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歪侠 > 第767章 迷雾

第767章 迷雾

三头巨熊在二人的身后紧追猛赶,横冲直撞,不管孙雨梦二人从多么狭小的缝隙之中跑过去,这三头熊都会直接把石柱给撞碎,一下撞不碎就两下,总之是没有任何要放过他们两个的意思。
  
  “我觉得如果你不率先招惹它们的话,它们好像对我们也没有兴趣。”孙雨梦在徐承谟的身后开口抱怨了一声。
  
  “鬼知道它们竟然这么强,怎么说我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武林高手,我以为我可以轻轻松松的把它们给团灭了呢。”
  
  徐承谟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这三头熊已经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单单只靠狭窄的缝隙已经难以抵挡它们了,二人只好再次加快了逃跑的速度,晕头转向的跑了一会儿之后竟然直接跑出了石林。
  
  徐承谟快速的转头张望一番,在左侧看到了一片树林,二话不说就带着孙雨梦朝着那边跑了过去。
  
  孙雨梦看着那片树林犹豫了一下,本想阻止徐承谟,可徐承谟根本没有管那么多,死死的拉住孙雨梦的手腕,二话不说就朝着那片树林一头扎了进去。
  
  二人进了树林之后便放缓了脚步,再次回头朝着那三头巨熊看了一眼,却见它们三个在树林外面停下了脚步,愤怒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们两个,一直在树林外面徘徊,可就是不敢追进来。
  
  “它们……这是停下来了,为什么啊?”徐承谟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嘀咕一声。
  
  孙雨梦轻轻摇了摇头,她也同样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这也不难猜。
  
  “很明显它们是对这个地方有所忌惮,能让这三个大家伙感到害怕的地方,你觉得我们两个在这里会比在外面安全吗?”
  
  徐承谟挠了挠头说道:“呃……至少咱们现在是安全的,如果我们现在出去的话,那三个大家伙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孙雨梦轻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外面那三头熊并没有打算离开,直接在树林外趴了下去,似乎打算守在这里等着他们两个出去。
  
  二人也不再去管它们三个,开始观察起这周围的环境,颜色各异的花草铺满了土地,闻上去还有一些沁人心脾的清香,看上去极为漂亮。
  
  “这地方怎么这么多花草……而且看上去好像还是草药?”徐承谟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声。
  
  “不是像,它们就是。”孙雨梦摇了摇头,蹲下身子从脚边采下了一支花朵,根茎的断裂处冒出了些许黑色的汁水,孙雨梦用两根手指轻轻捏着,并没有让这些汁水粘到手上去。
  
  “不过这些不是治病用的草药,大多都是一些毒药,虽然我也认不全,不过这里有一些我还是认得的。”孙雨梦继续开口说道。
  
  “毒药?”
  
  徐承谟闻言脸色一变,立马把原本想要伸出去采花的手给缩了回来。
  
  孙雨梦忽然笑了笑说道:“如果宫主她在这里的话一定高兴死了,她最喜欢研究毒药了,听林涣说,她还种了好多好多的毒药呢,只不过自从宫主来找我们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回去,也不知道她种的那些药现在怎么样了。”
  
  徐承谟轻轻摇了摇头:“都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想那么多,不过我劝你离那小丫头远一点,你难道不觉得她很诡异吗,才那么小的年龄,就懂得这么多,我严重怀疑她是老妖怪转世!”
  
  孙雨梦闻言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满山遍野的毒药我还是第一次捡到,不行了,我感觉这个地方越来越邪门了,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
  
  徐承谟心中有些不安,便开口建议道。
  
  孙雨梦指了指外面的那三头熊说道:“那三个家伙就在那守着呢,你是决定要和它们拼死一战吗?”
  
  徐承谟看着那三头熊轻哼一声,目光变得有些不屑,仿佛之前被追的屁股尿流的人不是他一样,极为嘚瑟的开口说道:“切,这么大的一片树林,它们也只能守得住这个地方吧,咱们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不就好了,我还是那句话,就算他们的体格再怎么厉害,也只不过是一群夯货罢了。”
  
  孙雨梦闻言耸了耸肩,没有任何的意见,她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总感觉继续在这里逗留的话会出一些麻烦。
  
  徐承谟笑了笑说道:“雨梦妹子,你的方向感可比我要强多了,这次就继续听你的吧,你觉得从哪个方向走可以尽快离开这里呢?”
  
  孙雨梦转头看了看,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凭感觉走了,不过我们还是不要再继续深入了,就顺着树林的边缘走走看吧,若是进了树林深处,我总感觉会有更大的麻烦。”
  
  徐承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心里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所以才会把这个问题抛给孙雨梦,二人决定好之后便直接动身赶路,在这种地方休息肯定是不明智的。
  
  二人走了片刻之后,却发现那三头熊也在树林外面紧紧的跟了过来,可无论如何就是不肯进入这片树林,只是在树林外面盯着二人的身影一步一步的跟随着。
  
  “要不咱们再往里边走走吧,也不用走太深,不让这三个家伙看到我们就好了,否则现在这样可甩不掉它们。”
  
  徐承谟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三头熊竟然这么记仇,而且还这么闲,非要跟着他们不可。
  
  孙雨梦犹豫了一下,同样认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便也点了点头,在三头熊的注视下,二人朝着树林深处走了过去。
  
  并没有走出太远的距离,等回头看不到那三头熊之后二人就停下了脚步,不过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之后,他们也没有办法再继续辨别方向了,只好在原地停留了片刻稍作休息,感觉那三头熊已经走了之后,二人就准备再回到树林的边缘。
  
  一刻钟之后,二人还在树林里继续走着,心里都有些慌了起来。
  
  “咱们刚刚进来的时候有走这么久吗?”徐承谟开口询问道。
  
  孙雨梦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显然是没有的,如果我说咱们现在迷路了,你信吗?”
  
