的。
  慕灵郡主的反应更是让她大跌眼镜。
  慕灵郡主羞恼地盯着殷徳,看了半晌,像是想要记住这张脸一般,才一跺脚,转身离开。
  殷徳嘿嘿一笑,对慕灵郡主的反应非常满意,知道这场战斗让她吃了大亏。
  魏武侯一脸震惊走向殷徳,佩服道:“你的运气真是不错,知道之前这么和她说话的人什么下场吗?”
  殷徳毫不在乎,淡淡问道:“难不成被她打了一顿?”
  “打一顿?”魏武侯摇头,显然惊讶于殷徳的大胆,继续道:“那些人都被净身了。”
  殷徳冷汗流下,看着慕灵公主离去的背影,心中有了不小的阴影,同样冷冷道:“我这样的男人,千年难见,是个女子都不会想要将我净身的。”
  魏武侯无语凝噎,只能摇头无奈道:“你到底还买不买孕灵木了?”
  殷徳摇头失笑,两人开始选购孕灵木,刚才的战斗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你要小心,慕灵郡主这个人脾气很大,有可能会报复你。”魏武侯提醒道。
  殷徳点头,表示明白,忽然轻咦一声,看向某处。
  一个其貌不扬的孕灵木赫然被围在栏杆之中,坑坑洼洼,标价六千万,无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