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歪侠 > 第766章 夯货

第766章 夯货

“徐大哥,现在这种情况也是正常现象吗?”孙雨梦感觉自己身后背着的箱子晃动的越来越剧烈,有些不安的开口问道。
  
  徐承谟也愣住了,皱着眉头盯着孙雨梦身后的翅膀,有些无奈的开口回答道:“这个……唐安制造出来之后都没有试过,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根据我的直觉来判断,这应该不是正常情况……”
  
  徐承谟的话刚刚说完,孙雨梦身后的箱子陡然裂开,紧接着一根翅膀也变得破碎,二人也终于看清了这翅膀里面的结构,都是由一些骨头和木头组装成的翅膀,只不过外面全部扎满了鸡毛而已。
  
  二人看清了翅膀的结构之后,也算是解决了心中的疑惑,不过他们却开心不起来。
  
  一只翅膀碎裂之后,孙雨梦也失去了平衡,身子急剧下落,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孙雨梦全力运转自己的内心功法,想要让自己落得慢一些,只不过现在这种境地根本没有任何的借力点,可以让孙雨梦施展轻功,任凭她内心功法运转的再快也都无济于事。
  
  “接住!”
  
  徐承谟情急之下飞速解开了自己的腰带,一端紧紧的缠绕在手上,然后用力把另一端朝着孙雨梦丢了过去,孙雨梦听到了徐承谟的呼喊之后,立马伸手握住了徐承谟的腰带,身体就这么被吊在了半空之中。
  
  孙雨梦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被这一下吓得不轻,回过神来之后,直接把自己身后背着的破箱子给丢了下去,借此来减轻重量。
  
  徐承谟拼命的抓住手中的腰带,让人下落的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
  
  “雨梦妹子,坚持住,一定要抓紧了,现在这个高度落下去可不能活命!”
  
  徐承谟朝着孙雨梦大喊一声,然后试图把孙雨梦再往上面提一些,可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
  
  现在二人终于看到了地面,随着离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二人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身下的这一片地形极为怪异,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尖锐的石头,而且怎么看都不像是自然形成的,登云阁那三个人的尸体已经又一次被穿透了,死状极为惨不忍睹。
  
  “雨梦妹子,准备好,落下去之前我会把你丢起来,能不能活命就看你的了!”
  
  徐承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死死地盯着地面,心里默默的在估算着距离,孙雨梦也全神贯注的等待着,同样在紧紧的盯着地面,观察着下面的地形。
  
  “东边中间有一片空地,如果我们可以落到那边的话,还是有机会活下去的!”
  
  孙雨梦忽然指着东边的方向大喊一声。
  
  徐承谟顺着孙雨梦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看到在那边有一片空地是平整的,那边没有堆放任何一块石头。
  
  “就去那里!靠你了!”
  
  徐承谟对着孙雨梦喊了一声,眼看着自己二人距离堆满了尖石的地面越来越近,徐承谟口中发出一声高喝,拼尽全力的把孙雨梦荡了起来,直接朝着那片空地丢了过去。
  
  孙雨梦也早就蓄势待发,现在见徐承谟发力,立刻顺势朝着那边跳了过去,不过手中的腰带也从未松手,如果自己可以成功跳过去的话,还要靠着这根腰带把徐承谟拉过来呢。
  
  徐承谟满怀期待地盯着孙雨梦,按照他的估算,在自己落地之前,孙雨梦完全有机会把自己拉过去,这样自己也就放心了许多。
  
  可是这心才刚刚放回肚子里,他自己身后的木箱忽然爆裂,比孙雨梦的那个炸的更彻底,一对翅膀全都碎裂,满天的鸡毛轻飘飘的落了下去。
  
  “唐安!我恨你!”
  
