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明星武侠大逃杀 > 第八十九章约战

第八十九章约战


  魏武侯看着那尊孕灵木,惊讶道:“你不会是想买下那尊丑陋的孕灵木吧?”
  殷徳神色奇异,笑道:“不错。”
  侍者收到殷徳转过去的六千万金币,轻轻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径直将那块丑陋的孕灵木搬出来。
  殷徳看着侍者抱着半人高的孕灵木,嘿嘿一笑,吩咐道:“现在就切吧。”
  木锯‘兹拉’转着,木屑飞飞洒洒,不一会儿,里面的东西逐渐显露。
  只见一枚造型奇异的药瓶逐渐显露,白色瓷实,刻着奇异的花纹。
  “这是……你竟找到了一瓶上古大药!这种‘玄妙纹’只有上古才有,如今完全失传!”侍者震惊。
  药瓶终于完全显露,‘噗通’一声,掉落在地。
  殷徳捡起来,神色淡定地收起来,不准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开。
  “你不打开看看?”魏武侯奇怪道,几乎所有人都按捺不住,都会想一查究竟的。
  殷徳轻轻摇头,目光闪动,眉间虚空之眼发力,又看到了一块儿孕灵木,招呼魏武侯走过去。
  那是一块儿貌不惊人的孕灵木,平平无奇,难以博得人们青睐。
  “看来你是想出奇招,专挑这些不起眼的,希望捡漏。”魏武侯摇头,显然不赞成殷徳这种做法。
  殷徳不理会魏武侯,直接将这块儿孕灵木买了下来,又买了一块儿锯子,亲自操刀,准备切开。
  周围已经围了一圈人观看,他们都知道殷徳曾切出上古大药,所获非小。
  ‘兹拉’木锯高速旋转,很快,整个孕灵木五分之四都变成木屑,剩下的部分仍没有显现出丝毫端倪。
  “黄了!看来出不了奇珍,这已经到底了……”
  “他的运气实在不好,玩这个很需要运气。”
  “这花花公子花钱就是快,买了这么一个赔钱货!”
  殷徳对周围喧闹充耳不闻,目光奇异,忽然心中‘咯噔’一声。
  “出了!”一人忽然惊呼。
  只见那块孕灵木忽然露出半截手指,晶莹洁白,纤细如葱。这竟像是一个女人的手指。
  “遗骨!”
  这下周围所有人都基本确定,殷徳这次买卖黄掉了。孕灵木中常出现各种奇珍,只有死人的尸骨是最不值钱的,既没法入药,也没法炼器。
  无论谁碰到死人尸骨,都觉得晦气。
  殷徳脸色如常,并没有失落之色。在他买下这块儿孕灵木之前,提前用第三只眼睛查看过,得知了这半截手指,不明白为什么会不朽,好奇之下买了下来。
  “唉。老弟你运气实在不好,这半截手指扔掉算了。”魏武侯可惜道。
  殷徳却将断指收了起来,苦着脸说道:“这断指花费不少,我怎么舍得扔掉?还是留着,或许以后会有大用。”
  两人兜兜转转,几乎转遍整个空地。
  他们曾见到过,有人切出稀世宝珠,见到有人切出帝王马车,甚至有人切出了半块儿月饼。殷徳自己也切出了许多珍稀材料,当场被人买去。
  夜幕赫然来临,帝气楼大摆宴席。
  殷徳和一众王侯喝得面红耳热,魏武侯提醒殷徳:“你是否知道,月宫正在通缉你,想要夺回小桂树?”
  殷徳心中冷冷一笑:“若是月宫知道玉兔也在我手上,岂不是要倾巢而出?”
  “当然,有太子殿下帮你作保,月宫总会收敛一些的。”魏武侯安慰道。
  殷徳目光一闪,心中有了定计,心绪不宁,蒙头喝酒。
  许久,满座尽欢,殷徳摇晃起身,回到自己房间,仿若大病一场般,颓废倒地。
  他竟在地板上睡着了。
  因为他惊恐发现,小麒麟在他心中,已经成为了永久的痛,这些天来的放纵堕落,竟像是有意要逃避一般。
  睡梦中,他喃喃自语:“何冰,我必杀你,让你永生堕入地狱……”
  …………
  清晨,殷徳双目忽然圆睁,立即起身,草拟一份战书,差人送到月宫。
  天上广寒宫,清冷如冰,这里仿佛永远没有太阳,所有人面色都苍白无比,如今他们的心情同样苍白。
  一名宫装女子将手中战书摔落在大殿上,台下众人胆战心惊,尤其是何冰此女,更是面色苍白无血,身形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倒地一般。
  旁边另一名看起来较温婉些的女子劝道:“姐姐不必动气,殷徳虽然发来战书,但我月宫人才济济,又怎会怕他?”
