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核心零式 > 第97章 袭杀结束

第97章 袭杀结束


  龙域的秩序者此刻目光都不由得集中在了场上背对着虎域死士,手持长矛的易零身上。
  这么一个神秘的青年,不知是否还能创造奇迹?
  在五名硬实力远超他的袭杀者死士的围攻下撑了三分钟,并且在最后还反击留下了两名死士。
  这么一个恐怖的战绩,已经是足以证明他的身份了,已经是足以让他拥有被龙神守卫军重点关注的资格了。
  所以他……是否还能说是创造奇迹吗?
  此刻虎域的死士已经是打开了胸膛处的隐藏装置,手已经是抬了起来,只需要轻轻的按下那个红色的按钮,关于这次袭杀的一切就结束了。
  虎域将没有任何参与这次袭杀的证据,仿佛就是一场微风吹过,不留下任何的痕迹。
  易零仍旧是背对着虎域死士的状态,两者之间的距离不过十米。
  这么一个距离,可以说是很近了,以两人的手段,几乎可以是瞬间冲到对方面前。
  可两人在那一刻都没有任何的动作,特别是易零,他就在那静静的攥着手中的长矛,没有任何回头的意思。
  虎域的死士手放在胸膛按钮上的一瞬间,犹豫了。
  现在龙域的秩序者距离他还有五百米,根据上面透露下来的消息,至少在三百米的时候龙域的秩序者才能对自己造成有效的阻拦攻击。
  那么一个时间,大概需要两秒。也就是说,现在的他还有两秒的决定时间。
  他此刻距离易零的距离只有十米,要想发起攻击的话,一秒的时间就可以是到达。
  也就是说,哪怕是发起了攻击,他都还有一秒的时间用来自杀。
  虽然时间有些紧,但……真的愿意就那么放弃吗?
  要知道为了这次的袭杀,虎域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真的是袭杀失败的话,多丢人?
  机会可就在眼前啊!放弃,真的能放弃吗?所谓……富贵险中求,拼了!
  虽然想了那么多,但在现实中其实也就一瞬,一瞬间,虎域死士做出了决定,走上了一条结局未知的道路。
  他将手从胸膛的按钮上放下,双手握住已经是放在了地上的大斧,看准易零所在的方向,猛的用力,准备说是将大斧掷出去。
  这么一个距离,易零如果不使用之前那么一种诡异身法的话,必死无疑!
  所以现在的虎域死士很激动,相当的激动,他感觉他体内的血液在那么一瞬间燃了起来。
  这次的任务,终于是要说是完成了吗?
  殊不知,在虎域死士将手从胸膛按钮处放下的那一刻,易零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最后还是要贪这么一下,知不知道,在战场上,一个细微的赌博想法,会造成多么恐怖的后果?
  易零在虎域战士动之前动了,手中紧攥着长矛,集全身的力量猛的一转身,手中的长矛狠狠的掷了出去。
  也就是在长矛飞出去的那一刻,原本平平无奇的黑色长矛,开始变得有些忽明忽暗了起来。
  那只是一瞬间的忽明忽暗,但在暗处观战的寒雪看的却不由是瞳孔一阵收缩。
  这是……光影剑?不对!可这次的武器也不是剑啊,难道是光影剑的同类战技,光影矛?
  寒雪一时间有些搞不懂,有些懵,但目光却也死死的盯着被易零投掷出的那根长矛。
  忽明忽暗只是一瞬间的,一瞬间过后,那根长矛如之前在虚拟机甲大赛中的光影剑一般,诡异的消失了。
  也就是在发现易零比自己还要先动手的时候,虎域的死士知道他是上当了。
  也不敢说是再有攻击的想法,急忙将手从刚触摸到斧柄的大斧上收回,向胸膛处的红色按钮按下。
  眼看手指就要说是触碰到胸膛的红色按钮了,虎域死士的面前突然出现一根长矛。
  那长矛突兀的出现后,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在他的手触碰到胸膛的按钮之前,猛的插在了那个红色的按钮之上,顺便贯穿了他的身体。
  “刺啦——”
  数道蓝色的电弧在那红色按钮上跳动跃动闪烁,却没有说是在虎域死士的身上跃动。
  并且那电弧仅仅是持续了半秒不到,就消失了。
  而虎域战士后续不管怎么按那个红色的按钮,都没有了任何的反应。
  所谓的自杀系统,就那么被易零一长矛给废了……
  也就是在这时,三百米的距离终于是到了,龙域的秩序者急忙使用控制类的科技武器,远远的就将虎域的死士给控制了住。
  顿时,虎域死士全身上下都被纳米绳索绑的死死的,难以动弹,更别说是自杀了。
  目光转移到易零的身上,在长矛击中虎域死士胸膛按钮的时候,易零说实话,有点慌。
  虽然强行破坏自杀装置有一半的可能导致自杀装置失效,但也说是有一半的可能直接导致自杀装置生效。
  一半成功的几率与一半失败的几率赌在一起,还真就有些刺激啊。
  很庆幸,这次的易零赌对了,让虎域死士的自杀装置失效,整个袭杀行动的证据,将被保留下来。
  这么一个结局,可是虎域和鹰域很难接受的。原本好好的一个袭杀行动,没成功也就罢了,居然还落得了这么大的一个后患,难搞哦。
  后续随着龙域秩序者的到达,也就没有易零什么的事了。
  精神一松,整个人满脸虚弱的坐在了地上,看着四周残破的宛若是被轰炸过的街道,易零在心中盘算着该怎么敲诈虎域和鹰域好。
  也就是在战斗结束后,暗处的小米和寒雪也是急忙赶了过来,询问易零有没有受伤、不适。
  易零淡然一笑,表示除了有些虚弱需要休息以外,并没有任何的不适。
  寒雪还好说,易零刚才的战斗她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却没有说是看见易零被击中,所以也就相信了易零的话。
  小米可就不同了,刚才的战斗她只看见一片刀光剑影,易零的身影在那片刀光剑影中化作了一道道残影,看都看不清,根本不知道易零到底受没有受伤。
  哪怕易零解释说没有受伤了,小米这傻丫头还是不信,在易零的身上翻过来找过去,企图寻找到伤口。
  看小米那副认真且倔强的模样,易零知道解释是没有什么用的了,也就无奈的任凭小米在自己身上摸过来看过去。
  当然,那么一副检查的仔仔细细,一寸都不愿意放过的模样,让易零一度怀疑她是在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