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核心零式 > 第166章 回眸距敌千里外

第166章 回眸距敌千里外

最终,在一众兽潮妖兽畏惧的目光之中,第八城的能量罩消失了。
  
  易零带着龙炎还有笑笑走了进去,走到城门前的时候,易零先让龙炎走了进去,随即孤身一人回首,在城门伫立着。
  
  等待那湛蓝色的能量罩逐渐再次启动,缓缓的将第八城给再次笼罩,而他就在那站着,在那静静的站着。
  
  纵使那些妖兽心中的贪欲再怎么的强,再怎么的想要趁机突破进入第八城,只要他在那站着,它们便不敢动,这就是霸气!
  
  无与伦比,宛若神明禁地般不可侵犯的霸气。
  
  在兽潮的深处,兽人已经再次登上了一只九阶妖兽的头顶,望着已经消失能量罩,城门大开了的第八城,它怕了,它居然怕了。
  
  明明直接下令强攻就可以结束的一切,在那星辰机甲的幽幽目光之下,它竟然连下令的勇气都没有?它居然连贪婪的勇气都没有。
  
  这么一个结局,还真就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兽人看着能量罩再次启动完毕,那台星辰机甲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后,它甚至以为它是疯了。
  
  明明一个冲锋的命令就可以是结束的一切,为什么在关键的时刻,它怕了?为什么?
  
  因为那从天而降势不可挡的气魄,因为那肃清三千米似神明的能力!
  
  它不敢赌,真的不敢赌。赌赢了,就赢了,面对的将是第八城那些“手无寸铁”的守城军。
  
  赌输了,面对的将是整个兽潮的妖兽被屠戮一空的结局。
  
  这么大的赌局,它怕了,它不敢下注,它整个的身体现在都还害怕的颤抖。
  
  原本打的正火热的战斗,就因为他的出现,戛然而止,仿佛是被大人阻止的小孩打架般,戏剧的让人发笑。
  
  在兽人看不见的地方,易零带着笑笑进入了城内,在城门关闭的那一刻,原本抱着刺客机甲,昂首挺胸状态的妖星,步伐突然一个踉跄,差点将怀中的刺客战甲丢了出去。
  
  也就是在那勉强稳定住了身型后,妖星身上的光芒逐渐黯淡,无敌的气场与姿态也是开始消失。
  
  整个就像是从神明向凡人跌落,很突然,也很出人预料。在跌落的过程之中,妖星原本的暗红色,也是暴露了出来。
  
  原本机甲上隐藏着,看不清的伤痕裂缝,也是跟着暴露了。
  
  他就那样,当着笑笑的面,从神明跌落成为了凡人,身上的伤看起来,不比笑笑所驾驶的刺客机甲身上的伤轻多少。
  
  这还是刚才那台宛若天神下凡般无敌的星辰机甲吗?这还是刚才那救笑笑于生死之间,回眸一个眼神距上万妖兽于千米之外的王者吗?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装的,原来刚才的无敌姿态都是他强撑下来的。
  
  他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援军的到来,等待黎明的到来吗?
  
  原来是这样,原来真实的情况是这样。易零还是以前那个易零,强大程度并没有太过的出乎预料,刚才那么无敌的一招,看似随意,实际上是他倾尽全力的一击。
  
  哪怕是这么想,那一招的强度也是强的有些过分了,但那总比高不可攀的神明易零,更能让人接受。
  
  回过神来,笑笑也是急忙驾驶机甲从妖星的身上下来,看着已经是归于平凡的妖星,整个充满担心的问道:“没事吧?撑了这么久,是辛苦你了。”
  
  “刚才在走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加快一些步伐,那样就不用像现在这么累了。”
  
  妖星艰难的抬起头看了刺客机甲一眼,随意的笑了笑:“我要是走快了,步伐和气场也就乱了,那样还能起得到震慑全场的作用吗?”
  
  笑着,妖星再次站直身子,速度不快也不慢的向城内的机甲维修厂走去:“我是无可匹敌的星辰机甲啊,怎能倒下?怎能虚弱?”
  
  “为了能够震慑住城外的那些宵小,我必须站着,我必须昂首挺胸的站在最前方。”
  
  “只有我站在那,它们才不敢轻举妄动,只有我站在那,才能够拥有更长的时间去等待黎明的降临。”
  
  “这就是所谓的英雄啊,这就是所谓的救世主啊,其实褪去他们身上的光环,本质和普通人并没有差多少。”
  
  说着,易零已经是驾驶着妖星走进了一家无人的机甲维修厂内,他将妖星驾驶到维修台的中央,然后整个从机甲上纵身跃下。
  
  稳稳的落在操控台前,开始熟悉起这机甲维修厂中的配置信息,准备临场修复自己的机甲。
  
  龙炎早在进城后就去接手联系第八城指挥的工作了,也就没有时间询问易零太多事。
  
  不过关于易零状态的事情,他也是看见了,所以很自然的便帮助易零掩饰了起来。
  
  他明白他的意思,他也真正懂他的意思,所以他愿意去相信,愿意去等,等那生的希望,等那给予人间温暖的黎明。
  
  笑笑驾驶着刺客机甲始终跟在易零的身后,当她看见易零果真是从那台暗红色的机甲里面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的心,忽然就静下来了。
  
  真的是他,没有了任何的怀疑,没有了任何的意外,面前那人,正是在万军从中拯救了她的人,正是将她从地狱带往了人间的人。
  
  那个仅仅只有几次见面,给自己感觉并不怎么好的男子,那个看起来要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的男子。
  
  那个自己询问他是否愿意娶自己,他选择了沉默了的男子。
  
  讲真的,临死前笑笑想过不少被拯救的幻想,想过很多人。
  
  想过龙大圣,想过她爷爷,甚至想过早在三年前就已经是死了的叶天狼。
  
  纵使是这般的胡思乱想,她都没有想过易零,然而现实偏偏却是他来了,他以无敌的姿态出现在了她最绝望的时候。
  
  虽然现在的他身上退却了神明般的光芒,但他之前给予笑笑的震撼,却是笑笑永远也无法忘怀的。
  
  毫不夸张的说,至今笑笑的脑海中还深深的印着那台宛若神明的机甲,居高临下对她伸出手,平静的说了一句“跟我回家”的场面。
  
  很难说清楚那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感觉,感动、兴奋、开心、害怕?都有,却都不多。
  
  真正准确做个评价的话,那就是复杂,复杂的笑笑都不知该以怎么样的模样,去面对易零了。
  
  在机甲的驾驶舱中,看着机甲维修厂的控制台处正集中精神,认真修复着机甲的易零,笑笑痴了。