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歪侠 > 第765章 鸡翅膀

第765章 鸡翅膀

徐承谟双手紧紧的抓着绳子,转头看向了同样紧紧抓住绳子的孙雨梦,二人并没有选择把绳子的另一端系在自己的腰上,因为他们的身后还要背着箱子,而且等绳子不够长了之后他们还需要跳下去,把绳子系在腰上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孙雨梦轻轻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没关系,我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咱们现在要下去吗?”
  
  “哈哈哈,雨梦妹子不用怕,我会护你周全的。”
  
  徐承谟哈哈一笑,说话的声音非常大,好像不是在鼓励孙雨梦,更像是在给自己加油打气。
  
  二人也不再继续耽搁下去,紧紧的抓着绳子就顺着悬崖边跳了下去,双脚踩在峭壁之上,松动的石子被踢下去许多,很快就被深渊吞没进去,二人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下降的速度倒也不算太慢,二人的武功都不差,带给他们压力的只是下面深不见底的深渊。
  
  绳子紧紧的绷住,在石头上不停的摩擦着,徐承谟挑选的这两根绳子足够结实,并不会太快的直接断裂。
  
  绳子用了一半之后,孙雨梦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皱着眉头倾听了一会儿,徐承谟见此也停了下来,疑惑的朝着孙雨梦看了过去。
  
  “雨梦妹子,你发什么呆呀,如果后悔了的话现在上去还来得及。”
  
  孙雨梦眉头拧得更深了,轻轻摇了摇头,小声的开口说道:“不是,你有没有听到什么脚步声,上边好像有人来了。”
  
  “有人来了?”
  
  徐承谟微微皱起了眉头,也跟着仔细的侧耳倾听,他倒是没有听到什么脚步声,不过他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不会是吕前辈他们追过来了吧?”徐承谟开口猜测道。
  
  “不太像,声音很陌生。”
  
  孙雨梦说完对着徐承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让他安静一些,二人互相对视着,谁也没有再发出什么动静,头顶上的声音却愈发的明显,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到他们的交谈声。
  
  “这儿怎么有两根绳子?”
  
  “附近有人在下山采药吗,在这种地方采药,一定是疯了吧?”
  
  “过去看看。”
  
  几声交谈之后,又传来了清晰可闻的脚步声,二人心中一沉,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同时抬头看去,然后便看到了一个脑袋正从悬崖顶上探了出来。
  
  “嘿,这儿有人!快来看看!”
  
  那人看到孙雨梦和徐承谟之后,直接大喊一声,很快又有两个脑袋从上面伸了出来。
  
  “妈的,他们是登云阁的人……”
  
  徐承谟看到他们的穿着之后忍不住骂娘,最近天气实在是太差了点吧,专门挑了一个距离登云和这么远的地方,没想到竟然还能碰到他们的人,而且竟然是在这种尴尬的时候。
  
  “咦,这两个人有些面熟啊?”上面有一人轻轻皱着眉头,仔细端详着孙雨梦二人的相貌。
  
  另一人直接朝着孙雨梦二人开口喊道:“喂,你们两个是什么人,在这儿做什么,找死吗?”
  
  “啊,我想起来了,这两个是鸿鸣宗的人,这个婆娘前几天晚上杀了我们好多人呢!”
  
  最后一人猛的一拍脑门,直接喊了出来,看向孙雨梦的眼神开始变得愤恨起来。
  
  “鸿鸣宗的人,是了,我就说这两个家伙怎么看起来那么面熟,原来是他们两个呀。”
  
  “哈哈哈,你们两个,拉着两根绳子就想要到悬崖下面去吗,你们为了给林涣收尸也是够拼的啊。”
  
  三人说着都哈哈大笑起来,看向孙雨梦二人的眼神充满了戏谑之色,搭眼一看就知道他们没憋什么好屁。
  
  “现在怎么办,要不要上去宰了他们?”
  
  孙雨梦眼神冰冷的盯着他们三个,小声的开口询问徐承谟的建议。
  
  徐承谟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咱们现在上不去下不来的,他们不会给我们机会的,待会儿落下去的时候别忘了掰开箱子的把手。”
  
  孙雨梦沉默了下去没有说话,双眸还在死死地盯着悬崖顶上的三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杀意已经非常明显了。
  
  “哟,这小娘们都这种时候的性子还这么烈,难道真的就不怕死吗?”
  