  徐承谟欲哭无泪,身子急剧下落,在他的身下正有一根尖锐的石柱等着他落下呢。
  
  孙雨梦已经快要落地,听到徐承谟的呼喊之后回头看了过去,见势不妙之后直接把腰间挂着的承影剑抽了出来,然后猛的朝着自己身侧的一根粗壮的石柱插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落下,承影剑成功的破开了石头,直接没进去了半个剑身,孙雨梦紧紧的握着剑柄,使自己的身体悬挂在石柱之上,然后拼尽全力答案徐承谟朝着自己这边猛的一拉。
  
  尖锐的石尖已经顶到了徐承谟的肚子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徐承谟忽然感觉自己手中一紧,石尖贴着自己的身体擦了过去,然后直接被丢在了那片空地之上。
  
  徐承谟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不停的喘着粗气,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生,低头看去,自己胸前的衣服都被那石头尖给划出了裂缝。
  
  孙雨梦紧紧的握着剑柄,身体还悬挂在石柱之上,见徐承谟平安无事之后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双脚在石柱之上猛的一踹,借力把承影剑从里面拔了出来,身子凌空一个翻转,稳稳的落在了徐承谟的身边。
  
  “好妹子,哥哥欠你一条命!”
  
  徐承谟躺在地上对着孙雨梦抱了抱拳,呼吸可能很是急促,刚刚那下显然把他吓得不轻。
  
  “是你救了我。”
  
  孙雨梦对着徐承谟摇了摇头,然后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二人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现在他们正处在一片尖锐的石林之中,除了旁边的那个巨大的石柱之外,剩下的这些尖锐的石头足有徐承谟半个身子高。
  
  “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这样的石头……”
  
  徐承谟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伸手在腰间摸索了一下,掏出一个小小的酒葫芦打开狠狠的灌了一口。
  
  孙雨梦观察了片刻之后,皱着眉头开口说道:“这里好像和上边不一样,怎么会连一点雪都没有,而且比上边还要暖和很多。”
  
  “不错不错。”
  
  徐承谟闻言连连点头,重新把酒葫芦挂回腰间,继续开口说道:“我就说感觉哪里怪怪的,就是你说的那样,这个地方连一点积雪都没有,确实是太过奇怪了一些,而且这些石林显然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
  
  “徐大哥,你的意思是这个地方有人?”孙雨梦转头看向徐承谟疑惑的开口问道。
  
  徐承谟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呀,不过虽然不知道现在这个地方有没有人,至少以前是有的,而且人数绝对不会少了,否则这么一片石林可弄不完。”
  
  “不管这里有没有人,反正咱们来这里也不是着他们的。”
  
  孙雨梦说着抬头看了看悬崖,心情一片沉闷,满脸的担心之色显而易见。
  
  徐承谟轻轻叹了口气,他心里也明白孙雨梦在担心些什么,因为此时他的心里也有着同样的担心。
  
  “雨梦妹子,你还记得清方向吗?他们是从哪个方向落下来的?”
  
  孙雨梦轻轻摇了摇头,经过刚刚那一而再再而三的惊险之后,她也早就在这里迷失了方向。
  
  孙雨梦轻轻抿着嘴唇,想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想起来的,咱们现在先往西边走着,这一点是绝对不会错的。”
  
  徐承谟跟着点了点头,撇了撇嘴抱怨道:“好,那咱们就往西边去寻找,唐安造这东西也太不靠谱了,咱们两个人的命差点就折在了他的手里。”
  
  孙雨梦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唐大哥之前已经叮嘱过我们了,况且咱们现在平安来到了悬崖下面,心里应该感谢他才是。”
  
  徐承谟闻言哈哈一笑道:“哈哈哈,这一点说的倒是不错,我也只是说几句而已,可不会真的去怪他,靠一堆骨头,木头和鸡毛就能造出翅膀来的人,我可惹不起。”
  
  “你需不需要先休息一下,刚刚这些事可都挺刺激的,出了这片石林之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危险等着我们呢,咱们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才好。”徐承谟又开口问道。
  
  孙雨梦本想摇头拒绝,可听了徐承谟的话之后又点了点头,现在这个地方极为可能有人,若是遇上什么危险的话,还是让自己保持在全盛状态比较好。
  
  “那咱们就先在这里休息半个时辰吧,先恢复一下体力。”
  
