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核心零式 > 无题
“你真的一点加入龙神守卫军的念头都没有?”龙炎问道。
  
  易零想了想,回答道:“也不是说没有吧,只是兴趣不大,感觉没有能够吸引我的东西而已。”
  
  “月入上亿,还不能说是吸引你?a级机甲保底还不能说是吸引你?各种龙神守卫特权还不能说是吸引你?”龙炎抛出了一大串龙神守卫军的福利,普通人听了绝对是会眼红心跳。
  
  这么一种福利,可真不是一般职业能够拥有的。其中最丰厚的不是金钱上的奖励,而是龙神守卫特权的奖励。
  
  龙神守卫的特权能够接触到很多常人不能所接触的资源、信息、机械。
  
  总得来说,只要成为了龙神守卫军,就可以是拥有整个龙域中最为顶尖的资源栽培。
  
  那可不是一般的吸引人,这也是那些大家族的天才,一个脑袋削尖了往里面钻的原因之一。
  
  不得不承认,龙炎粗暴的抛出的那些福利,确实是让易零心动了,但却并不足以让易零改变想法。
  
  “福利是很丰厚,也是相当的吸引人,但我这么一个人的性格,实际上并不适合于龙神守卫军。”易零平静的解释道。
  
  “怎么个不适合法?说来听听。”龙炎双手抱在胸前,认真的盯着面前的易零。
  
  龙炎的实力是九阶,面对易零这么一个七阶实力的存在,哪怕不故意施压,也会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然而易零呢?至始至终都是淡然懒散,一点都没有被龙炎的气场所影响,由此可见其心性之恐怖。
  
  既然龙炎都让自己说了,易零也不客气:“我的性格比较偏向懒散自由,说白了就是不喜欢服从管教。”
  
  “龙神守卫军不说别的,福利虽然丰厚,但管的绝对是相当严的,别说是自由了,怕不是时时刻刻都有人在暗中给盯着。”
  
  “我不喜欢那种被人时时刻刻盯着的感觉,就像是大型鸟笼中的鸟,看似自由,实则还是被束缚的死死的。”
  
  “相比较起福利待遇相当不错的囚鸟生活,我更喜欢平平淡淡的自由。”
  
  听到易零的那番话,龙炎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按照易零这么一个说法的话,他还真就不适合于龙神守卫军。
  
  龙神守卫军的本质是军人,而军人的天性就是服从命令,易零这么一个性格,难办。
  
  “你所谓的自由,是怎样的自由?”龙炎疑惑的问道。
  
  “怎样的自由?”易零呢喃一声后笑了,在控制着身下的椅子自由的转了几个圈,俗气的说道,“就是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去哪就去哪,想在哪里看风景就在哪里看风景,最重要的是——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在一起。”
  
  “这就是自由吗?”龙炎嘀咕了一声,似在问易零,又似在问自己。
  
  易零并没有回答,就在那静静的看着龙炎,看着那么一个不怒自威、饱经风霜的中年男子。
  
  从龙炎身上不经意间透露出的老茧和狰狞伤疤可以看出,这么一个男人,绝对是有故事的。
  
  至于到底是怎么样的故事,易零不清楚,但却是想试着探究一下。
  
  等到龙炎的神情逐渐稳定下来后,易零轻声问道:“你的心中,有喜欢的人吗?亦或者说,你守护龙域,是真的想要守护这片土地还是……想守护其中的某个人?”
  
  耳畔响起易零宛若魔鬼低吟般的询问,龙炎的眼中不由得浮现出了追忆的神色。
  
  在那抹追忆的深处,似乎还藏着有淡淡的温柔。
  
  好家伙,龙炎这么一个老男人绝对是有故事的,易零心中的好奇顿时就被勾起了。
  
  探究这么一种老男人心中久远狗血的故事,最有意思了。正好说是现在无聊的紧,这不就有事可以做了吗?
  
  “你还想她吗?”易零又一次开口了,声音依旧的低迷,宛若魔鬼的轻吟。
  
  龙炎并没有像易零想象中的点头或摇头,而是眼中出现了一抹深深的悲伤刺痛感,意志转瞬便恢复了正常理智。
  
  看向易零的眼中,充满了不善与警惕:“你想催眠我?”
  
  “额……”易零见龙炎这么快就恢复了正常,有些尴尬,不过嘴上是绝对不会承认的,“怎么会,只是好奇的问一下而已,我没事催眠你干嘛?”
  
  龙炎在那用炙热的目光盯着易零,盯的易零相当的难受。
  
  这么个莽汉想要干嘛,不会说是不讲理想要揍自己一顿吧?现在自己距离妖星的距离并不是太远,要是认真着来的话,不是没有进去机甲的可能。
  
  看龙炎这么一个赤手空拳的状态,不像是带有机甲来。也就是说只要自己进入了妖星,就能说是吧龙炎给吊起来打!
  
  在分析好了现在的形势后,易零心中的担心与慌乱也就都消失了。
  
  龙神守卫军嘛,现在可是在自己的地盘,还能真说是把自己给怎么滴了?
  
  说实话,龙炎当然是有过暴揍易零一顿的想法,但却没有真正的实施。
  
  他怎么说也是有修养的人,得保持形象。主要还是他现在代表着的是龙神守卫军的门面,他丢人可以,但他不能给龙神守卫军丢人。
  
  也就是这样,龙炎最后还是收起了炙热的目光,冷哼一声后道:“我看你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在这没有什么管制的安全地区,指不定说是要搞出什么事。”
  
  “真想说是和上面申请一下,管你同不同意,直接强行绑走,到时候魔鬼训练加不间断洗脑,分分钟将你所谓的自由给洗的干干净净。”
  
  面对龙炎的威胁,易零淡笑着没有回答,神态也没有任何慌乱的意思。
  
  他不信龙炎敢那么做,因为在龙神守卫军的理念之中,招一名不是真心忠于龙神守卫军的天才,还不如说是招一名忠心于龙神守卫军的普通人。
  
  魔鬼训练加洗脑什么的,可能在一段时间确实有用,但时间若是一长,出现了隐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见到易零不管自己说什么,他都是一副淡定悠然且懒散的模样,龙炎终于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上前愤怒的拍了一下易零面前柜台的桌子,粗暴的质问道:“所以你到底要怎么才能效忠于龙神守卫军,到底怎么才能说是真心加入?”
  
  面对阵脚已经是乱了的龙炎,易零本人的态度更加的平静安然了。
  
  并没有被龙炎凶神恶煞的外表给吓着,易零笑眯眯的回答道:“这个不在于我,而在于你能给我争到多大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