  看到孙雨梦的眼神之后,他们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真是傻的可以,竟然会认为仅凭着这两根绳子就可以到达这深渊之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哈哈哈!”
  
  三人笑完之后,中间那人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用刀刃在绳子上轻轻摩擦着,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发狰狞了起来。
  
  “哼,你们鸿鸣宗杀了我们阁主大人,我们全宗人上下想要报仇,都还没有机会呢,没想到现在竟然让你们落在了我们的手里,这简直就是天意呀。”
  
  “哈哈哈,这就叫苍天有眼,老天爷知道我们报仇心切,就把他们两个送到我们面前来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着孙雨梦二人开口嘲讽,似乎这么做就可以让他们的心中产生莫大的快感。
  
  “真的没有机会杀了他们吗?”
  
  孙雨梦朱唇微启,满腔的怒火已经快要冲破胸膛。
  
  徐承谟也早就忍受不了上面这三人的冷嘲热讽,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他们确实很欠揍,我可不会放过他们的,我给你保证,他们三个下去的速度比咱们两个快多了。”
  
  孙雨梦又开口问道:“那我们要现在上去吗,距离不算太高,只要咱们速度够快的话,还是有机会冲上去的。”
  
  “不用那么麻烦,我从唐安那里离开的时候顺手借走了几样东西。现在先看看唐安的手艺如何吧。”
  
  徐承谟对着孙雨梦咧嘴笑了笑,然后晃了晃自己的右手,孙雨梦此时才发现徐承谟的手腕之上带了几支袖箭。
  
  孙雨梦见慈有些无语地开口说道:“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个顺手牵羊的毛病,连唐大哥他们的东西你都随便拿,真不怕惹他生气呀?”
  
  “这个毛病不是挺好的吗,现在不就派上用场了。”
  
  徐承谟撇了撇嘴,用左手紧紧的抓住绳子,然后慢慢抬起了右手对准了上面嘻嘻哈哈的三人。
  
  孙雨梦轻轻嘀咕一声:“希望你可以瞄准一点,不然咱们连冲上去的机会都没有了,我可不想让这三个人活着离开。”
  
  徐承谟嘿嘿一笑:“放心吧,唐安说过了,这一把袖箭是经过他改良的,管用的很。”
  
  “那个男的抬起手做什么,是想要跟我们求饶吗?”
  
  “卧槽,你傻啊,他这明显是想要射我们呀,不留他们了直接把绳子割断,摔死他们算了!”
  
  “哼,你们两个夏去和林涣团聚吧,拜拜了您内!”
  
  这人说完便举起了手中的匕首,想要一下把这两根绳子全都割断,徐承谟也不再等待,直接把手腕上的袖箭发射了出来,下面那三个人还没看清什么,徐承谟就先把自己吓了一跳。
  
  袖箭之上同时射出三只带有倒钩的箭矢,把徐承谟吓了一跳的倒不是这三支箭矢,而是这三支箭时尾巴上牵连着的三根细小的铁线。
  
  山顶上的那人匕首还没有落下,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肩甲猛的一痛,然后肩膀便被箭矢直接贯穿。
  
  另外两人就没有他这么好的运气了,一个直接被刺穿了胸口,另一个则更加倒霉,箭矢直接从他的脖子上穿了过去,飚起一阵血花,这两人当即便没了生机,死的不能再死了。
  
  “卧槽,这东西这么猛?”
  
  徐承谟见状心中一惊,忽然对自己身后背着的这个大箱子越来越有信心了。
  
  被贯穿了肩膀的那人口中不停的发出哀嚎之声,努力的想要后撤回去,徐承谟哪里又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把铁线猛的一拉,这人连同那两具尸又开始朝着悬崖之下慢慢移动。
  
  “看吧,猎人和猎物的角色是会调转的,有些人笑着笑着就死了,只剩你一个人在上面哭有些说不过去吧。”
  
  徐承谟说着再次发力,箭矢上的倒钩死死的卡住那人的肩膀,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拔不出来,终于拗不过徐承谟的力气,直接朝着悬崖下面载了过去。
  
  在跌落悬崖之前,这人又拼尽力气抓住了绳子,握在手中的匕首又一次举了起来。
  
  “一起死!谁都别想活!”
  
