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三国之奇幻人生 > 第四十九章:时隔一年的重逢

第四十九章:时隔一年的重逢


  黄巾之乱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席卷大汉,这时候汉灵帝才觉得不对劲了,急忙召集众臣商议对策。
  黄巾起义受到了众多农民的拥护,自然得罪了东汉三座大山:宦官,外戚和世家。就这样子,宦官,外戚和世家们就有了共同的敌人。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东汉气运犹存,朝中还有很多大臣也不是吃素的,皇帝坐不住了之后,将权利稍稍外放,商量了一系列措施。
  三月间,汉灵帝以河南尹何进为大将军,封慎侯,率左右羽林、五营营士屯都亭,修理器械,以镇京师;
  置函谷、太谷、广成、伊阙、辕、旋门、孟津、小平津八关都尉,并在这八个重要关口严防,同时命各州郡准备作战、训练士兵、整点武器、召集义军。
  当时的北地太守皇甫嵩,趁机献策,说到解除党人之锢,复起党人,并拿出皇帝私人所有的中藏府钱财以及西园骥厩中的良马,赏赐给出征的将士。灵帝询问中常侍吕强的意见,吕强说了一大堆,意思就是说对党人的禁令时间已经很长了,也可以稍稍放松一点,同时还要诛灭贪污的宦者,审察地方大员是否称职。先诛贪污的宦者,大赦党人,审察地方大员是否称职。汉灵帝听了他的说法才大赦党人。
  重点要说说吕强这人,虽然是个宦官,可他却是宦官之中少有的善良之人,后世东坡先生在《东坡志林》中说到“惟东汉吕强、后唐张承业二人号称善良。”由此可见一斑。
  吕强曾经上疏直谏:“.........责以成功,功无可察,然后付之尚书举劾,请下廷尉覆案虚实,行其罪罚。于是三公每有所选,参议掾属,咨其行状,度其器能;然犹有旷职废官,荒秽不治。今但任尚书,或有诏用,如是,三公得免选举之负,尚书亦复不坐,责赏无归,岂肯空自劳苦乎!”
  这番话明明就像是名流鸿儒说出来的一样,吕强虽为宦官,却常常对汉灵帝指出曹节、张让等宦官贪赃枉法的举动,在宦官之中人缘也是极差,最后在黄巾之乱后被中常侍赵忠、夏恽等人诬陷致死。
  由此可见,这宦官之中也不全是坏人,汉灵帝因此也有了底气,每每朝堂之上众大臣要弹劾宦官的时候,汉灵帝就说道:“难道宦官之中就没有一个好的吗?”依次为根据来保护宦官。
  汉灵帝拿出自己私人所有的小金库以及西园骥厩中的良马,同时下诏各地严防,命各州郡准备作战、训练士兵、整点武器、召集义军。
  义军的出现是三国时期各地军阀拥兵自重的开始,如刘备就受到商人张世平、苏双资助组织起义军投靠校尉邹靖讨贼立功。然而平定黄巾之乱后,这些义军无处安放,尾大难掉,逐渐让一些有阴谋的枭雄从中渔利。
  其中最有名的便是董卓了,私藏兵马...这事情以后再提。
  说的远了,再说回林凡这边,汉灵帝又发精兵镇压各地乱事:卢植率北军五校士负责北方战线,与张角主力周旋;
  皇甫嵩及朱儁各领一军,控制五校、三河骑士及刚募来的精兵勇士共四万多人,讨伐颍川一带的黄巾军,朱儁又上表召募下邳的孙坚为佐军司马,带同乡里少年及募得各商旅和淮水、泗水精兵,共千多人出发并入到朱隽军中。
  先不说皇甫嵩及朱儁那边,林凡作为北军长水一营的军候,自然是要随军出征,卢植带着北军五校,以及众多的召集而来的各郡府中的兵马,自己还在朝廷的允许之下募兵无数,就在河内郡平皋县一带整顿军马,不日既要出征。
  部队里最大的长官,就是自己的老师卢植,俗话说得好,朝中有人好办事。这林凡自然是好处不断,直接就被卢植封了个军司马的官职。
  不要觉得卢植滥用军权,其实一方面东汉军队制度,两三曲便为一部,设一军司马,所以说林凡以前干的就是这事情,只不过现在给了他个名分而已,另一方面由于募兵而来的兵马基数变多,中层官员反而不够了,这才给了林凡这个职位,不过卢植也没亏待林凡,挑选了一百精兵给林凡凑齐了一部四百之数。
  升官的喜悦令林凡心里激动,但与另外一件事情相比的话,就显得不重要了,在天空中系统提示三国正式开始之后,某次无意的尝试之下,林凡发现自己的系统空间有了一丝松动,一番努力之下,时隔一年终于找回了诺儿。
  站在熟悉而又陌生的系统空间内,就像两个多年不见的老友,林凡静静地听着看着诺儿边比划边说着这段时间的经历
  去过江南,去过太行,翻过秦岭,跨过长江,去过道路险阻的静谧的蜀中,也去过辽阔无比的宽广的草原,上至九天揽月,下到五洋捉鳖,林林总总,精彩万分。诺儿边说边跳,兴高采烈的样子可爱极了。
  “一年时间怎能去这么多地方?”
  诺儿吸着鼻子,俏皮地说道:“你不要小看了我,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个拖油瓶的出现,我现在说不定已经成了掌管三国时代的主神了。”
  沉默了十秒钟,就连空气也凝固了,许久之后,林凡无比认真地看着诺儿,缓缓说道:“这一年....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林凡认真的样子也传染给了诺儿,两人四目相对,诺儿也镇定了下来。
  “....还好!”说话的诺儿变得温柔,声音小的林凡险些听不见,眼角含着泪花,将将就要落下。
  就在将落未落之时,林凡又被踢出了系统空间。还是熟悉的姿势,还是熟悉的味道。
  时光如细水长流,纵使韶华亦白头,寒来暑往双飞燕,天南地北相寻觅。
  终于等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