  说话这女子,正是二宫主。
  大宫主脸色阴寒如冰,怒道:“我月宫竟然没落至此,连一个低等位面的奴隶都敢下战书!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圣女曾经败给他,而且不止一次!”
  何冰闻言,‘噗通’一声跪下,泪流满面,显然内心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二宫主心疼看着何冰,低声道:“姐姐,你又何必不给冰儿脸面……”
  “脸面?”大宫主突然怒喝,所有人都被吓得低头,“她要脸面,难道我广寒宫不要吗?这半年来,我广寒宫的脸面,被人丢到地上踩。如今小桂树没有找回来,玉兔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什么时候才能重新振作我广寒宫?”
  殿下鸦雀无声。
  许久,一名面如刀削的年轻人从侧殿走出,仿若玉石般的脸庞闪过一丝杀气,淡淡道:“我愿意代何冰出战,这次殷徳只是要求挑战何冰,但……”
  “难道,他以为我真的会顺了他的心意?我们直接杀上银河帝国,将他斩杀!谁会给他单挑泄愤的机会?赢了倒不打紧,一旦输了……这后果你们谁能承受得起?”大宫主怒道。
  “大宫主请放心,这次约战,我有必胜的把握。约战是在一个月后,我《玉石俱焚》已经快要圆满,到时候神功大成,殷徳怎么是我对手?”
  大宫主先是面色一喜,忽而担心道:“如今小桂树落在这贼子手中,这就说明他已经有了制作广寒丹的原材料,如果一旦再让他找到玉兔,那么……”
  二宫主笑道:“我广寒宫倾尽全力,花费数年都没有找到的玉兔,他又何德何能,凭什么会在半年之内找到?”
  大宫主面色一缓,显然认同了她的话。
  “两位宫主请放心,此战必胜!如果赢不了,我就自杀谢罪。”圣子脸上露出傲然的自信,眼光清冷。
  大宫主脸色一缓,吩咐道:“虽然你的《玉石俱焚》已经即将圆满,但《玉石俱焚》只是入门武功,月宫真正的精髓在于《偷星换月》,这门武功你还一点不会,所以……”
  二宫主接话道:“姐姐不必担心的,圣子心性坚定,势必有分寸的。等他战胜归来,我们就将《偷星换月》传授给他。”
  大宫主满意点头,转眼又看到何冰,冷笑道:“《偷星换月》是双修武功,到时候,还需要圣女在一旁辅助,希望你到时候尽心尽力。”
  何冰脸上露出屈辱之色,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事情,眼神恨恨,却只能低声道:“是,我必将全力辅佐圣子,助他神功大成。”
  圣子却嫌弃道:“谁要和她双修?不过是残花败柳之躯罢了。她失去了心头血的那一刻,就永远没有了这个机会!”
  大宫主冷笑道:“你别忘了,她的心头血虽然丢失了,但守宫砂仍在,守宫砂对于《偷星换月》冲关的作用,不会比心头血差!”
  圣子冰冷看着何冰,嘴角轻扬,一字一句道:“我的《玉石俱焚》恰巧碰到了瓶颈,现在就让她帮我冲关吧!”
  “什么!”
  何冰脸色狂变,没有想到圣子居然现在就想要了她。
  二宫主皱眉道:“圣子不可任性,圣女的守宫砂何其珍贵,历任圣子哪个不是用在《偷星换月》上,你怎么能浪费在《玉石俱焚》这种入门功法上?”
  圣子冷峻道:“吓吓她罢了。”
  何冰低头不语,有种被当做物品的失望,脸上屈辱之色不散。
  “那就将约战定在五月初五!”大宫主忽然出声,神色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