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人间剑妖 > 第五十四章 无情伤却美人心

第五十四章 无情伤却美人心

“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诚如我所,当时是鲁武贞先带着他的手下走了,后来我与张氏兄弟谈妥,并完成了这次交易之后,张氏兄弟带着管家老许,也乘着来时的马车走了。不过,我个人觉得,张氏兄弟迄今未归,应该跟鲁武贞的关系不大。鲁武贞如果想要阻止此事,当时他在紫月山庄之时,就已经会表明态度了。所以,我觉得,此事应该另有蹊跷。”晟灰道。
  
  “哦?那兄弟以为,会是个什么(qíng)况呢?”杨千月没想到,晟灰非但没有记恨他,反而像是在帮着韦家话一样,难道,他也有心想要投靠韦家?
  
  比如这次购买紫月山庄,难道并不是为了扫韦家的面子,而是买了之后再奉送上去,以达到投靠的最终目的?
  
  不,不对,杨千月心中心思电转,晟灰刚才的这一番话里,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可并不是这个意思,尤其是,听晟灰话里的意思,鲁武贞当时的确是跟晟灰见过面,对过话的,可却并没有丝毫想要阻止他的意思,也就是,鲁武贞很可能是心甘(qíng)愿将紫月山庄让出去的。
  
  若这个推测没有错,鲁武贞为何会,又为何敢这么做?
  
  杨千月忽然打了个冷战,除非,除非这是韦长松本饶意见。
  
  晟灰,晟灰,杨千月在心中默默地念了这个名字多遍,他一直觉得这个名字非常耳熟,却总是想不起来谁跟他过什么,如今看来,等一下,非常有必要查一下,晟灰究竟是什么人了。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个人认为,老关头还是先去通知一下张家为好。我先进去找一下陶大师,一刻钟之后,我便会出来,我们还在这里见面,我还有事想跟杨执事商谈一下。对了,若是张家的人想来问我,你可以带他前来。”
  
  晟灰完,(shēn)形一闪,便转入了后堂。
  
  “唉?”
  
  老关头只感到自己眼前一花,晟灰就已经不见了,就仿佛这个人,从来没有跟他们在这里了这半话一般,也就是他之前曾经见识过晟灰的(shēn)法,如若不然,恐怕就又要大呼叫了。
  
  可他觉得自己能承受得住了,杨千月却是瞪大了眼睛,他指了指晟灰消失的方向,又看了一眼老关头,道:“老关头,晟灰这速度……?我没有眼花吧?”
  
  老关头白了杨千月一眼,满含不屑的道:“杨执事,我之前便跟你过,他就是一头鬼,你偏不信,还我侮辱他,现在你看看,他这‘倏’的一下便出现了,‘倏’的一下又消失了,这不是鬼是什么?你要知道,他就是个凡奴啊。”
  
  到这里,老关头猛地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行,算了算了,不要再了,这子(shēn)上,太过神秘,你再想想,他可是一直没有回答你,他怎么有那财力买下紫月山庄的?照我,杨执事,对于这子,还是静观其变吧。唉,这年头,就连大(rì)都裂开了,不定明末(rì)就要到来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我去一趟张家,顺便看一下,老张兄弟,是否已经回来了,要是没有,我还要问一问张家老三,下一步到底怎么办。”
  
  “行行,你去吧,你去吧。”
  
  杨千月这次倒是没有拦着老关头,看他火急火燎的出了大门口之后,他眼珠子一转,看了后堂一眼,也出门而去。
  
  晟灰这次熟门熟路的下了万利坊,在进去的时候,竟然又是王在守着门,本来若是他想,王根本不可能会发现他进去了,可晟灰却把速度放慢,让王看了个清清楚楚。
  
  王一喜,本想要陪他一同下去,却被他拒绝了。
  
  晟灰下去的时候,依旧甩给了王一枚金币,王千恩万谢,晟灰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他如今越来越是明白,在现在的这个形势下,对于王这样的普通人来,一枚金币,有的时候就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
  
  既然两次来这万利坊,都与这王有缘,那晟灰自然也不会吝啬于这一枚金币。
  
  下了万利坊,晟灰直奔贪狼区而去,不过这一次,他却在陶大师的窗口前等了许久,盖因,这一次,在前面等着排队鉴定物品的人,竟然有多达十数人。
  
  好不容易等这些人都鉴定完毕,晟灰在窗口处一站,道:“陶大师,我又回来了。”
  
  陶大师抬头一看,面无表(qíng)的道:“老子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子,怎么,是终于脑子开窍了?想要把碧莹剑卖给老子了?”
  
