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生活啊,生活 > 第二九章 小女人之死

第二九章 小女人之死


  虽说老余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这些来年还一直穷困潦倒,但老余家祖上那也是历代端正,清清白白的好人家,到了常青这一代,怎么偏偏就让自己家摊上了这样的污点呢。这不就是往家族史上抹黑图秽吗,还不得让老余家从此见不得人了。贫穷不要紧,就怕失掉身体,毁掉清白。
  恰恰,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常青不想追究自己是穿了谁的破鞋,他也没空因为守不住女人的清白而替自己悲哀。此刻的他只因为自己给家族史带来的灾难,彻底毁灭了老余家世世代代的声誉,所以痛恨自己到了极点。
  常青没有考虑过,是自己软弱才让别人有机可乘,他似乎忘记了受辱的是他的女人而不是他,他也没有想过该不该安慰一下自己的女人。他甚至认为一切都是这个女人的错。
  如果嫁给她的不是成芸,是别人,那野兽就不一定还喜欢他的女人,也就不会来霸占,老余家就不会背上不清不白的羞耻,遭人唾弃。
  都是她,这个心甘情愿嫁给自己的女人。
  可是,他想过没有,老余家终年赤贫如洗,捉襟见肘,除了这个女人,还会有谁愿意嫁给他?
  一个中规中矩,俗不可耐的小农民,他自私得没空去面对事实。
  好一个女人,你让我成为了余姓家族史上的千古罪人,你让我的家族子子孙孙辈辈蒙羞。你还有脸说我母亲,看看你那阴险的父亲吧。他献计谣言害死我父亲,他还拿着父亲用命换来的血汗钱买下院子,又假惺惺送给你作为嫁妆。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常青气不打一处来,抽了成芸一巴掌,踢门出去。
  就在此时,常青认为成芸是不对的,她不该被玷污;就在此刻,常青认为老成是有错的,他不该被人诽谤。
  成芸的眼睛里灌满了流不尽的泪水,一个弱小的身躯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周围留下的却是她破碎了的一颗心,再也无法愈合。
  她用袖子去擦拭源源不断的泪水,可是泪水湿透了两只袖子,还是擦不完。她没底气再生半点气,人在愤怒的时候是因为认为可以有一个泄气的对象,她之前的怨言,是因为她还有一个深爱着的男人。
  而现在呢,没了,他深爱的男人说她是贱人,这个诅咒在当即就作为解不开的封印锁死了这对新人之间的爱。
  成芸的心已经死了。
  深爱的那个男人还出手打了她一巴掌,他们可是夫妻哪,她曾经以为到死了自己也不会受到别人的欺负,她知道她的男人会保护她,然而,是她太傻了。
  打她的就是以为会保护她的那个男人,她现在还有什么是值得去生气的呢。听到狗尾巴的话,她已经是一具行尸走肉的虚壳,原本她以为可以来跟深爱的人倾诉,毕竟是男人,多少可以给她一些慰藉,说不定还可以阻止事情坏到底。
  但,这都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那她还能怎么办,还拿什么去生气,生谁的气?就连自己唯一深爱的那个男人都对自己心灰意冷,谁又会在意。可怜吗?又有谁会来可怜她,一个受伤的小女人?
  有吗?有。那就是她的父亲,老成。
  想到这里,成芸像是被扎了针似的警觉起来。
  猛地一下子跳出去,难道这个女人已经疯了吗?
  对,老爹,他怎么办?自己反正已经这样被人凌辱,又被人抛弃了,可是老成呢。他要是知道了,成芸该怎么去面对这位从小疼爱自己到结婚的父亲?
  父亲会无所谓吗?天哪,那怎么可能,养女出嫁,大婚之夜,失身受辱,村里人要是知道了,都会怎么说父亲,年老的父亲他怎么受得了村民们的闲言碎语?
  怎么办,一个受了辱,又被丈夫所摒弃的一个女人,她还有什么路子可以选择去走呀。
  成芸留着泪水,拖着这一身她自己认为肮脏的肉身,上面还留着被她深爱着的男人打下的掌印。她走啊走,走了好久好久,终于在一块清静的土地上停了下来。
  这里是曾生她养她的这个村庄的尽头。记得她小时候好几次请求老成带她来此看看,老CD没答应过她,说那是流放各种得了疾病无法治愈的家禽以及留在村庄里会伤及无辜的疯子的地方。
  当时老成还绘声绘色地给小成芸讲到,那里有藏在地下没有眼睛的疯狗,还有整天飞在空中断了头的老鹰,把小成芸给吓得真就不敢再说要去。
  “唉......”成芸无力地坐下来,一切的一切都即将在这一快清静的土地上得到解脱。原谅我吧,老爹,女儿不孝,不能给您养老送终了;感谢我吧,常青,这个不干净的妻子再也不会出现在你老余家,祝愿你有将一日再取良妻,与你长相厮守,终老一身。
  想到这里,成芸好似断绝呼吸般心痛。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可以想象出,有那么一天,陪伴着常青变老的那个女人,不再是自己。
  成芸在来之前都替自己想好了一切。如果跟常青一刀两断,那东哥一定会来逼婚,就算可以埋葬掉与常青的那一段感情,重新生活,新婚再嫁,而且嫁给禽兽不如的东哥,如此不守妇道且违背良心的勾搭,成芸怎么可能做得出。
  如果坚持留在老余家,那东哥指定就会威逼着狗尾巴把事情说开,到时候,真就像常青所想的那样既给老余家的家族史上写败笔,又让父亲老成蒙羞。
  何况,常青还会要成芸吗?
  所以,成芸在脑海中,再也没有任何一条路可以供她去尝试,她已经走投不路了。
  既然没有活路了,那就死去吧。只有自己一命呜呼,才可以恢复世界原来的面貌。人生呐,渺沧海之一粟,寄蜉蝣于天地,小小女子,死有何足惜。
  成芸知道,一旦自己死了,敢于剁手作承诺的老成肯定会大发雷霆,而被他击得一败涂地的东哥怎么也不敢把事情说出来。为了老余家的前世今生,常青也不可能对老成交代实话。这样,一件污浊的事情就可以天衣无缝的被隐藏在时空隧道里,永远不被人们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