  此人说罢手起刀落,孙雨梦二人的绳子应声断裂,三人和那两具尸体一起朝着深渊下面掉落下去。
  
  “和悬崖拉开点距离!”
  
  徐承谟大喊一声,在下落之前双腿猛地发力,和峭壁拉开了一丈有余的距离,孙雨梦听到之后也跟着照做,同样和峭壁拉开了距离。
  
  “快掰把手!”
  
  徐承谟一边说着,一边把手腕上的袖箭取了下来握在手中,然后和孙雨梦同时掰动了各自身后箱子上的把手。
  
  “轰!”
  
  把手刚刚掰下去之后,二人身后的箱子忽然剧烈抖动一下,然后发出了一声巨响,接着二人就感觉身后的箱子里窜出来了什么东西,下落的速度也慢慢变缓。
  
  “卧槽,翅膀?”
  
  孙雨梦和徐承谟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面身后箱子里窜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异口同声的惊叹了起来。
  
  刚刚惊叹完毕,徐承谟忽然猛地下沉了一下,低头看去,那两具尸体和那个被贯穿了肩膀的人都被吊在半空中了,三根铁线连在徐承谟手中的袖箭之上,愣是没有断开。
  
  被贯穿了肩膀的那人瞪大了双眼看着徐承谟和孙雨梦,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有震惊,有意外,有惊恐,不过最明显的还是不甘,原本是打算同归于尽的,可他们两个忽然冒出来了一对翅膀算是怎么回事?
  
  “看来只能让你们三个下去探探路了,早去早回,注意安全哦。”
  
  徐承谟对着这人露出了一个真诚而又人畜无害的笑容,然后在他惊恐的目光之下,松开了手中的袖箭。
  
  “不要!”
  
  那人不甘心的发出一声巨吼,又一次恢复了飞速下落的速度,很快就不见了身影。
  
  “看吧,我就说他们三个下去的比我们快,多让人羡慕啊。”徐承谟对着孙雨梦笑了笑大声说道。
  
  孙雨梦听到徐承谟对他说话之后才回过神来,他之前一直在观察着徐承谟背后箱子上冒出来的翅膀,并没有留心他刚刚做了什么。
  
  二人身后的这一对翅膀上面还真的就插满了暗红色羽毛,而且还在一下一下的拍打着,好像是真的翅膀一般。
  
  徐承谟皱了皱鼻子,也在观察着孙雨梦身后的翅膀。
  
  “这味道……不会是鸡毛吧?什么鸡有这么大的翅膀……”
  
  徐承默现在心里非常好奇,这两对翅膀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他已经想好落地之后要怎么把这两对翅膀砸开看看了。
  
  二人身后的翅膀一下一下的拍打着,速度有些缓慢,而且两人并不是真正的飞了起来,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大大的减缓了他们下落的速度而已。
  
  “我决定了,等回去之后我就拜唐安为师,这么炫酷的本事,我一定要学会!”
  
  徐承谟好像爱上了这种虚假的飞翔的感觉,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忍不住大声欢呼了起来。
  
  孙雨梦则没有这个心情,在身后的箱子打开之前,她心里一直都是忐忑不安的,现在也才仅仅是刚刚缓回了一点神而已,回过神来之后也没有功夫去体验这种感觉,一直在低头看着身下的深渊,到现在为止都还看不到底。
  
  越是如此,孙雨梦的心情则是更加的沉重,因为这座悬崖越是高一些,林涣他们还活着的可能性就会更小……
  
  徐承谟很快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也再也顾不上欢呼什么,同样低头看着身下,祈祷着能早些看到地面。
  
  二人下降的速度很慢,照着这个势头继续下去的话,他们两个完全可以平安落地,不受一点伤害,这一点倒是值得他们高兴的。
  
  不过这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并没有持续太久,孙雨梦身后的箱子开始发出异响,慢慢的抖动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