  “不是。”晟灰笑道。
  
  “不是,那你子回来干什么,莫非又有什么宝贝,想要老子帮你鉴定的?那就赶紧拿出来吧。”陶大师问道。
  
  “也不是,哈,我是来要回我的那一块破阵石的。喏,这是八十块赤土粹,包含着你给我的那五十块赤土粹,以及我应该付给你的三十块赤土粹的鉴定费,你收好。”晟灰着,扔了一个包裹给陶大师。
  
  陶大师愕然,伸手接了过来,这什么破包裹,明明是用一块不知道在哪里撕下来的破布做成的,不过打开一看,里面倒的确是八十块赤土粹。
  
  “呵,有意思,行,子,这赤土粹,老子就收下了,你等等,老子给你找一下,老子有点忘了,究竟扔到哪里去了。哦,在这里了,给你,这是你的那一块破阵石。”陶大师翻了半,才找到了这一块破阵石,他早先以为,晟灰就算会回来将这块破阵石赎回去,也要两三以后了,就随意扔了个地方,哪里知道,仅是一不到的时间,晟灰竟然就又回来了。
  
  晟灰伸手接过,那八十块赤土粹,是他刚才从黑色的芥子袋里面取出来的,也就是卢之方给的那一些地粹,如若不然,他哪里还有地粹。
  
  至于这个黑色的芥子袋里面的,后秋晗煜所谓的全部赏赐,包括芥子袋本(shēn),晟灰拿的也是理所当然,这就权当是,他半年后要陪着秋书去往那什么雪鹿书院的报酬好了。
  
  整整八年,才这么点东西,好吧,这些东西其实也不能算少,但秋书她们早晚有一会知道,这些东西,她们付出的很值得。
  
  这一点,晟灰非常确信。
  
  接了破阵石,晟灰正想走,陶大师却将大头连带着半拉(shēn)子从窗口中挤了出来,道:“唉,我,你见到那位高人了没,可给老子带话了?老子是真的想要问他几个问题,就几个问题而已,老子都了,此事办成,不会亏待你的,甚至时间,地点都可以由他定啊,我就一个人去就校”
  
  晟灰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有,你要是想在短时间内让她知道,那还是死了心吧,下一次我再见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你以为我不想啊?”
  
  “我以为什么?”最后一句,陶大师表示没有听清楚。
  
  “没有什么,算了,后会有期。”晟灰罢,转过(shēn)来,可是不曾想,刚一离开陶大师的窗口没多久,就被人叫住了:“咦,竟然真的是这位公子,公子,可有时间,女子有事想要与公子相商,对于公子来,绝对是大大的好事。”
  
  晟灰扭头一看,只见叫住他的,竟然就是今在这里曾经见过的,那一个面若桃花的女子,他根本不认识她,当时她就曾想与晟灰相约去一个秘密的地方谈谈,晟灰并没有同意,此时她再次叫住了晟灰,难道真的有什么急事不成?
  
  “你到底是谁,究竟有什么事,那就快点吧,我还忙着呢。”晟灰略有些不耐烦,他的确很忙,他正准备趁着这段时间,在这万利坊内好好转转,看看能不能买一些接下来能辅助修炼的器具呢。
  
  “什么?就在这里吗?”女子完全愣住了,道。
  
  “不在这里还要去哪里,我都跟你了,我没有时间。”晟灰觉得,他的耐心已经快要被耗光了,女子虽然的确是个美女,而且姿色还相当不俗,但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女子摇了摇头,道:“在这里不行,女子想与公子所谈之事,也不是一言两语,一时半会儿能够得清的,总之,若是公子想要得到一个能够躺着不动都能大把挣钱的机会的话,就到城南凤乐极来找女子即可,对了,女子名叫越含烟。”
  
  见到女子拒绝,晟灰也无所谓,他很是随意的道:“行了,我知道了,凤乐极,越含烟,那就这样吧。”
  
  “等等,公子呢,女子已经报上了名,公子可还没有告诉女子公子的尊姓大名呢。”越含烟看着急急想走,如避蛇蝎一般的晟灰,有些哭笑不得的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若是我哪觉得你的提议有了那么一丝吸引力的话,我会去找你的。”晟灰着,转(shēn)便进入到了人群之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