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核心零式 > 第70章 男女授受不亲

第70章 男女授受不亲

对于相当有骨气的易零,刘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么一个年轻人,他知道是劝不动的。
  
  并没有什么开场仪式,在准备好了后,易零就是直接向刘叔攻了过去。
  
  速度极快,化作了一道残影,飞过去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向刘叔的脑袋。
  
  刘叔并没有想到易零会这么的暴躁,速度这么的快,所以第一时间并没有防备,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无法躲避了。
  
  抬起双手叠在一起,刘叔将手臂放在了额头上,身体紧绷,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刘叔的防御刚做好,易零的那一脚就已经是到了,落在刘叔的双臂上,巨大的力道直接是将刘叔踢的直接是强行后退了三米。
  
  刘叔本人的防御很硬朗,奈何易零的攻击实在是太残暴。纵使刘叔的体质是七阶,接下易零的那么一击后,也是不由得双臂发麻、颤抖。
  
  都还没有适应过来,易零的攻击再一次狂暴的攻了过来。
  
  对于易零狂暴的进攻,刘叔只能是勉强防御,被压着打的很惨。这时他也是明白了,易零这么个人,可不仅仅是表面表现的那么简单。
  
  攻击又快又凛冽不说,力道还极大,刘叔被打的是毫无还手之力,身上的各个部位都被打的生疼。
  
  大概压着刘叔打了三分钟,易零在一个飞膝将刘叔逼到决斗台角落后,一拳猛的挥回去。
  
  这是易零自战斗开始到现在第一次使用战技,并不是什么厉害的战技,就是一招普通的重炮拳。
  
  可就是这么一招最为普通常见的战技,败势已现的刘叔,却是接不住了。
  
  接不住怎么办?只能是硬接,不接的话,被打在身上,少不了几天的静养。
  
  这般,易零的拳与刘叔的拳对在了一起,并没有僵持多久,刘叔的拳就被打的打出了骨折的声音。
  
  这还不算完,重炮拳虽然只是普通的战技,但如果说是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还是很强的。
  
  打退刘叔的拳后,重炮拳气势不减,重重的落在了刘叔的胸膛上。
  
  毫无意外,刘叔在重炮拳的威势下被打的飞了出去,狼狈的落在了决斗台在的地上。
  
  台下的小米和叶寒雪早就傻眼了。战斗她们看过,但像这么一种拳拳到肉的血性战斗,却是没怎么见过。
  
  特别是易零,那个高冷神秘,看起来挺直男的一个人,没想到战斗起来是那么的狂暴。
  
  在第一击出手后,后续的连招就没有断过,一击接一击,将对手逼到死地!
  
  这么一种关于战斗时机的掌握,真的很难得、很恐怖。
  
  小米没有惊讶太久,因为以前也是见过易零一剑斩妖兽的场面,所以这次单纯的只是感叹易零的残暴。
  
  而叶寒雪不同,如果说以前她对易零的印象是一个战技理解特殊的神秘青年的话,那么现在就是一个近战格斗技巧恐怖的暴躁青年。
  
  这时她也是不由得侥幸起易零在与她交锋时的随意,要是在训练自己时,易零是全力以赴的认真状态……
  
  那么以他钢筋老直男的性格,自己还不得被打的鼻青脸肿,一个星期七天,有八天在医院里面过?
  
  好吧,之前还感觉易零下手狠,现在才发现,刚才易零简直就是怜香惜玉的表现,不然自己现在真不一定还站着。
  
  惊叹过易零的恐怖格斗技巧后,叶寒雪也是急忙去扶起在地上躺着的刘叔,将他往庄园中的医务室带。
  
  刘叔在庄园中,实力不是最强的,但却是最忠心的一个,整整在庄园中干了十年门卫,毫无怨言。
  
  期间有不少其他家族的人花高价想要挖他走,他都是坚定拒绝的。
  
  在加上叶寒雪和刘叔近乎十年的感情,叶寒雪不慌乱才怪。
  
  都来不及和易零打招呼,直接背着刘叔的身体就向外面跑。被自家大小姐背着,刘叔自然一开始是不情愿的,奈何拗不过叶寒雪,最后只能是认了。
  
  等到叶寒雪带着刘叔离开后,易零在决斗台上活动了一下已经是彻底醒过来的肌肉,对台下的小米招了招手:“上来,我们俩比划一下。”
  
  看着易零那健壮饱含力量的肌肉,小米急忙摇头拒绝:“不行不行,小米刚洗了澡,不宜活动。”
  
  “上来啊,不欺负你。”易零催促道。
  
  “我不信,你这人最坏了,一定是想欺负小米。”小米向后怯生生的退了两步,小声的嘀咕道,“小米才不会信你的话呢,小米可聪明了。”
  
  “你这傻丫头。”见小米那副害怕的就跟要找个洞钻进去的模样,易零不由得被气乐了,“上来,我教导你基础捶法。”
  
  小米抬头看了易零一眼,摇了摇头:“算了算了,小米自己会去学习的,不用麻烦哥哥。”
  
  小米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易零,易零可就不惯她的小毛病了,“恶狠狠”的威胁到:“你再不上来,我一会下去逮到你,把你打的三天下不了床。”
  
  面对易零的威胁,小米被吓得一个哆嗦,接着在那犹豫纠结了好一会,这才满脸不情愿的上了决斗台。
  
  看着满脸不情愿的小米,易零拿起她之前使用的那把训练大锤,丢了过去:“给我演示一下你在学校学习的捶法。”
  
  费力的接过易零丢来的大锤,小米有些委屈的开始在哪按照她在学校学习的锤法舞锤。
  
  速度有些慢,力道也不足,有些软绵绵的。虽说最后是把基础捶法给舞了一遍,但易零看的是直摇头。
  
  有些不满意的开口打击道:“要不是看你才没去学校几天,就你这水平?我能把你的屁股打开花。”
  
  “啊?打屁股?”小米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满脸通红的背过手,捂着屁股道,“不可以的,男女授受不亲,纵使是哥哥你也不能打小米的屁股。”
  
  “呦呵!”听到小米那番话,易零不由得一乐,调侃起来,“你原来还懂男女授受不亲的啊?之前死活要往我房间里钻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男女授受不亲?”
  
  “那时……那时小米不懂,现在懂了。”小米害羞的说道。
  
  “嗯,懂了就好。你下次再敢往我房间里钻,可不就是把你丢出去那么的简单了。”易零点了点头,对于小米的回答还算满意。
  
  这小野丫头,终于是有点男女之间的距离观念了,可喜可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