  徐承谟闻言皱起了眉头,有些不太确信的开口说道:“啊这……不会吧,咱们就走了这么一点距离,而且还是根据原路返回的,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迷路了。”
  
  孙雨梦转头看了看说道:“这个地方你不觉得眼熟吗,咱们已经走过了,而且之前就是在这儿休息的。”
  
  徐承谟跟着转头张望了一会儿,也点了点头说道:“好像是有些眼熟,或许是咱们不小心兜了一个圈子吧,这次我带路,我记得咱们进来时候的路,就在这个方向,一定可以出去的。”
  
  徐承谟说着指了指身前,然后便率先走了过去,孙雨梦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对于徐承谟属实是没有太多的信心,随手从自己的衣角上扯下一小块布条,然后把它系在了脚边一颗矮小的草丛之上,随后就快步跟上了徐承谟。
  
  又是一刻钟之后,徐承谟停下了脚步,转头张望了一番之后,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这个地方咱们是不是来过呀?”
  
  孙雨梦轻轻耸了耸肩,伸手指了一下自己的右边,之前她系的那一根布条正在那里随着微风晃动。
  
  “这也太不合理了吧,就这么一小段路咱们还能迷路,传出去的话恐怕会让人笑掉大牙的吧!”
  
  徐承谟满脸颓废的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里好像起雾了。”孙雨梦忽然开口说道。
  
  徐承谟闻言又一次抬起头来,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周围变得有些白茫茫的。
  
  “雨梦妹子,你有什么办法吗?”徐承谟开口问道。
  
  孙雨梦当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只好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咱们两个短时间内出去好像不太现实,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的话,咱们的当务之急是先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来落脚,这雾用不了多久就会越来越大,到时候恐怕会更加的危险。”
  
  “在这种鬼地方想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恐怕没那么容易吧,不如我们再试一次吧。”
  
  徐承谟说着把刀抽了出来,然后在一边的树上做了一个记号。
  
  “走到哪里全都做上记号,只要咱们试的次数够多,就一定可以出去的!”徐承谟信心满满的说道。
  
  孙雨梦:“……你觉得咱们有那么多的时间吗?你这个方法虽然笨了一些,不过确实有用,但是那也得等到这些白雾散尽之后才可以,否则……”
  
  孙雨梦话还没说完忽然皱起了眉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你怎么了?”
  
  徐承谟见状有些担心的看着孙雨梦开口问道。
  
  孙雨梦轻轻摇了摇头,暗自运转内心功法稳住心神,随后开口说道:“这些白雾好像有些不太对劲,我们不能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就按照你说的办法,慢慢找出路吧。”
  
  徐沉谟有些奇怪的用力嗅了嗅,然后满脸疑惑的说道:“有什么不对劲吗,我感觉这就是普通的白雾啊,只不过味道重了一些,不过咱们现在在这种地方,味道重一些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你该不会是之前受了伤吧?”
  
  “你没有任何的感觉吗?”孙雨梦也有些奇怪的转头看向了徐承谟。
  
  “没有啊。”
  
  徐承谟摊了摊手,说着还用力跳了几下,示意自己状态完好。
  
  孙雨梦见徐承谟真的一点事都没有,有些奇怪的摇了摇头:“可是我感觉这些雾真的太不对劲了,我有些头晕,绝对是这些雾的原因。”
  
  “走吧,不要再继续耽搁下去了。”
  
  徐承谟点了点头,他见孙雨梦好像真的越来越不舒服了,便也不想继续再耽搁时间在这里。
  
  二人又这么走了半个时辰,一次又一次的回到原地,始终没有找到任何出路,白雾也真的越来越大,现在三步之外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对本就已经迷路的二人来说,这更是雪上加霜了。
  
  “雨梦妹子,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你还好吧,现在感觉怎么样?”
  
  徐承谟搀扶住孙雨梦,根本不敢脱离她一步,如果这雾在继续蔓延的话,两个人恐怕就要这么走散了。
  
  “我的头很晕,好疼……”
  
  孙雨梦的脸色变得越来越痛苦,运转内心功法都已经压制不了这种痛苦了。
  
  徐承谟着急的四处张望一番,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之外,什么都看不到,就连他们之前做的记号都已经找不到了。
  
  “再继续坚持一下,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出路的!”徐成承谟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这么安慰孙雨梦。
  
  孙雨梦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力气,若不是徐承谟一直在搀扶着她的话,他现在恐怕已经倒在了地上。
  
  “我……我的头越来越晕了,我感觉我快要昏倒了,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许,大哥你就不要再管我了,一定要去找到林涣他们,他们一定都还活着的……”
  
  “你可千万不要说傻话了,你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怎么向林涣交代,他一定会杀了我的,对了,你想想林兄弟,他现在也一定在等着你去找他呢,你可千万不要睡过去了!”
  
  徐承谟见孙雨梦眼神变得迷离,一副随时都可能昏过去的样子,心里万分焦急却又无可奈何,直接走到孙雨梦的前边把她背了起来,然后在这片白雾之中漫无目的的走着,心里祈祷着自己可以快一些走出去。
  
  徐承谟一直在和孙雨梦说着话,起初孙雨梦还会断断续续的做出回应,过了片刻之后徐承谟却听不到任何动静了,把孙雨梦放下来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徐承谟见此角色一变,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指探了探孙雨梦的鼻息,确认孙雨梦还有呼吸之后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把她背起来寻找出路,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在这片树林之中来回乱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