  徐承谟闻言嘿嘿一笑,又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刚刚可给我吓坏了,我宁愿被人一刀抹了脖子,也不愿意让这破石头把我身体给刺穿。”
  
  徐承谟笑着说完又抬头看向孙雨梦,却见孙雨梦把手握在了剑柄之上,满脸戒备的看着自己的身后。
  
  “你怎么了?”徐承谟感觉有些不对劲,有些奇怪的开口询问道。
  
  “恐怕我们不能休息了。”
  
  孙雨梦说着又一次把承影剑拔了出来横在身前,徐承谟也终于听到了身后有动静传来,小心翼翼的回头看去,却见三头庞然大物正从远处踱步而来。
  
  “我靠,这么大的狗熊,吃蟠桃长大的吗?”
  
  徐承谟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满脸震惊地看着远处的三头熊,这三头熊也看到了孙雨梦二人,呲牙咧嘴的朝着他们慢慢走了过来。
  
  “雨梦妹子你先歇着,体格再大也是畜生,让我去会会这三头狗熊!”
  
  徐承谟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也在腰间把自己那一把充满了豁口的长刀拔了出来,脚下生风似的朝着三头巨熊冲了过去。
  
  “小心一点!”
  
  孙雨梦担心的朝着徐承谟喊了一声,然后就看到徐承谟脚下猛的一踏,身子腾空而起,一刀就朝着体格相对来说最小的那头熊劈了过去。
  
  “吼!”
  
  徐承谟的率先挑衅显然是激怒的这三头熊,体格最大的那一头公熊,也朝着徐承谟了过去,硕大的雄壮飞速抬起猛的一拍,然后徐承谟就直接被拍了回来,比他冲过去的速度可要快得多了。
  
  巨熊的这一掌拍在了徐承谟的刀身之上,徐承谟的破刀又多了一道缺口,好在徐承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身子落地之后,脚尖擦着地面后滑出一丈有余。
  
  “干不过,扯呼!”
  
  徐承谟稳住身形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直接抓住孙雨梦的手腕拔腿就跑。
  
  徐承谟心里一阵后怕,刚刚这一掌已经让他了解了这头熊的实力,光是这一头就够他受的了,更何况现在它们一共有三头熊,无论怎么样自己都不可能干得过它们,加上孙雨梦也不行,以最快的速度逃跑,已经是最明智的选择了。
  
  “咱们现在跑反方向了,往这边跑的话,距离林焕,他们落下去的地方会越来越远的。”
  
  孙雨梦一边跟着徐承谟一路飞奔一边开口说道。
  
  “先把这三个大家伙甩掉再说,相信我这三个家伙真的很强,他们好像真的是吃蟠桃长大的!”
  
  徐承谟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那三头熊真的追了过来,而且速度很快,和自己两人的距离不停的拉近着。
  
  “雨梦妹子跟紧一点,咱们跑不过它们,只能跟它们兜圈子了。”
  
  徐承谟朝着孙雨梦大声嘱咐了一声,然后便在这一片石林之中来回跑动,专门去挑那种缝隙比较小的地方跑,确实有效的延缓了身后那三头熊的速度。
  
  “狗熊就是狗熊,再强也是没有脑子的夯货,跟小爷斗还嫩了一点,哈哈哈!”
  
  徐承谟带着孙雨梦跑到了一处夹缝之中,狭小的空间挡住了那三头熊的去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徐承谟二人在它们眼前嘚瑟。
  
  体格最大的那一头公熊仿佛是听懂了徐承谟的嘲笑,口中再次发出一声嘶吼,然后慢慢的后退了几步,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徐承谟,然后脚下猛的发力,直接冲着这小小的夹缝冲撞过来。
  
  “轰隆!”
  
  一声巨响之后,徐承谟的笑声戛然而止,这头公熊竟然真的直接把两边的石柱给撞碎了,然后继续朝着他们二人冲了过来,口中也在不停的嘶吼,这一次好像真的是把它们给惹急眼了。
  
  “卧槽,这特么什么鬼!”
  
  徐承谟大骂一声,然后继续拉着孙雨梦开始兜圈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